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变身(求月票)

    想到这,越发恼怒,吼了一声:“混蛋!”聚起全部的力量,一拳向秦殊打了过来。

    秦殊看他现在已经完全乱了,心都乱了,那就更加不是自己的对手了,眼睛眯起,算准他这一拳的极限距离,然后微微后仰,躲过这一拳,跟着一拳打出,趁着杰弗里的拳头劲力完全用尽、后力未发的时候,重重地打在杰弗里的拳头上。

    就听“咔嚓”一声,杰弗里惨呼一声,手腕已经断了。

    秦殊跟着高高跳起,一脚狠狠扫在杰弗里脸上。

    杰弗里顿时翻倒在地,想用力撑地爬起来,却惨呼一声,连忙收手,用另一只手撑地,也怎么都爬不起来,眼前变得影影绰绰的,努力半天,依然在地上没动分毫。

    “给我起来!”艾伦气急败坏地吼着。

    秦殊笑了一下,低声很抱歉地对地上的杰弗里说:“杰弗里,你这次实在让我让得狠了些,我也不小心下了重手,对不起啊!”

    “你说什么?”艾伦本就觉得杰弗里在秦殊面前变得不堪一击有些奇怪,听了这话,更是惊讶,瞪着秦殊,“你……你说他是让着你的?”

    秦殊忙捂住嘴,眼睛乱转:“我说什么了吗?”

    “难道……难道你们两个早就串通好了?”艾伦本来就是个多疑的人,现在又在愤怒之中,根本没有多少理性,感觉终于找到了自己疑惑的答案,吼道,“肯定是的,你们肯定串通好了,不然的话,杰弗里的杀招怎么没杀了你?还让你立马就能起来,这么活蹦乱跳的!”

    说完,狠狠瞪着杰弗里,声音冷酷,“杰弗里,说,秦殊答应给你多少钱?”

    “没……没有!”杰弗里还在地上奋力地要爬起来,连忙摇头否认。

    艾伦却认定了似的,毕竟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刚才擂台上的这些古怪,他咬牙道:“杰弗里,你真行啊,想两边的钱都赚到是不是?你只认钱,我早该想到的!”

    杰弗里还是不住摇头,急着说:“艾伦总裁,没……没有,真的没有!”

    “没有?怎么可能!如果没有的话,为什么你的杀招不但没杀死秦殊,反倒让他依然这么活蹦乱跳的?而且,秦殊根本不可能打得过你,现在打你却跟欺负小孩似的容易,如果不是你有意相让,怎么会这样?多亏秦殊说漏了嘴,不然我简直要被你蒙混过去!”

    “不,艾伦总裁,不……不是这样的!秦殊真的……真的变厉害了,他真的变身了!”

    “变身?”艾伦冷笑,恨得眼睛喷火,哼道,“难道他真是超级赛亚人?你他妈的当我是小孩子的智商是吧?”

    说着,把枪口一转,指向了杰弗里。

    秦殊在一旁暗自冷笑,他知道艾伦多疑,所以故意那么一说,没想到真有效果。他心里很清楚,杰弗里说的都是真的,但杰弗里明显已经失去艾伦的信任,艾伦在这种情况下不会相信他的话了。

    杰弗里见艾伦把枪指向自己,禁不住脸色大变,身上抖了一下,慌忙说:“艾伦总裁,你……你相信我,你相信我,我真的没被秦殊收买,他想收买我,但我没同意!”

    “对,我确实想用五千万收买他,但他没同意!”秦殊在一边说。

    “他妈的都给我住嘴!”艾伦激动地把枪不停晃着,“你们都当老子是傻子是吧?老子还相信你们的话,就要被你们算计死了!”

    他愤怒地看着杰弗里,狠狠道,“杰弗里,你个混蛋,我在你身上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就指望你能帮我实现我的完美计划,但你竟然敢背叛我,害得我的计划功亏一篑,现在我什么都没得到,我的心血都浪费了,你他妈的怎么赔我?”

    “艾伦总裁,您……您冷静一点,听我说,我真的没有!”杰弗里见他越来越激动,不由越来越害怕,急着辩解,“我真的和秦殊没什么,我真的没背叛……”

    “混蛋,竟然还在侮辱我的智商!你们都在把我当傻~逼耍是吧?是不是现在心里正在偷笑呢?”

    “不……不是,艾伦总裁,您是最聪明的,谁都比不上您……”

    杰弗里急着拍马屁,但这句话听在艾伦耳朵里却像讽刺似的,禁不住完全失控,吼道:“杰弗里,你就是找死,对待背叛我的人我绝不会轻饶!”

    说完,扣动扳机,一颗颗子弹不停打在杰弗里身上。

    眼看杰弗里身上已经鲜血满布,又抬腿一脚,把杰弗里踢得翻了过来。

    杰弗里嘴里的鲜血泉水般不停涌出,抬手指着艾伦,艰难地说:“艾伦总裁,我……我真的没有背叛你……”

    说完,手掌无力地落下去,完全不动了。

    艾伦愣了愣,杰弗里临死之前还说没有背叛,那……那应该就是真话了,都要死了,怎么还会说假话?难道杰弗里真的没有背叛?想到这,不由猛地向秦殊看去。

    秦殊嘴角一笑,奚落道:“艾伦,你的智商确实够高的!我告诉你吧,他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没背叛你,自始至终都没有!”

    “怎么……怎么会?”艾伦嘴唇颤抖了一下。

    秦殊冷笑:“这就是我的反间计而已!我知道你疑心重,又很吃惊我能打败杰弗里,所以我故意那么说,让你觉得他背叛了你。那样的话,你肯定会生气,会杀了他。你在愤怒之下,应该会把枪里的子弹打光,那时我就可以反击了!但有一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你并没打光所有子弹,枪里还剩一颗子弹!”

    “对啊,我……我还有一颗子弹,还有一颗子弹,还可以杀了你们!”艾伦嘴唇哆嗦着,眼睛发红,显得情绪异常激动。

    秦白菜冷冷道:“但你只有一颗子弹,你只能杀一个人,那就杀我吧!”

    说完,攥紧手中的花铲,向艾伦走去。

    艾伦见她走过来,脸色变了变,咬牙沉声道:“凯莉,你这个贱货,倒是对秦殊真好,先前要为了他自杀,现在又要替他死,你知道我就一颗子弹了,所以来拉仇恨,让我一枪打死你,借此来保护秦殊,对吗?但你想错了,我不会杀你的,杀你的话,不正好遂了你的心愿吗?我要杀了秦殊,杀了秦殊,你这个贱货也会自杀,我这一颗子弹不还是杀了你们两个人吗?”

    说完,把枪指向秦殊。

    秦白菜脸色大变,忙挡在秦殊面前,吼道:“艾伦,你算不算男人,是男人的话,就对我开枪啊!”

    艾伦正要说话,忽然一个声音远远传来:“艾伦,你个混蛋,不要伤害我女儿!”

    擂台上三人都是一愣,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转头看过去,竟然是秦白菜的妈妈詹妮弗,她双手抱着一把枪,在迅速往擂台这里走。

    “詹妮弗?”秦白菜看到她,忍不住皱眉。

    艾伦也皱了皱眉头,冷声道:“詹妮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枪口指错了吧?”

    “没错!”詹妮弗双手抱着枪,手臂还在抖着,“我在保护我的女儿,谁都不许伤害我女儿!”

    艾伦脸色微沉,脸庞微微有些扭曲:“我记得不错的话,你应该被我驯服了!”

    “呸!”詹妮弗使劲吐了一口,“我会被你驯服?你那么对我,我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而且你要伤害我的女儿和女婿,我怎么可能坐视不管?我顺从你,只是要取得你的信任而已。得到你的信任,我就能在这个别墅里自由行动,所以才能来到这里!”

    “你……你也背叛了我?”艾伦不觉心中被沮丧和愤怒填满,真感到众叛亲离了似的,只剩了孤家寡人一个。

    詹妮弗大声道:“我从来都没归顺你,又算得了什么背叛,你现在马上放下枪,不然我就要开枪了!”

    艾伦浑身抖了抖,忍不住往通道入口的地方看了看。

    “不用看了!”詹妮弗道,“我已经把你那些保镖都支开了。我对他们说,说你不让他们进来,只要守住外面就行。拜你所赐,他们现在对我很尊敬,真的相信了我的话,现在都守在别墅外面,不会进来的!”

    “你……你这个贱女人!”艾伦真要气疯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聪明,但今天不但被秦殊耍了,连他一直都看不起瞧不上的詹妮弗也耍了他,怎么能不生气?

    詹妮弗来到擂台跟前,大声道:“快点放下枪!不然我真会开枪的!”

    艾伦听着她发颤的声音,又看看她有些发抖的握枪的手,忍不住一声冷笑,很快放松下来,一面拿枪指着秦殊和秦白菜,一面向詹妮弗走过去。

    “你……你别过来,快放下枪!”詹妮弗双手抖得更加厉害。

    秦白菜喊道:“詹妮弗,快开枪啊,打死他!”

    詹妮弗脸上都是害怕,看着快步走过来的艾伦,大声道:“我……我真会开枪的!”

    “开枪?那你开啊!”艾伦离詹妮弗越来越近。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