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拿九稳

    “我怎么不敢承认?”秦殊哼了一声,“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大方地告诉你,对,惠彩依和秦浅雪都是我的女人!”

    云若萧愣了半晌,他先前只是那么觉得,现在听秦殊亲口说出来,还是很吃惊的。

    他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洛妃雯,问道:“这个小女孩也是?”

    “我当然也是!”洛妃雯没等秦殊回答,已经说道。

    云若萧皱眉看向秦殊:“她真的是?”

    秦殊笑了起来:“如果她长大之后愿意的话,算是吧!”

    “我当然愿意!”洛妃雯鼓了鼓嘴,“再说,我已经长大了!”

    云若萧不住摇头,实在觉得不可思议,忍不住又看了看惠彩依的脸色,惠彩依很安静,并没任何反应。

    “还有什么问题吗?”秦殊翻眼看着云若萧。

    云若萧摇头苦笑:“秦殊,我真的需要对你刮目相看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怎么做到的?”

    “她们竟然都愿意跟着你,在知道你有别的女人的情况下!”

    秦殊笑了笑:“我需要和你说这么多吗?”

    “她们互相应该还是吃醋的,对不对?”云若萧道,“她们只是表面和气,不可能不互相吃醋!”

    秦殊撇撇嘴:“我说了,没必要告诉你那么多!”

    “也对,你被弄得焦头烂额的糗事怎么好意思说出来?”云若萧道,“但我依然很佩服你,至少她们没有离你而去!是因为你的钱吗?”

    秦殊瞥了他一眼:“如果你想拜师学泡妞技巧,至少应该给我跪下敬茶吧!”

    云若萧脸上不由露出愠怒之色,想了想,还是忍了,说道:“秦总,好像轮到你出场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比赛一直在进行,确实轮到秦殊出场了。

    秦殊笑了笑,站起身走了,洛妃雯忙背着球杆跟在秦殊后面。

    惠彩依也要跟过去,云若萧忽然笑了一下,问:“惠彩依小姐,你是真的爱他吗?”

    惠彩依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云若萧。

    云若萧又说了一遍:“你是真的爱秦殊吗?”

    “当然!”惠彩依点头。

    “是爱他的钱吗?如果是的话,那真是人不可貌相,惠彩依小姐你看起来这么纯净,一尘不染,澄澈好像山里的清泉,竟然也会因为钱……”

    “你根本不懂!”惠彩依直接打断了云若萧的话。

    云若萧笑了笑:“惠彩依小姐,如果你为了钱的话,我可以给你更多的钱!说实话,我有过很多女人,经常会换,各种各样的女人都接触过,但真的从没碰到过你这样气质纯净无暇的女孩,如果你可以考虑给我做个情人,我肯定会投资给你拍任何你想拍的电影,我说到做到,你也应该知道我有这个能力!”

    惠彩依又摇头:“我说了,你根本不懂!你这么说是在侮辱我,被我老公知道的话,他肯定会对你不客气的,所以你以后还是不要说了!”

    云若萧皱眉:“这么说,你爱的是他的人?”

    惠彩依点头。

    “那你知道秦浅雪吗?”

    “当然知道!”

    “你也知道秦殊和秦浅雪的关系?”

    惠彩依笑了笑:“和我老公一样,我实在没必要和你说那么多,请你别问了,不然会碰钉子的!”

    云若萧却不放弃:“你刻意不说,是因为你会吃秦浅雪的醋,对吧?”

    惠彩依不再说话,起身往秦殊那里走去。

    云若萧忙提高声音:“惠彩依小姐,你肯定吃醋的,对不对?你这是在逃避!”

    惠彩依仿佛没有听到,依然往秦殊那里走去。

    云若萧不由咬了咬牙,远远看去,就见秦殊正挥杆把高尔夫球打出去。

    看了一眼,他就忍不住撇了撇嘴:“切,果然是个无赖,这第一杆打成什么样了?”

    刚说完话,身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云总经理,我想跟您说几句话!”

    云若萧回头一看,竟然是何凌渊,不由脸色阴沉下来,起身跟着何凌渊到了远处。

    何凌渊站住脚步,又看了看众人,见没人看向这里,距离很远,说话别人也肯定听不到,就要张口。

    但嘴巴才张开,云若萧已经一个嘴巴子打过来,打得非常重,也很响亮,何凌渊被打得脑袋一歪。

    “问我为什么打你!”云若萧恨恨地说。

    何凌渊转过脸来,咬了咬牙,挤出一丝笑容,很服从地问道:“云总经理,您为什么打我?”

    云若萧脸上带着怒色:“你不是说惠彩依是秦殊的前女友吗?是他前女友,还会这么迅速赶来?知不知道我因此输了一条宝石项链?那条宝石项链我本来要送给慕汐婉,让她继续做我情人的,结果现在却要白白送给秦殊,他妈的,就因为你的一句话,我简直赔大了!”

    “云总经理,您当时不是也认同我的分析吗?您……”

    何凌渊还没说完,云若萧已经又一巴掌打上来:“你的意思是这事还怪我了?”

    “不,不是!”何凌渊干笑一声,“是我的错,我实在应该提前调查一下秦殊,调查秦殊有几个女人,有多少产业,我确实有些盲目了!”

    “那你还不赶紧去调查?”

    “是,是,我马上让人去办!不过,今天的机会也不能错过了!”

    “什么机会?”云若萧问。

    何凌渊道:“惠彩依虽然是个大明星,但对秦殊的帮助完全没秦浅雪那么大,咱们的关键还是离间秦殊和秦浅雪,而惠彩依就是个好棋子,她们两个都是秦殊的女人,肯定互相吃醋,利用这点,足以在秦殊和秦浅雪之间制造裂痕!”

    云若萧点头:“秦殊已经亲口说了,惠彩依和秦浅雪确实都是他的女人,我也觉得这两个女人肯定互相吃醋,秦殊和惠彩依都不愿多说这些事情,想必在这方面很不愉快的!”

    何凌渊忙道:“那咱们就充分利用这点!”

    云若萧脸色阴沉:“这个交给你来处理,我今天必须做的事是找回面子。先前在俱乐部里面,我当着众人的面向秦殊道歉,已经失了面子,现在秦殊请来惠彩依,更是抢了我的风头,我必须树立我在这个俱乐部独一无二的地位!如果我总是吃瘪,那些人会渐渐向秦殊靠拢,以后这个俱乐部说不定都会落到秦殊手里,这么多的资源绝对不能拱手让给秦殊!”

    何凌渊忙点头:“云总经理您说得对,不能总让他出风头,那样只会帮他建立形象,绝对应该好好打击一下他的气焰,只是,您想好怎么找回面子了吗?”

    云若萧冷笑:“我找到一个十拿九稳的办法!”

    “哦,不知云总经理您这个办法是什么?”

    云若萧冷笑,把手往远处的秦殊指了指。

    何凌渊转头看去,就见秦殊正在轻推高尔夫球,但技术实在不怎么样,很近的距离也没推进洞里,尽管如此,洛妃雯和惠彩依依然很开心地鼓掌。

    云若萧咬牙:“球打得这么臭,还那么兴高采烈地鼓掌,这两个女人在想什么?到底是被秦殊这家伙怎么迷上的?”

    他的语气中带着十足的嫉妒和醋意。

    何凌渊笑了起来:“云总经理,我知道您的办法了!在这个俱乐部里,您的球打得最棒,而这个秦殊一看就很少打高尔夫球,怎么会是您的对手?关于秦殊别的信息不清楚,但高尔夫球水平的高低是一目了然的,根本不用调查,在这上面,您肯定可以赢回面子!”

    “对,就是这个办法!”云若萧嘴角一撇,“你说这次是不是十拿九稳?”

    “这次已经彻底看清他的水平,当然是十拿九稳,不,是十拿十稳!云总经理,您去把失去的面子赢回来吧,在高尔夫球上,您绝对可以完爆秦殊的!”何凌渊谄媚地说。

    云若萧点头:“这次我再不会错失良机的!这样,我去赢回面子,你去安排挑拨秦殊和秦浅雪关系的事情!”

    “知道,今晚的酒会就是个好机会的!”

    “这次好好做,不要再出现失误!”云若萧抬手拍了拍何凌渊的脸颊,“我爸爸给你1%的股份,不是白给的,你必须做出些什么来!”

    “知道,知道!”何凌渊忙笑着点头。

    云若萧转身走了。

    何凌渊看着他的背影,却使劲咬了咬牙,喃喃道:“云若萧,总有一天,我会把所有的巴掌都还给你,不,加倍还给你,我打死你个混蛋!”

    说完,忍不住使劲攥了攥拳头,离开高尔夫球场,去了俱乐部。

    云若萧则在那里等着,等到秦殊打完回来,这才笑道:“秦总,感觉怎么样?”

    秦殊撇撇嘴:“还真玩不了这个,三杆洞竟然用了六杆才打进!”

    洛妃雯在那边笑道:“大哥,你已经打得很好了!”

    “是啊,是啊!”惠彩依也温柔地说。

    秦殊苦笑:“好什么啊,高于标准杆那么多!”

    洛妃雯咯咯笑道:“但你的姿势帅啊!”

    云若萧有些无语,咳嗽一声:“两位小姐大概没见过什么是高手吧!”

    “难道你是高手?”洛妃雯翻了他一眼。

    “还真的算是!”云若萧说道,“如果你们觉得不服气,我可以和秦总比试一下,自然就见高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