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言不由衷(求月票)

    站在门外的詹妮弗见了,忙撤身离开。

    艾伦走出来之后,看到詹妮弗在远处溜达,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慢慢走过去,笑问道:“詹妮弗阿姨,你怎么在这里?”

    詹妮弗装得好像才看到艾伦似的,忙笑道:“哦,那些佣人正给我收拾房间,我在房里碍事,所以出来走走!艾伦,不是你说的吗?我可以随便出来走走!”

    “那倒是!”艾伦笑了笑,心中不觉释然。

    ……

    秦殊中午的时候请薇薇安在公司餐厅吃了午饭。

    让他觉得惊讶的是,薇薇安现在竟然对中餐也很喜欢,甚至有些爱上似的,想以前的时候她好像只喜欢西餐,吃不惯中餐,现在竟然适应了。

    吃过午饭,又回到办公室。

    秦殊本想工作一会,但忽然发现这里完全不需要他了。薇薇安把一切都管理地好好的,他能做的似乎就是继续欣赏薇薇安的那些美丽写真。

    当然,他没继续欣赏下去,而是离开总经理办公室,去看了看舒露、云紫茗、简惜盈和岳馨澄。

    和她们好好聊了聊,之后又去了铭馨越医药集团的医学实验室。

    此时已经是下午。艾瑞卡早上对他说的,要在下午的时候再做次检查,检查一下药效是不是完全发挥?是不是达到了预期的效果,让他的神经系统产生了改变?

    到了那里,艾瑞卡和辛迪都已经准备好,给他做了很详细的检查,比早上的时候细致多了。

    检查结束之后,秦殊忙问:“结果怎么样?”

    艾瑞卡显得很满意,笑着说:“百分之百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就是说完全成功了?”

    艾瑞卡“噗哧”一笑:“是啊,就是这个意思!”

    “但我实在有个担心!”

    “什么担心?”

    秦殊道:“你不是说这个能力是受情绪激发的吗?如果我不小心发怒,是不是就会触动这个能力?最糟糕的情况是,如果我正在床上,激情澎湃之下触动了这个能力,是不是就突然变身似的,变得很可怕?比如说,我和辛迪正在床上做~爱呢,忽然能量爆发,岂不是要把辛迪折腾坏了?”

    “混蛋,为什么拿我举例啊?”辛迪满脸羞红,抬手使劲打了他一下。

    秦殊哈哈大笑:“这样形象一点!”

    说完,转头看向艾瑞卡,等着她的回答。

    艾瑞卡脸上也红红的,摇头说:“不会!现在你的身体已经发生改变,状态已经稳定下来,药效也完全发挥出来,在这种情况下,除了情绪之外,还有你的意识控制着身体,就像你很有力量,但不一定就会使用出来。如果你没有有意识地使用这种能力,一般不会激发,所以这点不用担心,如果那么容易失控的话,我也不敢给你使用啊!最危险的时间段就是昨天到今天,你已经安全度过,那就没问题了!”

    “就是说,要激发我的潜能,不但要有情绪的爆发,还要有意识的控制?”

    “对,就是这样!”

    秦殊点头,松了口气:“我明白了,也放心了!”

    “喂,大坏蛋,你说昨晚艾瑞卡做的饭怎么样?”辛迪在旁边忽然问。

    听了这话,秦殊愣了一下,忙说:“很好啊,怎么了?”

    “既然很好,那……那你今晚不再去吃一次吗?”辛迪说着,眼睛看着别处,目光闪烁着。

    “今晚还去?”

    辛迪听出秦殊的讶异,忙大声说:“臭坏蛋,别以为我多想让你去我家里似的,我才不想让你去呢,你去了,我还要伺候你这个家伙,累死了。我……我主要是担心我冰箱里那些蔬菜水果之类的,上次买得实在太多,不吃就要浪费了,浪费……浪费多可惜啊!”

    秦殊见她满脸通红,手指还轻轻绞着,有些明白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辛迪,你的样子真是好言不由衷呢!”

    “什么……什么言不由衷?这……这就是我心里真实的想法!”

    “是真实的谎言吧!”

    辛迪更是脸红,抬脚踢了他一下:“你爱去不去,我还求着你吗?”

    正说着,秦殊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秦殊拿出来看看,是秦浅雪打来的,忍不住嘴角浮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忙接了起来,笑问道:“姐姐,有什么指示?”

    “你现在忙不忙?”秦浅雪柔声问,声音悦耳,如泉水叮咚,又如黄莺婉转。

    听到她的声音,秦殊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熨斗熨过似的,说不出地妥帖舒服,还暖暖的。

    “你说啊,忙不忙?”秦浅雪听秦殊忽然不说话了,有些奇怪。

    秦殊忙笑道:“说忙也忙,说不忙也不忙!”

    “那……那你到底忙还是不忙?”

    秦殊道:“姐姐,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你是我姐姐,你的命令我还能违抗吗?”

    “那……好吧!”秦浅雪说,“我在一个酒店盯个房间,你今晚能过去吗?”

    “姐姐,你这是要跟我去开房吗?”秦殊瞪大了眼睛,随之嘻嘻笑道,“难道咱们今晚就要正式合体了?”

    “呸,我只是订了房间,又没说是我见你!”

    秦殊又是一愣:“不是姐姐你见我,那是谁要见我?”

    秦浅雪笑了一下,讳莫如深地说:“你去了就知道了!”

    “那是惊喜还是惊吓?”

    “当然是惊喜啊,姐姐还能害你吗?”

    秦殊听了,就要张嘴同意,但忽然看到旁边辛迪在偷偷地看自己,眼神中带着担心,似乎担心自己要离开似的,不由问:“姐姐,我和这个神秘人见面很重要吗?”

    “嗯,很重要!如果你没有特别的事情,那就去吧!”

    “好吧,我知道了!你把酒店和房间号发给我!”

    秦殊挂了电话,很抱歉地对辛迪说,“辛迪,不好意思,看来今晚不能去你那里吃饭了!”

    “有什么关系啊?”辛迪忙掩饰住自己的失落,撅嘴说,“又不是离开你我就没法吃饭了,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才不稀罕你去我家呢!”

    “好吧,你不稀罕就好!”秦殊笑着说,“我明天再去,一定把你冰箱里的东西消灭干净,行不行?”

    辛迪摇头:“不需要你来了,尽管忙你的就是,我算你什么人啊,最多算个熟悉的陌生人而已,你陪自己的女人都陪不过来,我插这一脚算什么,只是自讨没趣罢了!”

    秦殊听她说得这么酸溜溜的,又看她扁着嘴委屈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虽然不能去你那里吃饭,但我会补偿的,不如就用我炽热的吻作为补偿吧!”

    说完,就要抱辛迪。

    辛迪见他真要亲,吓得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但她怎么可能跑得了?很快被秦殊追上,拦腰抱住。

    秦殊抱住她,就要在她脸上亲下去,可是还没亲下去,辛迪香软的小手就伸过来堵住了他的嘴巴,大声说:“臭家伙,你不许这么随便亲我!”

    “我不是随便亲你啊!”秦殊拿开她的手,坏笑着,“我是很认真很温柔地亲你,还带着深情呢!”

    说完,抱住她的胳膊,又亲下去。

    艾瑞卡在旁边看得摇头,笑了笑,没说什么,也没阻止什么。

    秦殊已经有那么多女人,再多一个无所谓,而且,能多辛迪这个自己的姐妹,自己也就不再那么势单力孤了,反倒乐见其成呢。而且,她看出来,辛迪只有在秦殊面前才不会对那种事情有厌恶抵触的感觉,似乎这辈子只能做秦殊的女人了。

    秦殊要亲下去,辛迪就不住摇着头。

    秦殊苦笑:“我说辛迪,你跟摇头狮子似的,要弄哪样啊?”

    “当然是不能让你这个大色~狼得逞!”辛迪还在晃着俏丽的脸庞,不让秦殊找准目标。

    秦殊叹了口气:“好吧,我实在不喜欢强人所难,既然你这么不愿意,那就算了吧!”

    “真的?”辛迪终于停了下来。

    “假的!”秦殊嘴角浮起一抹坏笑,一低头,就在辛迪的脸颊上使劲亲了一下,“啵”地一声,很响亮的声音。

    亲完之后,才放开她,笑道,“嗯,真香,不错,味道美极了!”

    “不要脸!”辛迪使劲打了他一下。

    秦殊抬手揉揉她的头发,问:“还生气吗?”

    “当然生气!”

    “那我再亲你一下作为道歉吧,为了表达出我道歉的深沉和真挚,这次我要亲你红红的小嘴,还要热吻才行!”秦殊作势又来抱辛迪。

    辛迪吓得尖叫后退,连忙摆手,说道:“我不生气了,不生气了!”

    秦殊满脸都是得意:“既然不生气了,那就给哥笑一个!”

    辛迪脸上通红,只能笑了一下,笑中又带着嗔怪,还偷偷看了艾瑞卡一眼。

    她不好意思让秦殊亲,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艾瑞卡就站在旁边。秦殊是艾瑞卡的老公,自己公然在艾瑞卡面前和秦殊这么打情骂俏,是不是会被艾瑞卡视为一种挑衅呢?而且有个人在旁边,对于本来就有些内敛的她来说本身就是件很羞涩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