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明争暗斗

    听了这话,云若萧脸上微微有些难看,就要发作。

    秦殊又道:“听何凌渊说,你要为你先前的冲动向我道歉,我正等着你的道歉呢!快点吧!”

    “你……”云若萧脸上现出怒色来,在这么多人面前低头向秦殊道歉,他实在有些做不到。

    就在这时,何凌渊出现了,走过来笑着对秦殊道:“秦总,您已经到了?”

    秦殊扫了一眼儒雅帅气的何凌渊,点点头:“是啊,我正等着你们云总经理给我道歉,你不是说他要向我道歉吗?怎么觉得他似乎有些想反悔似的!”

    “怎么会?”何凌渊笑起来,转头看向云若萧,“云总经理,您不是说先前自己太冲动,所以产生了些误会,肯定会道歉,来消除误会,让大家以后好好相处的吗?您都忘了?”

    云若萧咬了咬牙,没有说话。

    何凌渊又道:“云总经理,以您的地位,道个歉更能显出您的大度。从来有成就的人,首先都要有容人之量的!”说着,悄悄对云若萧使了个眼色。

    云若萧自然听出何凌渊这是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台阶下,而且想到和何凌渊商量好的对付秦殊的办法,必须笑里藏刀,于是勉强笑了一下,看向秦殊,说:“秦总,咱们……咱们之前确实产生了些不必要的误会!我呢,主动道歉,希望咱们能够尽释前嫌,以后做个朋友,怎么样?”

    他这番话确实显示出了很好的气度和风度,周围的人忍不住都鼓起掌来。

    秦殊站起身,也鼓起掌来,点点头:“云总经理,真是佩服!这么拉得下面子,胸怀宽广,果然是成大事的人!既然你都道歉了,我也不能太小气,以前的事就算了,咱们以后就做个朋友,互相合作!”

    云若萧见秦殊这么容易就上钩,进入他和何凌渊预先计划好的模式,不由大喜,点点头:“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的!”

    “那倒是!”

    云若萧道:“那咱们就握个手吧,相逢一笑泯恩仇!”

    他伸出手来。

    秦殊也伸出手,两人握了握。

    周围的人再次鼓起掌来,但只有云若萧、何凌渊还有秦殊知道这个握手和这番话是多么虚假,他们的关系不但没有缓和,其实更加激化,只是争斗的方式变得表面和气了。

    秦殊笑道:“不是说今天有高尔夫球比赛吗?什么时候开始?”

    “哦,马上就要开始了!”云若萧一笑,“就不知秦总你以前打过高尔夫球吗?你不要误会,我不是鄙视你的意思,只是听别人说你是个无赖混混,那应该在街头打架比较多,打高尔夫球比较少吧?”

    秦殊淡淡地笑了笑:“确实打高尔夫球比较少,不过技术还算凑合!”

    “哦,那你带球杆来了吗?”

    “球杆?”秦殊摇头,“这倒没有,我基本不怎么打,所以并没准备球杆!”

    “唉!”云若萧叹了口气,“又是我那秘书的疏忽,她肯定忘记提醒你自己带着球杆来了,我们这个俱乐部打高尔夫球的时候都是自带球杆,谁都没有多余的,这样的话,秦总你好像只能在旁边干看着了!”

    秦殊苦笑,云若萧又在故意刁难自己,让自己出丑呢,虽然说得客气,但和以前并没什么两样。

    云若萧见秦殊不说话,不由道:“秦总,真不是骗你,大家都是专用的球杆,没法让给你!不过,反正你也不经常打,索性就在旁边看着吧!”说完,忙补充道,“真不是故意要把你晾在一边,实在是没办法。这样吧,我来替你打了,你在太阳伞下喝着饮料就行,反正我们有球童,不需要你去捡球!”

    秦殊听了,暗自咬牙,脸色微沉。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忽然响起:“让他用我的球杆吧!”

    听了这话,所有人都转头看去,就见云紫茵不知何时正俏生生地站在不远处。

    “你胡说什么!”云若萧不由有些恼怒,他正让秦殊吃瘪,没想到云紫茵这个时候会站出来帮着秦殊。

    “我没胡说!”云紫茵说,“我的脚有些扭伤,肯定不能打了,正好他缺球杆,就给他用吧,也算是资源合理利用!”

    云若萧脸色很是难看,瞪了云紫茵一眼:“紫茵,你早上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扭脚了?”

    “就是突然扭了,我也不想的!”云紫茵说得理直气壮,语气中依然带着些刁蛮。

    秦殊却撇了撇嘴:“大小姐,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不想用女人的球杆!“

    “你……你说什么?”云紫茵实在没想到自己给秦殊解围,秦殊却这么说。

    秦殊淡淡道:“我说了,不喜欢用女人的球杆,免得手上沾了脂粉,滑不溜秋的,再把球杆扔出去,造成什么危险,那就不好了!”

    “你……你不知好歹!”云紫茵气得跺了跺脚。

    秦殊笑了笑:“没有球杆还不容易吗?买就是了,难道除了你们这些人手里的球杆,云海市就没球杆了?”

    说着,拿出手机来,给洛妃雯打了个电话。

    洛妃雯很快接了,问道:“大哥,什么事啊?今天要来看我吗?”

    “不是!”秦殊道,“雯雯,想请你打高尔夫球,你愿不愿意?”

    听了这话,洛妃雯顿时高兴起来:“大哥,真难得啊,竟然请我打高尔夫球!我愿意,当然愿意,但我不会打啊,要不我去给你当球童吧!”

    秦殊笑了笑:“你想来,就顺便买套球杆过来!”

    他把地址告诉了洛妃雯。

    洛妃雯笑道:“大哥,我马上赶到!”

    秦殊挂了电话,嘴角一笑,他之所以叫洛妃雯来,是觉得在这个情势下让泼辣聪明的洛妃雯搅和一下,肯定会很有意思,简直会有意思极了。

    何凌渊在那边干笑一声:“既然秦总让人买球杆来,咱们就等等吧,反正是内部的高尔夫球赛,时间延后点也无所谓,您说呢,云总经理?”

    云若萧气得咬牙,没有说话,狠狠地把眼睛瞪向云紫茵,生气她不跟自己步调一致,关键时刻竟然站在秦殊那边。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何凌渊忙咳嗽一声,低声在云若萧耳边道:“云总经理,这样更好,紫茵小姐愿意接近秦殊,我那个计划会更容易实施,就怕紫茵小姐和秦殊水火不容,那才麻烦呢!”

    听了这话,云若萧的心情总算好了些,点点头,朗声道:“既然如此,大家就等一下吧!”

    等了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洛妃雯总算赶到,背着一套球杆,匆匆进来。

    众人不觉都看了过去,就见洛妃雯短发爽利,明艳动人,穿着卡通图案的t恤,白色七分裤,脚上是双运动鞋,显得活动可爱又俏丽异常,混合着娇美和青涩,实在让人心动。

    她来得很急,额头上覆着一层细密的汗水,小嘴微张,轻轻喘息着,跑到秦殊面前,问道:“大哥,没耽误时间吧?”

    “没有!”秦殊忙把球杆接过来,心疼道,“雯雯,怎么跑得这么快?不急的,就是来玩的!”

    “这是大哥你的吩咐,我能不急吗?”洛妃雯说着,抬头看了秦殊一眼,轻轻一笑,“大哥,你要是心疼我,就让我靠在你身上喘口气吧!”

    说着,根本不等秦殊回答,就靠在秦殊胸前。

    那边,云紫茵忍不住咬了咬牙,恨恨道:“这个流氓身边美女还真多,每次都能换一个!”

    云若萧也正有这个感慨,秦浅雪就不必说了,这个女孩竟然也这么漂亮,明艳好像璀璨的宝石似的,还这么亲昵地靠在秦殊怀里,怎能不羡煞旁人?他实在看不下去,沉声道:“既然秦总的球杆买到了,咱们就去打球吧!”

    众人都答应一声,往高尔夫球场走去。

    洛妃雯抓着秦殊的手,也跟着众人而去,忽然,她发现云紫茵一边走着,一边偷偷看向这边,不由奇怪,瞪了云紫茵一眼,没好气地说:“看什看,大哥已经有够多女人了,你还是省省吧!”

    “你……”云紫茵气得跺脚,匆匆赶到前面去了。

    到了球场,云若萧转头看了云紫茵一眼,依然对刚才的事有些不岔,说道:“紫茵,你的脚不是扭了吗?怎么还能打球?还是回去休息吧!”

    “我又好了,怎么了?”云紫茵很刁蛮地说。

    云若萧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大家分好组,比赛很快开始,因为是内部组织的比赛,很是随意,没那么激烈的竞争意味,就是来玩的。

    秦殊找个地方坐下,洛妃雯则在他旁边坐下,拿杯饮料放在秦殊面前,笑问道:“大哥,你怎么想着来打高尔夫球啊?不会是故意来泡妞的吧?我看刚才那个偷看你的美女还不错,可以下手的!”

    秦殊苦笑:“雯雯,你就饶了我吧,那女人我可不敢动,也没兴趣!”

    “真的没兴趣?”洛妃雯笑了一下,低声道,“大哥,你要是不愿动感情,只想上她一回,我可以想办法把她弄到酒店里,一定让你好好爽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