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酒水(求月票)

    没等乔尼同意,秦殊就拉着辛迪来到自己车前,打开车门,让辛迪进去。

    辛迪却似乎不愿进去。

    “进去啊!”秦殊看着她,“难道需要我吻你一下,你才肯进去吗?只听过吻别,让你上车也用吻吗?”

    辛迪不由脸红,看了乔尼一眼,只能坐进车里。

    秦殊抬手潇洒地把车门关上,转头问:“乔尼,你要请我们去哪里喝酒?”

    乔尼脸色很难看,真恨不得让自己的保镖上去暴揍秦殊一顿,但他忍住了,依然保持着自己的那份优雅,笑道:“有个酒店不错,跟我来!”

    说完,上了车。

    他的车开了出去。

    秦殊也上了车,上车之后,转头看着辛迪:“辛迪,现在没有乔尼在身边,告诉我,乔尼到底有没有伤害你?”

    简云璃也在车上,就坐在辛迪旁边,也关注地看着辛迪。

    “没有!”辛迪摇头,纤手微微攥紧裙角,轻声说,“他是我哥哥,怎么会伤害我呢?”

    秦殊怔怔地看了她半晌,满心无奈,他总觉得辛迪在隐瞒着什么,但辛迪硬说没什么,他也只能认为没什么了。

    启动汽车,跟着前面乔尼的车,来到一个酒店。

    看了一眼,这个酒店竟然是荷岚大酒店,这是他的酒店啊!

    到了这个酒店,大家都下了车。

    乔尼走过来,看到秦殊脸色很温和,并没什么异常,知道辛迪并没说出什么,不由赞赏地看了辛迪一眼,然后问秦殊:“觉得这个酒店怎么样?”

    秦殊暗自一笑,点点头:“很不错!”

    “我就住在这个酒店里,已经住了一个多星期了!”

    “在这么豪华的酒店住了一个多星期,那开销肯定很大吧!”秦殊惊叹地说。

    “是开销很大,但对我来说实在不算什么!请!”乔尼张开手,让秦殊先进去。

    秦殊没有客气,转身拉着辛迪的手,顺便对简云璃说了一句:“璃儿,你确定要跟我去喝酒吗?要不打个车回去吧!”

    “不,秦殊哥哥,你就让我出来放松一下吧,我都累得头晕了!”

    秦殊苦笑:“好吧,你都这么说了,我实在没法拒绝!”

    他们都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要个包间,也没点菜,乔尼只要了酒水的单子,看了看,笑着说:“这个酒店不愧是五星级的大酒店,还是有些好酒的。秦殊,你看看,咱们喝什么酒?”

    说完,把酒水的单子递给秦殊。

    秦殊接过来看了看,正要说什么,乔尼的一个保镖忽然说:“秦先生,乔尼是辛迪的哥哥,而且远来是客,这次的酒水应该你来请,这才算礼貌吧!”

    听了这话,秦殊愣了一下。

    乔尼却装作很生气地责备那个保镖:“这里有你多嘴的份吗?我说了我请的!秦殊做生意挣点钱不容易,怎么能让他这么破费?这里的酒很贵的!”

    说完,把手对秦殊按了按,“秦殊,你别介意,他实在太多嘴!你要量力而行,千万不要听他的,就算不请我,也不会有人说你不礼貌的,绝对不会的!”

    秦殊暗自冷笑,已经看出他们这是在演双簧,目的是让自己主动请客,承担这部分费用,当然,承担这部分费用还不是主要的,最终目的应该是让自己出丑。

    他先前对乔尼说自己只是做些生意,说得那么轻描淡写,大概让乔尼误以为自己并不是多么有钱,毕竟自己如果是haz集团的董事长,那应该好好吹嘘,自己没说,反倒很平淡地说了那么一句,应该是被乔尼看轻了。

    想到这,嘴角微笑,淡淡道:“乔尼,我反倒觉得你这个保镖说的有理,这次的酒确实应该我请,不然实在说不过去,我把你妹妹变成了我的女朋友,享尽她的温柔,赚了那么大便宜,如果再不破费一点,会被人说闲话的!”

    “你……你不要这么逞强!”乔尼忙劝他。

    “不,你就让我打肿脸充回胖子吧!”秦殊开玩笑地说。

    乔尼干笑一声:“你看你,这个时候反倒客气起来了!你都这么说了,我再不让你,实在不给你面子,那好吧,那……那就你来请,但你一定要量力而行!”

    他好像很为秦殊着想似的。

    秦殊点头:“好,放心,我会量力而行的!”

    说完,低头又去看酒水的单子。

    那个保镖这个时候又说:“秦殊,千万别点便宜的!我们乔尼先生从小到大喝的都是最好的红酒,稍微差一点的,对他来说比洗脚水还要难喝!”

    听了这话,秦殊愣了一下,装作很吃惊地问:“乔尼,难道你喝过洗脚水吗?不然怎么知道稍微差一点的红酒比洗脚水还难喝?”

    乔尼听了,脸上一阵难看,忙笑道:“我这个保镖说得太夸张了些!”

    说完,使劲瞪了那保镖一眼,喝道,“你给我闭嘴!”

    “这样吧,乔尼,还是你来点吧,你知道哪种酒比洗脚水好喝,哪种酒比洗脚水难喝,我实在不知道!”秦殊又把酒水的单子递给乔尼。

    乔尼脸上更是难看,真对秦殊恨得牙根痒痒的,秦殊这么讥讽他,还跟没事人似的,真让他生气,暗自决定,今晚一定好好羞辱一下他。

    心里这么想,嘴角还带着笑:“秦殊,你太客气了!”

    就要把酒水单子推回去。

    “没关系,你点就是了!我对红酒确实没什么了解!”秦殊又推给他。

    乔尼笑了笑:“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把酒水单子接过去,看了看,皱眉道:“这单子上倒是真有瓶好酒,但价格实在太贵,又不是我自己买单,需要你来买单,你挣点钱不容易,还是不要点了!”

    “没关系,点就是!”秦殊说。

    “这是你说的?”乔尼看着他。

    “当然,我说的!”

    乔尼扫了桌上一圈,说:“咱们这么多人,一瓶酒肯定不够吧!”

    他说完,等着秦殊接话。

    秦殊当然要接话,笑着说:“没关系,多点几瓶就是,放开点!”

    乔尼嘴角带着冷笑,真的不再客气,接连点了五瓶酒,看看总价都到二十万了,这才满意地把酒水单子交还给服务员。

    服务员站在那里半天,却没动。

    “怎么了?”乔尼转头问。

    那服务员干笑一声:“我……我想请问一下,您真的要点这些酒吗?”

    “怎么?怕我们付不起钱?”乔尼指了指秦殊,“有这位帅哥在,完全不用担心!”

    那服务员又转头看向秦殊,咳嗽一下,小声道:“先生,要不要我先报一下这些酒的价格?”

    “报什么价格?”秦殊瞪了她一眼,“你故意给我丢面子是不是?就点这些,赶紧上!”

    “是!”那服务员又有些担心地看了他一眼,这才走了。

    过了一会,酒水上来,服务员一一拿起来给乔尼看了。

    乔尼看完,不住点头:“不错,都是正品,全部打开吧!”

    说着,看向秦殊,“秦殊,你不会怪我太浪费吧?”

    “怎么会?”

    “嗯,爽快!果然不是小气的人!”乔尼对服务员道,“现在听到了吧,全部打开!”

    那服务员忙答应,把酒都给打开,并且都给倒上。

    “来,秦殊,初次见面,先喝一杯!“乔尼举起了酒杯。

    “好,喝一杯!”秦殊拿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两人都喝了。

    简云璃拿着酒杯,却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喝。

    秦殊注意到了,知道她的情况特殊,不由笑着拍了拍她的手:“璃儿,少喝点没关系的,但不要喝多了!”

    听了这话,简云璃脸上微红,点点头,拿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乔尼见了,叹了口气,很是羡慕地说:“秦殊,我妹妹辛迪如果有你妹妹这么听话就好了!”

    “怎么,她不听话吗?”

    乔尼点头:“她基本不碰酒的,我怎么要求她都不喝!”

    “真的?”秦殊笑了笑,转头对辛迪道,“辛迪,喝杯吧!”

    辛迪愣了一下,看到乔尼也看过来,如果自己听从秦殊的话喝了这杯酒,乔尼肯定要气疯了,但又忽然想到,或许以后见秦殊面的机会不多了,听他话的机会也不多了,咬了咬牙,就拿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别人喝酒都是细细品味,她却比喝水还快,根本就没尝到这名贵红酒的滋味。

    看到辛迪喝下去,乔尼脸色果然变得难看起来,冷笑一声:“我发现自己真的很失败呢!”

    说完,冷厉的目光使劲看了辛迪一下。

    辛迪心底一沉,故意装作没看见,微微低着头。

    “秦殊,你说你是做生意的,是做什么生意的?”乔尼装作很随意地问。

    秦殊知道他已经看轻了自己,索性故意装傻,反问道:“乔尼,你知道haz集团吗?”

    “哦,这个公司倒是有所耳闻,但我刚来云海市,对这个公司不怎么熟悉,只知道是个很大的投资公司!怎么,你在这个公司工作?你不说你是做生意的吗?”

    “是啊,做生意的!”

    “那你怎么突然说起haz集团?”

    秦殊能看出来乔尼是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于是道:“我和haz集团做过些生意!”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