正文 伤痕累累(求月票)

    “你真觉得我漂亮?”那女人又露出满口的黄牙来,把手伸进鼻孔里挖了挖。

    乔尼再次一阵反胃,却强笑着:“对,你这么漂亮,让我吻你吧!”

    没想到,那女人冷哼了一声:“你这混蛋现在才意识到老娘漂亮,已经晚了,你以为我是什么?你想吻就能吻的吗?你现在唯一有荣幸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些东西吃下去!”

    说着,指了指自己身上被乔尼吐的那些东西。

    乔尼看看她身上自己吐的东西,真想一头撞在墙上撞死,对于有洁癖的他来说,这真比撞死还要痛苦。

    “怎么样?给你这个机会,你会好好把握吗?”

    “能不能……能不能换一个?”乔尼勉强忍住想吐的冲动,低声哀求。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了?”那女人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

    “我……我不是不愿意,就是……就是想请你换一个!”

    “那不还是不愿意吗?”

    乔尼干笑一声,点了点头。

    那女人顿时大怒:“混蛋,你竟然还敢拒绝我,真是找死!”

    她伸出双手抓住乔尼,竟然高高地把乔尼举了起来,吼了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

    乔尼被摔得七荤八素的,眼前一阵乱晃,差点没疼昏过去。但他并没疼昏过去,睁开眼睛,看到那女人又跟了过来,抬脚踩在他的胸口上,匕首已经拿在手里,俯下身来。

    “你……你要做什么?”乔尼颤声问。

    “哼哼,我要做什么?你马上就知道了!”那女人干脆骑到他身上,手中的匕首拨拉开他已经没了扣子的衬衣,冰冷的刀锋就猛地刺进他的肉里。

    “啊!”乔尼疼得乱扭,但那女人的力气大得惊人,他根本没法反抗,眼睁睁地看着那把匕首在胸前划过,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

    “你……你住手!”乔尼哀求。

    “住手?”那女人冷哼一声,“现在还早着呢,你慢慢享受吧!”

    她把匕首拿起来,然后又刺了下去。

    乔尼感觉这真的是个无法醒来的噩梦,被这个女人肆意折磨着,却根本没法反抗,那种恐惧让他浑身颤栗。

    那女人看他这么痛苦,反倒很享受,把他胸前弄得伤痕累累的,又拿过蜡烛来,狞笑着把蜡烛油一滴滴地滴落在他的伤口上。

    乔尼疼得全身一阵紧绷,随之猛地松弛,真的疼昏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浑身却疼得不能动弹,全身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

    看看周围,他依然待在那个破旧的小房间里。

    似乎已经是中午了,暖暖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他除了身上疼得没法动弹,肚子里也饿得不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猛地响了一下。

    他不禁心头乱颤,以为那女人又来了,吓得脸色苍白,拼命往墙角移去。

    但进来的并不是那女人,而是言小五,看到他的样子,似乎很惊讶,奇怪地问:“我说帅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乔尼看到言小五,不由勃然大怒,吼道:“你……你不是说保证我的安全吗?昨晚怎么会有个女人进来?”

    “什么女人?”言小五眨了眨眼睛,很是疑惑的样子。

    “你真的不知道?一个又丑又脏的女人……”

    言小五摇头:“我不知道!”

    “你……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快杀了她!”

    言小五听了,脸色一沉,冷哼一声:“你这是在命令我吗?你也配命令我?”

    “你……你不说要保证我的安全吗?”

    “哼,难道你现在死了吗?但你竟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看你真是找死!”言小五说完,抬脚使劲踢了乔尼两脚,吐了一口,沉声道,“以后在我面前放尊重点,如果你想活着离开的话!”

    乔尼这才想到,眼前这个青年才是最得罪不得的,想到这,什么都不敢再说了。

    言小五把他的手机扔到他身上,冷冷道:“昨天那个女人给你打电话了,大概是钱准备好了,你联系她,让她把钱送到这个地方!”

    说完,把一个纸条也丢在他身上。

    乔尼动了动,低声说:“我的手被绑住了,不能……不能打电话……”

    言小五没说什么,从背后拿出一把匕首,把他手上的绳子割开,然后起身点了根烟,等着他打电话。

    乔尼看到这个房里就他一个人,自己的束缚又被解开,不禁动了逃走的心思,但看看言小五,又放弃了这个念头,他不愿节外生枝,谁知道外面是不是还有几十个人等着自己呢。

    拿起手机,就打了电话。

    对面的女人确实准备好钱了,乔尼告诉了她纸条上的地址,让她把钱送过去。

    打完之后,看着言小五,问:“我把钱给你,但怎么能保证你会放过我?”

    言小五一声冷笑:“没法保证!这要看我的心情,我心情好的话,自然会放过你,但如果我心情不好,那肯定不会放你,所以,你最好努力让我心情好一些!”

    “好,我……我尽量配合你,尽量配合你!”乔尼连声说着,现在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有了,只想尽快离开。

    言小五撇嘴冷笑,又把他的手机收起来,冷冷道:“现在跟我走,我拿到钱之后,又心情很好的话,就会放了你的!”

    他往门口走去。

    乔尼也要起身,却疼得咧嘴,有些爬不起来。

    就在这时,外面又走进来两个人,把他绑起来,眼睛再次被蒙上,然后被拖着走了许多路,上了车,然后汽车离开。

    当他脸上的面罩终于被取掉的时候,看到汽车已经停下来,停在一个山坡上,周围显得很是荒凉。他对云海市不熟,实在不知这是什么地方。但在他身边,那两个保镖已经回来,虽然也被绑着,却显得神采奕奕、油光满面的,看来不但睡得好,而且吃得好呢,他不觉使劲咬了咬牙。

    在山坡下的路边,停着一辆红色的跑车,跑车上坐着个女人。他认识,就是他的秘书。

    言小五让人把他身上的绳子解开,然后把手机给他,冷冷地对他道:“让那个女人把钱扔下来,然后不许回头,直接离开!”

    “是!”乔尼不敢惹言小五不痛快,连忙答应。他看到被放掉的希望,连忙拨通手机上的号码,听着手机里的铃声。

    过了一会,跑车上的女人接了电话。乔尼忙说:“米娅,把钱放下,然后离开!”

    “乔尼,你确定吗?”

    “确定,照我说的做!”

    “那……好吧!”

    言小五没等乔尼说别的,就把手机收回来,挂了电话。

    跑车上的女人犹豫一番,往周围看了看,还是把放钱的箱子拿下来,放在路边,然后开着车离开了。

    她的跑车离开,很快有人下了山坡,把钱拿过来。

    乔尼咽了口唾沫,看着言小五,小心地问:“现在……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吗?”

    “嗯,不错,你很配合,我的心情也很好,那就走吧!”言小五示意一下,旁边的人打开车门,一脚把他踹了下去,他的两个保镖也给放掉,然后汽车开走,扬长而去。

    “乔尼先生,你没事吧?”乔尼的两个保镖连忙关心地问。

    乔尼咬牙,冷声问:“你们昨晚去哪里了?”

    “哦,有人把我们带走,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那个房间肯定很不错吧?”乔尼冷声问。

    “至少有床睡觉!”

    “今天早上呢?”

    “他们还不赖,给我们准备了早餐!”

    “就是说,你们睡得香,吃得好?”

    “是啊,你呢?”

    “我?”乔尼说起来就生气,拿手向那两个保镖不停打去,“你们这两个混蛋睡得好吃得好的时候,我却在忍受着非人的折磨,被一个又丑又脏的女人折磨得半死,你们就是这么做保镖的吗?”

    那两个保镖吃惊不已,但看看他身上的伤痕累累,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正要解释,没想到乔尼大吼了一声,“给我滚,滚!”

    “乔尼先生,你……”

    “滚,我再不想见到你们,滚,我花钱雇你们有个屁用!”

    那两个保镖看他怒气冲冲的,愕然半晌,只能转身离开。

    “混蛋!”乔尼气得使劲往一个石头上踢去,这么踢上去,却疼得赶紧蹲下身,捂着脚,呼痛不已。

    总算冷静下来,又有些后悔把那两个保镖赶走了,这荒郊野外的,连是哪里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去呢?

    言小五并没把手机还给他,他也没法打电话。

    现在看来,只能先找个地方打电话才行。

    站在坡上往远处看了看,远处似乎有人家,就下了山坡,往那个方向走去。

    ……

    而在远处疾驰的车里,言小五把乔尼的手机扔出窗外,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冷笑着说:“你可以去找他了,他现在看到你估计会吓破胆的!”

    手机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哥,这次需要给他来点更狠点的吗?”

    “你自己看着办吧,秦少交代的是让他害怕,自然怎么让他害怕就怎么来。他现在刚看到希望,忽然又落到你手里,这才是最大的恐惧呢!你给他留下了那么深刻的印象,他看到你,想不害怕都不可能!”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