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埋伏(求月票)

    那两个大汉见了,分别从桌子两边绕过去,去阻截秦白菜。

    秦白菜等他们冲到跟前,忽然双手在桌边一撑,又翻到桌子上,跟着从桌子这边跳下来,迅速往门前冲去。

    杰弗里一直在观察着秦白菜。艾伦对他说,秦白菜身手很好,刚才他也看到了秦白菜灵活地跳到桌子上,所以一直在观察,确定秦白菜的身手到底有多厉害。

    但观察半天之后却有些失望,更多了些不屑。她发现秦白菜虽然灵活,但根本不敢和那两个大汉硬碰硬,分明就是对自己的身手没有信心,这种程度下尚且到处跑,应该也就是会些花拳绣腿而已。

    心里有了这个判断,再面对冲过来的秦白菜,根本没放在心上。

    看到秦白菜要夺门而出,才猛地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冷笑道:“凯莉,别反抗了,跟我走吧!”

    跟着,使劲把秦白菜向自己身边拉过来。

    秦白菜的力气好像也不大,很轻松就被他拉住,拉到跟前。

    但才拉到跟前,秦白菜眼中忽然闪过一抹凌厉的寒光,借着杰弗里拉着自己的势头,攥着的拳头猛地打开,五指纤纤,迅速扫到杰弗里眼睛上。

    杰弗里满是轻视之心,完全没想到,觉得眼睛剧痛,下意识地忙闭起来。

    秦白菜跟着转身,跳起来,抬肘狠狠砸落,重重地砸在了杰弗里头顶。

    “砰”地一声,杰弗里就觉脑袋剧痛,身形一阵摇晃。

    秦白菜趁机挣脱他的手,回身一脚,白色的靴子狠狠扫到他的太阳穴上。

    杰弗里顿时头晕眼花,整个人斜斜地栽倒在地,砸得地板都“咣当”一阵震荡。

    这就是秦白菜的招数,知道正面肯定打不过杰弗里,所以故意示弱,让杰弗里对自己的不屑变成轻视,并且借助他轻视放松的时候,狠招出击,一击制胜。

    她确实做到了。

    不过,才打倒杰弗里,屋里那两个大汉也冲到跟前。

    秦白菜冷笑:“混蛋,真以为我怕你们吗?”

    身形猛地矮下去,躲过那两个大汉抓过来的手,然后猛地往前一冲,两个拳头从那两个大汉手臂底下穿过去,一左一右打在那两个大汉脸上。

    那两个大汉闷哼一声,双双仰面倒地。

    秦白菜打倒这两人,知道这里不能久留,转身迅速打开门,往外跑去。

    跑出去之后,就跑向楼梯。

    但在跑过一个拐角的时候,旁边忽然伸出一只手来,竖掌为刀,又快又准地打在她的脑后。

    秦白菜眼前一黑,直接栽倒下去。

    旁边的人紧跟着出来,搂住她的纤腰抱住她,没让她倒下,咳嗽一声,故意道:“凯莉,你都喝多了,怎么还到处跑呢?这多危险啊!”

    有个服务员迎面走过来,古怪地看了他们一眼。

    那人又道:“凯莉,你不能再回去喝了,我送你回家吧!”

    说完,装作搀着秦白菜,不紧不慢地走了。

    他就是艾伦!

    他早就看出杰弗里的轻视,因为秦白菜是个女人,杰弗里很不屑。但艾伦很清楚秦白菜有多难对付,所以留了一手,自己在这里盯着。

    果然,杰弗里让秦白菜跑了出来,如果不是他在这里,秦白菜真就彻底跑了。

    扶着秦白菜出了饭店,艾伦加快脚步走到一辆豪华的商务车跟前。

    走到跟前,那辆商务车的车门迅速打开,等他上去,又迅速关上,然后商务车疾驰而去。

    在车里,艾伦把秦白菜横抱着,低头看着秦白菜美艳迷人的脸庞,忍不住轻轻理了理她柔软的秀发,叹道:“凯莉,你还是昏倒的时候可爱,这么安静地躺在我怀里多好,我很疼你的,你为什么总是对我那么冷冰冰的呢?”

    ……

    拍完戏,正和惠彩依一起吃饭的秦殊手机忽然响了一下。

    放下筷子,拿出手机看了看,是条短信,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

    短信内容是:

    秦白菜在我这里,不想她死的话,今晚八点到下面这个地址。不许告诉任何人,如果我发现你不是单独一人,动了别的心思,秦白菜性命堪忧,希望你自己三思!

    下面是个郊区的地址。

    坐在对面的惠彩依看到秦殊神色忽然变得凝重,忍不住问:“老公,怎么了?”

    “遇到些麻烦!”秦殊抬手看看表,已经七点四十了,只有二十分钟赶过去,对方摆明了不给他准备的时间。

    为了不让惠彩依担心,他没露出什么慌张的神色,只拿起餐巾纸慢慢擦了擦嘴,柔声说,“彩依,你今天拍戏很累,慢慢吃,吃完就回去吧,我去处理些事情!”

    说完,站起身来。

    “老公,到底什么事啊?”惠彩依关心地问。

    秦殊笑了一下:“没什么大事!你挺累的,吃完直接回家,不要到处乱跑,知道吗?”

    “嗯!”惠彩依答应了。

    秦殊走过去,低头在她头发上亲了一下,就走了。

    到了外面,迅速拿出手机打了秦白菜的手机,是关机!

    又打了她办公室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再打秦浅雪的电话,这次终于有人接了。

    “秦殊,什么事?”

    秦殊忙问:“姐姐,白菜和你在一起吗?”

    “怎么?才一会不见就想她了?”秦浅雪笑着说,“你们昨晚是不是过得很愉快?”

    “是啊,很愉快!”秦殊干笑一声,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往外走。

    “那我准备的那个礼物白菜喜欢吗?”

    秦殊点头:“她很喜欢!姐姐,今天白菜去上班了吗?”

    “应该来了吧!但我下午下班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走了,而且她的秘书也不在,不知她去了哪里。”

    “好,知道了!”秦殊问,“姐姐,你现在在哪里?”

    “我已经回到别墅了啊,正准备做饭呢!”

    秦殊叮嘱道:“别忘了把门锁好,最近小偷小摸的好像很多!”

    “知道了!小坏蛋,你如果找到白菜的话,是不是你们今晚又会在外面过夜不回家了?”

    “是啊!”秦殊故作轻松地说,“我们还没过够二人世界呢!”

    秦浅雪不觉笑了起来:“行,那我就做自己的饭了!”

    秦殊挂了电话之后,也已经走到饭店外面,迅速上了自己的车,启动之后,往短信上那个地址开去,同时又打了蓝少的电话。

    接通之后,急着问:“蓝少,你派人保护秦白菜了吗?”

    “保护了啊!”蓝少忙说。

    “那他们没对你报告什么情况?”

    “没有啊,秦白菜出了什么事吗?”

    秦殊咬了咬牙,说:“你马上联系保护秦白菜的人,然后弄清楚秦白菜现在到底怎么了!”

    “是,我马上办!”

    蓝少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又打过来,急声说:“大哥,联系不上他们!难道秦白菜出事了?”

    秦殊叹了口气:“确实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

    “她应该是被人抓走了!”

    “啊?但我派去保护秦白菜的都是高手啊!”

    秦殊咬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别人真有心算计的话,也不是就能保护得了的!”

    “大哥,那……那现在怎么办?”

    秦殊沉吟一下,说:“你们通过手机监控着我的位置,现在是七点四十五,如果我九点之后还没联系你,你们就去手机上显示的地址找我,但在九点之前,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是,知道了!大哥,对方是谁?”

    秦殊恨恨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还是上次那些人,艾伦的人!”

    “又是他!这个混蛋,他竟然又采取行动了!”

    秦殊冷笑:“他采取行动更好,这样就能和他碰面了!他一直躲在暗处才是让我最提心吊胆的,不知他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现在只是秦白菜被绑走,这在我的接受范围之内,并且还能籍此见到艾伦,还算不错,这次我绝不会让他再跑了!”

    “大哥,你要单枪匹马去见他吗?”

    “是,这是对方的要求!”

    “那大哥你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秦殊冷哼一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经过这个艰险,我就找不到艾伦!”

    “大哥,那你千万小心啊!”

    “知道了!”秦殊说,“让弟兄们准备好,随时出发!”

    他打了电话之后,想了想,又打了一个人的电话,然后看看时间,都七点五十了,不由猛踩油门,往郊区狂飙而去。

    如果不是他开车技术好,真不一定就能在八点之前赶到。

    赶到的时候,看到这里是个很大的别墅,显得冷冷清清的,已经是晚上,别墅的灯光却不是很明亮,到处都暗幽幽的。

    秦殊下了车,对着别墅大声道:“我是秦殊,我来了!”

    别墅二楼的一个房间,窗户玻璃里面,艾伦正端着红酒细细品味,看看外面的秦殊,低声自语道:“老朋友,咱们又见面了!秦殊,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不过,你的死要发挥出最大的价值才行,我要用你的死来收获凯莉的心,成就我的完美爱情和宏图霸业!敬你一杯,我的老朋友,希望你能帮我完成我的计划!”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