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救命稻草

    秦殊轻轻揽着舒露的纤腰,他始终感激舒露在公交车上的帮助,心里软软的:“你先站到一边去,看我怎么教训这几个混蛋!”

    “你……你小心!”舒露看到对面凶神恶煞似的四人,就觉胆战心惊,双手紧紧捂着衬衣,一是因为衣服坏了,要遮住胸前的春~光,二是因为太过担心,真怕秦殊会被他们打伤。

    “上!先摆平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

    四人一起冲上来。

    秦殊冷笑,抬起一脚,先踹倒一个,然后左手直拳,又一个惨呼倒地。猛地侧身,躲过飞来的一脚,顺手一推,单脚着地的家伙就飞了出去。只有最后一个,终于在混乱中一拳打在秦殊脸上,吓得舒露惊呼一声,心脏差点跳出来。

    秦殊转头,面无表情地看向那人。

    那人愣了,感觉自己这拳好像完全没有效果,恍神的功夫,秦殊低头,砰得一声撞在他的脑袋上,他眼前一黑,也重重倒地。

    “小心!”舒露大声喊着。

    秦殊转身,原来被自己推出去那家伙不知从哪里摸块砖头,狠狠向自己脑袋砸来。

    握拳,抬手,秦殊的速度比他快了一倍不止,砰得一声,那家伙觉得手中一轻,低头看去,砖头竟被捣碎,手里只剩半截,顿时吓得脸都白了,不由自主向后退去。

    “还打吗?”秦殊淡淡地问。

    “不……不打了!”

    秦殊扫了一眼,其他四个都在地上躺着,根本不用问了,于是转身对舒露招招手。

    舒露愣了一下,这才匆忙跑到秦殊身边,依然很害怕,紧紧抱着他的胳膊。

    秦殊指了指舒露:“这是我女朋友!”

    那人怔怔地点头。

    秦殊冷冷一笑:“下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那人咕咚咽了口唾沫,连连摇头:“没有下次,没有下次……”

    秦殊哼了一声,拉着舒露,转身傲然离开。

    “记住了,如果被欺负,就向你信任的人求助!”秦殊对舒露今晚的表现还是满意的,至少她敢反抗,会求助了。

    “知……知道了!”舒露紧紧抓住秦殊的衣袖,抓得紧紧的,好像溺水之人抓住的救命稻草,怎么都不肯松手。

    终于来到舒露的住处,是一个老旧楼房五层的阁楼,地方不大,一室一厅,不过收拾地很整洁,还有个书柜,摆满医学方面的书,秦殊看到,不由奇怪,随口问:“做人事的还要懂医术吗?”

    舒露换完衣服,正端杯水递过来,神色中的紧张和害怕渐渐消失,穿个卡通的小t恤,浅蓝色七分裤,身材更加纤瘦,脸色也越发显得清纯,对比职业装的时候,萝莉气息更浓:“这是我自学的,我妈妈病了,又没钱给她请专业护理,就一直看看这方面的书,希望能找出对妈妈病情最好的调理方法!”

    “你的专业是什么?”

    “哦,人力资源管理!”

    “那你能看懂?”

    舒露显得有些局促,摇摇头:“我太笨,看不大懂,所以都背下来了!”

    噗,秦殊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水,一下吐了出来:“你……你刚才说什么?”

    “我……”舒露不知秦殊怎么有这么大的反应,“我都背下来了啊!”

    “这么多书吗?”秦殊的手指划过书架上几十本医书。

    舒露点头:“是啊,并不太难记!”

    秦殊嘴角抽搐几下:“不难记?我没听错吧?你的记忆力这么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