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玩笑

    “舒露?你说的是舒露?”对面很吃惊,大概没想到舒露有男朋友了,而且是说话这么土的男朋友,实在不可思议。舒露在人事部,被很多人觊觎、垂涎,接电话这个也不例外,声音顿时酸溜溜的,“你没搞错吧?真是她男朋友?”

    “废话,这还有弄错的?她已经被我占领,你们都别动歪脑筋了!”

    对面男人嘟囔了一句,听起来很郁闷,直接把电话转给了舒露。

    “喂,谁啊?”

    “小老婆,是我!”

    舒露愣了一下,没弄明白是谁。

    “怎么,又在默认吗?”

    “秦殊,是你啊!”舒露脸红了,慌忙看看周围的同事,背过身,压低声音,“有事吗?现在正上班呢!”

    “下班来仓库找我!”

    “什么事?”

    “来了你就知道了,反正不会强~奸你!”

    舒露脸上更红:“那……那好,我下班去找你!”

    舒露放下电话,脸上依然火烧一般,但是秦殊叫她小老婆,她竟然不觉得反感,只是有些脸红心跳。

    “舒露,真是你男朋友吗?”刚才接电话的小伙还有些不甘心,想确认一下。

    舒露想了一下,轻轻“嗯”了一声。

    “怎么这么快?”那人好像被咬了一下,“怎么我们一直没见过?听声音好像很土,你怎么找个那么土的男朋友?咱们办公室帅小伙这么多,你就没有看上的?”

    舒露低着头,没有接话。

    恰好这个时候,严经理走了进来。这个严经理,就是给秦殊面试,被秦殊弄得出丑的那个严青。

    他听了这话,脸色沉了沉,手下有个小萝莉,他岂能没有别的心思,早就想借着职权之便,把舒露变成自己的小三,也学人家时尚一把,自己帅气、高薪,应该魅力很大吧。但没想到,舒露虽然显得柔弱,却没有依附他的意思,多少次明里诱~惑,底下暗示,舒露只做没见,没有丝毫回应。

    严青还以为她在进行思想斗争,其实是半推半就。他准备慢慢攻破这个城堡,没想到刚进门就听到舒露有男朋友,心里顿时失望,很是不爽,咳嗽一声:“舒露,来我办公室一趟!”语气很是不悦。

    舒露愣了一下,忙答应一声,跟着他来到他的办公室。

    严青关上门,落下窗帘,转身坐到椅子上,眼睛看着局促不安的舒露。

    “你交男朋友了?”严青脸色阴郁。

    舒露没有说话,其实舒露自己也稀里糊涂,不知道秦殊算不算是自己的男朋友?秦殊那么说,她也默认了,并不反感,但对秦殊的感觉很奇怪,并没说爱得天昏地暗、海枯石烂什么的,只是想到他的时候,总是心头乱跳,好像喘不过气来,这是爱吗?

    从高中被偷窥那件事后,她对男人就有种本能地逃避,小心地保护自己的身体和心灵,甚至有些厌恶男人,在心底和任何男人都会划出一个冷漠的空间。秦殊是第一个强行闯过这个冷漠空间,接触她心灵的男人。但她并不了解秦殊,觉得很神秘,还不算是爱吧,但秦殊说她是女朋友,小老婆,她心里是愿意的,秦殊虽然坏,但是能给她很大的安全感,而且并没欺负她,虽然他有大把欺负自己的机会。如果她以后会爱上一个男人,爱得死去活来,不能自已,那肯定就是秦殊了。

    犹豫一下,舒露点头,“嗯”了一声。

    果然如此!严青有种异样的气怒,一直以为舒露是自己的掌中之物,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没想到煮熟的鸭子真要飞了,哪里杀出的程咬金,竟然把舒露劫走了?

    ps:昨天收藏1+,多谢各位兄弟,今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