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陶醉

    看着秦殊一脸的苦恼和郁闷,秦浅雪自然不能不闻不问,但这事实在为难:“我是你姐姐,又不是她,怎么和你练习?”听那语气,似乎有些松动。

    “但你也是漂亮的女孩啊,你帮我适应那种感觉就行!我就把姐姐你想象成她,然后你来亲我!”

    “只是亲你的脸吗?”秦浅雪芳心乱跳不停,手里都是汗。

    “是啊!不难吧!”

    秦浅雪犹豫再三,终于点头:“那……那好吧,不过就一次!”

    秦殊心里暗自得意:“好啊,就一次!多谢姐姐了,你对我真好!”

    “我当然对你好了!”

    秦浅雪慢慢走近秦殊,沁人的香气扑面而来,淡雅的气质让人心醉。

    走到秦殊身边,看着秦殊高大俊朗的样子,秦浅雪脸色又红,咬着嘴唇,总觉得这种气氛太暧~昧,不是属于姐弟间该有的气氛,鼓了半天勇气,总是不行:“秦殊,你放过姐姐吧,你现在已经是大人了,姐姐实在做不到!”

    “姐姐,不过是亲一下而已,人家外国人见面就亲呢!”秦殊变得有些生气似的,“你刚才还说我是你最重要的人,为我做这点事情都不行吗?”

    听了这话,秦浅雪终于下定决心,抿了抿嘴,双手搭上秦殊肩头,踮起脚尖,飞快就向秦殊脸上亲来,她想赶紧亲完,赶紧了事。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秦殊竟然猛地转头,本要亲脸颊的樱唇,一下亲到他的嘴上。温热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秦浅雪吓得连忙撤开,他竟然亲了自己弟弟的嘴,一时间心脏咚咚乱跳,羞得难以自抑,捂着脸,飞快跑回了自己房间。

    秦殊微微笑着,眼中有奸计得逞的得意,轻轻舔了舔嘴唇,那香软清新真是无与伦比。拿起可乐,咕咚咚喝完,走到秦浅雪房间外面,侧耳听了听,里面没有丝毫动静,试了一下,门锁也锁上了。

    他不由有些担心,秦浅雪不会想不开吧,忙喊道:“姐姐,你还好吧?都是我太紧张了,所以出了意外!”

    里面没有回应。

    秦殊越发担心,喊道:“姐姐,你再不说话,我就撞开门了!”

    “秦殊,姐姐……姐姐累了,你早点睡觉吧!”声音有些颤动,是那种情绪激动的颤抖。

    “你真的没事?那明天还帮我练习吗?你亲完就跑,弄得我更紧张了,好像我又做错了似的!我觉得可能要得被亲恐惧症了!”秦殊是在试探秦浅雪的反应,如果默不作声,那就百分之五十生自己的气了,如果大声斥责,表现地极为厌恶,那就是百分之百生气了。

    “那个……明天……明天再说吧!”

    这个回答简直出乎秦殊意料之外,差点欢呼起来。这个回答暗含的意思不是说明天还可以继续吗?不管是处于对弟弟的疼爱,还是别的,秦浅雪这个回答让秦殊激动不已,他在外面兴奋地挥了挥拳头,声音却没丝毫兴奋,咳嗽一声:“姐姐,还有个事!”

    “你说……”

    “那个,我明天能不能借你的车用一下?”

    “你会开车?”秦浅雪的声音很惊讶,确实,秦殊都说在小山村长大了,会开车实在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