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无助(求月票)

    “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故意这么对你?”辛迪连连摇头。

    “那就说说吧,你买辣椒水和防身电棒是用来对付谁的?”秦殊眯眼看着她精致的脸庞。

    “秦殊,你……你要不要喝水?我去倒水给你喝!”辛迪就要起身。

    秦殊抓住她的手:“辛迪,别逃避!告诉我,你的异常是因为什么?你在害怕逃避吗?”

    “你……你怎么这么说?”辛迪脸上有些慌张。

    “这是我的感觉!”秦殊道,“辛迪,你要去旅游,是不是就是在逃避?你买辣椒水和防身电棒,肯定是因为没有什么安全感。而且,我只是轻轻拍你一下,你就有那么大的反应,这很不正常,你很紧张,对不对?”

    辛迪忙摇头。

    “你就不能告诉我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辛迪修长的指尖轻轻颤抖着,却抿着嘴不说话。

    “你不愿告诉我,是因为不信任我吗?”

    “不是!”辛迪忙摇头,“我怎么会不信任你?”

    “那为什么不愿对我说?”

    辛迪又闭上了嘴巴。

    秦殊实在很无奈,皱了皱眉头:“辛迪,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不愿说出来的?你难道真的不需要我的帮助?”

    “你……你可以陪我去旅游吗?”辛迪忽然问,模样柔弱可怜,目光中充满了无助的感觉。

    秦殊真是疑惑极了:“辛迪,你到底在害怕逃避着什么?”

    “我……我没有……”

    秦殊心中一动,咳嗽一声:“不会是因为这件事难以启齿,所以你才不愿说的吧?”

    辛迪听了,脸色猛地白了白,再次闭上嘴巴,直接沉默下来,身上却抖得越发厉害。

    秦殊见她情绪这么激动,不忍再问,轻叹一声,抓住她的手:“好了,好了,辛迪,我不逼你了!但我可以肯定你确实在害怕什么,而且这个危险随时都可能发生,所以你才会买辣椒水和防身电棒在身上。这样吧,你不要用什么辣椒水和防身电棒了,也不要去旅游了,接下来的时间我来做你的贴身保镖,寸步不离地保护你!”

    如果对辛迪寸步不离的话,当辛迪害怕的危险发生时,秦殊自然就知道她害怕的是什么了。

    辛迪忙摇头:“秦殊,你……你还是陪我去旅游吧!如果你很忙,可以安排个信任的人跟着我,让我离开这里一段时间,我在云海市待着很……很不舒服!”

    “不!”秦殊直接拒绝了,认真地说,“辛迪,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或许你能逃避一时,但能逃避得了一辈子吗?”

    辛迪咬了咬嘴唇,不知怎的,眼中又变得泪盈盈的。

    秦殊见了,心中一阵怜惜,似乎只有那次在言小五那里辛迪才这么柔弱恐惧,忙抬手擦擦她的眼泪,柔声说:“辛迪,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我呢,我会保护你的!”

    “你……你真会保护我吗?”辛迪一低头,眼泪就滴落在了秦殊脸上。

    秦殊用手指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放在嘴里舔了舔,笑了笑,说:“我可以保证,我比辣椒水和防身电棒好用得多,而且不会误伤自己人!”

    辛迪脸色微红,看着秦殊依然红红的好像兔子似的眼睛,心疼地问:“你……你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别担心,好多了!”

    “那你接下来真的要做我的贴身保镖保护我?”

    秦殊点头:“当然,还是不用花钱的那种!”

    “怎么,你还考虑过收我的钱啊?”

    秦殊一本正经地说:“你想想,能请得起我做贴身保镖的人能有几个?哥现在的身份不同了,手下有那么大的产业,会随便给别人做保镖吗?”

    辛迪嗤然一笑:“倒也是,让你给别人做保镖真的很难呢!”

    秦殊嘴角一笑:“所以你应该很荣幸很感激才对!”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说,“你如果实在太感激,太想补偿我,可以以身相许的!”

    “呸!”辛迪不觉脸红,抬手打了他一下,“你这个臭家伙,给你的时候你不要,现在又想要了吗?那我偏偏不给你了!”

    秦殊哈哈大笑:“我开玩笑呢!我可不是落井下石、趁虚而入的人!”

    听了这话,辛迪忽然轻叹一声,变得很忧伤似的,好久好久,忽然低头看着秦殊,轻轻道:“秦殊,你……你想要我吗?就现在!”

    她这话可不像开玩笑,很认真的样子。

    “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秦殊奇怪不已。

    辛迪看他目光明澈,一点那个意思都没有,不由摇头:“没什么!你……你吃过饭了吗?”

    “哦,吃过了!”

    “那我倒些喝的给你吧!”

    “不用!”秦殊笑了一下,“我这么躺着正舒服呢,实在不想动!”

    “那……那好吧!”辛迪没再多说什么,看着秦殊无赖的样子,反倒眼中浮起一抹甜蜜,伸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来。

    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剥着茶几上的瓜子给秦殊吃。

    渐渐地,她也放松下来,不再那么紧张。

    时间悄然流逝,转眼到了晚上十点多,秦殊已经恢复过来,总算从辛迪腿上坐起身。

    辛迪看看时间已经晚了,就去给秦殊收拾房间。

    弄好之后,两人各自睡觉。

    秦殊就睡在辛迪隔壁的房间。睡得有些迷糊的时候,房门忽然“吱呀”一声慢慢开了,门口现出一个身影来。看那个样子,好像是辛迪。

    秦殊听到声音,就醒了过来,却没动,睁着眼睛,想看看辛迪要做什么。

    辛迪并没开灯,就那么慢慢地走过来。借着门外投射进来的淡淡光线,秦殊可以看到辛迪穿着宽松的蕾丝睡裙,身形纤瘦窈窕,显得纤巧迷人,但他却没有工夫着迷这美妙的身材,因为他发现,辛迪手里竟然攥着一把刀。

    他看得很清楚,辛迪手里攥着的确实是把刀,不是很长,攥得紧紧的,甚至全身都紧绷着,慢慢往自己床前走来。

    大晚上的看到这一幕,就算是秦殊,也觉得身上有些发冷。

    但他还是没动,想看看辛迪到底要做什么。她不可能是来杀自己的吧?虽然看起来实在有些像!

    但如果不是,为什么攥着把刀进自己的房间?

    辛迪身子很轻,脚步也很轻,终于来到床前,就站住了。

    秦殊在等着她的下一步动作!

    辛迪站住之后,却直接一松手,手里的刀掉了下去,落在地毯上,发出“噗”地一声轻响。

    手里的刀掉在地上,辛迪也俯下身,把秦殊抱住。

    到了这个时候,秦殊才发觉她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他不能再装睡了,忙装作才醒来的样子,奇怪地问:“辛迪,你怎么了?怎么到我房里来了?”

    “我……我害怕!”辛迪的声音在颤抖着,“关上灯之后,就觉得好怕,我……我能在你这里睡吗?”

    秦殊这才明白过来,辛迪紧紧攥着那把刀原来是因为害怕,同时也觉得震惊极了,到底什么样的危险能让辛迪怕到这个程度?

    “好,赶紧上来吧!”秦殊不是那么讲究的人,也没那么多的顾忌,往后让开点地方,掀开被子,让辛迪上来。

    等她上来,进了被窝,就伸手搂住她,才发觉她全身冰冷,一点温度都没有。

    “辛迪,别怕,别怕,有我在这里呢!”秦殊柔声抚慰,把她抱得紧紧的。

    辛迪“嗯”了一声,往秦殊怀里偎了偎,总算放松下来,身子也渐渐变得柔软,变得温暖。

    过了一会,慢慢睡着了。

    秦殊却思绪翻涌,看到这么个可爱的女孩被吓成这样,真是怜惜极了,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帮她,让她不再这么害怕。

    ……

    第二天,秦殊醒来,伸手摸摸身边,辛迪不见了,不由心头一惊,猛地坐起来。

    辛迪现在的情况不比平时,不会出什么事吧?

    顾不得穿衣服,慌忙下床,打开门冲出去。看了一眼,客厅里没有人,阳台上也没有。忙去辛迪的卧室,同样没有,紧跟着跑进洗刷间,同样没有。

    秦殊一时心急如焚,继续往里找去,打开洗澡间的门,却发现一个女孩正在里面洗澡。纤巧曼妙的柔滑身子在朦胧的热气中美丽迷人,梦幻多姿,正是辛迪。

    这已经是秦殊第二次看到辛迪光着身子洗澡的样子了,第一次的时候着急寻找艾瑞卡,所以没注意看辛迪的身子,这次看到,不由怔住,傻傻地站在那里,眼睛都直了。

    “臭混蛋,快出去!”辛迪羞得满脸通红,拿起沐浴液的瓶子就向秦殊砸来。

    秦殊傻傻的,被砸个正着,终于回过神来,干笑一声:“辛迪,你……你大早晨的洗什么澡啊?”

    “你能不能出去再说话?”辛迪已经羞得蹲下来,双臂环抱,身子也蜷缩着。

    “好,我出去,我出去!”秦殊忙出去了,站在门口,倚着门,说,“辛迪,回答我的问题啊,怎么大早上的洗澡?”

    “大早上的就不能洗澡吗?”辛迪的声音重新变得凶巴巴的,似乎在掩饰着羞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