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穿花蝴蝶

    在巷子外面的肖菱听到这话,忙把葵花籽收起来,就要来救柳依梦,因为再不救就来不及了。

    她能看出秦殊对柳依梦的喜爱,所以,虽然跟踪柳依梦,对柳依梦保持着警惕,但在秦殊真的厌弃柳依梦之前,还是会保护柳依梦的,谁知道秦殊以后会不会把柳依梦也收作老婆呢?想到这些,肯定不能让她在这里失了身子。

    肖菱就要冲出去,但看向巷子里时,却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就见柳依梦穿花蝴蝶般在那几个大汉中游走,不一会功夫,那几个大汉就纷纷倒地,再也站不起来。

    肖菱震惊不已,因为巷子里光线很暗,她实在没看清柳依梦是怎么做到的。但这么短时间就能撂倒这么多大汉,如果站在巷子里的是曼秋嫣,她不会有丝毫吃惊,肖菱自己也可以做到,但那是柳依梦呢,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她是怎么做到的?难道她也是个高手?

    肖菱一阵激动,忙又退回去,她发现,这次跟踪柳依梦,还真是收获不小!

    那边,柳依梦扫了一眼地上那些痛苦呻吟的大汉,目光随之转移到了何凌渊身上。

    何凌渊正目瞪口呆,满脸惊骇,看来他先前也不知道柳依梦有这样的身手。

    “何凌渊,还有什么后招吗?”柳依梦脸色依然沉静,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好像她根本没动手撂倒这么多大汉似的。

    何凌渊咽了口唾沫,惊恐地看着柳依梦,怔怔地摇摇头。

    “那好,那就该你了!”柳依梦身形一动,来到何凌渊身前,秀发飞舞中,抬手就往何凌渊脸上打了一巴掌。

    打完一巴掌之后,跟着又是一巴掌,紧接着再次一巴掌。

    何凌渊被打得半边脸都肿起来,却没敢反抗,反而一下在柳依梦面前跪了下来,哀求道:“大小姐,您……您怎么打我都可以,求您千万别把今晚我要侮辱您的事告诉董事长,不然,他肯定会收回我的股份!”

    柳依梦冷冷地看着他:“何凌渊,你竟然要对我做出那种事,不但无耻,简直让人恶心!”

    “对,大小姐,我……我确实让人恶心,求您千万不要告诉董事长,我在韵箫集团有这样的地位有这么多的股份实在不容易,都是我用辛苦和汗水换来的,求您千万不要给我夺走!”何凌渊说着,抓住柳依梦的胳膊,竟然痛哭起来。

    柳依梦冷冷地甩掉他的手,沉吟了一下,说:“我可以放过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两件事!”

    “可以,可以!”何凌渊听说柳依梦要放过他,高兴极了,连忙道,“您尽管说,要我做什么,别说两件,十件百件都可以!”

    他手里的股份价值几百亿,如果被夺走,简直就像夺走他的性命般。只要能保住那些股份,当然什么都愿意做。

    柳依梦哼了一声:“不用多,你能做好我说的这两件事就足够了!第一件事,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出现,你让我觉得恶心,我不想见到你……”

    “可以!”何凌渊忙点头。

    柳依梦说:“另外,不要再对我有任何非分之想,下次再敢打我的主意,我一定让你后悔莫及!”

    “是,是,不敢了!”

    “还有,把我那张照片还给我,我听爸爸说了,他相册里丢了一张我高中时候的照片,应该是你看到之后顺手给偷去了!”

    何凌渊干笑一声:“没……没有!”

    柳依梦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你觉得这种谎话我能相信吗?现在马上还给我,我不会再说第三遍!”

    何凌渊咬咬牙,犹豫一下,还是从钱包里拿出一张有些发旧的照片,双手交给柳依梦。

    柳依梦皱眉看了一眼,收了起来,道:“前面说的就是第一件事!”

    “那……那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你不是云若萧的人吗?他现在针对秦殊,你要确保他不会做出对秦殊造成伤害的事情!”

    “这……”何凌渊干笑着,“这个实在有些强人所难,我毕竟只是云总经理的下属,没法干涉到他的行为!”

    “是吗?”柳依梦双眸含冰,冷笑起来,“这么说,你是做不到了?”

    “我……我……我能做到!”何凌渊被她看得实在有些心寒,迅速改口。

    柳依梦道:“如果秦殊因为云若萧而受到任何伤害,我都会把帐算在你身上!”

    “是,是!”

    柳依梦见他都答应了,看了看他,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何凌渊看着她的背影,忽然道:“大小姐,您……您怎么会有这样的身手?”

    柳依梦微微停住脚步,冷冷道:“如果我不是有这样的身手,谁来保护我?谁来保护我妈妈?难道指望那个随时会抛弃我们的人吗?”

    说完,就走出了小巷。

    小巷外面的角落,肖菱静静地站在那里,目光跟随着柳依梦,一直看她进了秋水明苑,这才收回目光,喃喃道:“真没想到这女人对小哥哥倒很关心,现在对她还真是有了些好感!”

    而在小巷里面,何凌渊爬起身来,使劲攥了攥拳头。

    ……

    秦殊和云紫茗到商场买了衣服之后,两人就来到云紫茗家。

    到了那里,按了门铃。

    是云紫茗的妈妈开的门,看到云紫茗,不由大喜:“紫茗,你怎么回来了?”

    又看到秦殊,微微惊讶,“秦殊,你也来了?”

    秦殊点头:“是啊,来看看叔叔阿姨,不过有些晚,没打扰你们吧?”

    “没有,没有!快进来吧!”云母忙让两人进来。

    秦殊和云紫茗来到客厅,恰巧云父从书房出来,看到他们,不由满脸惊喜:“紫茗,秦殊,你们来了?”

    秦殊点头笑道:“是啊,好久没来,叔叔您都挺好的吧?”

    “挺好!”云父笑起来,“早就想让紫茗请你来家里坐坐,向你道谢,但紫茗说你现在是haz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忙得很,没空来,只能作罢,没想到你现在竟然来了。秦殊,你真的很让人惊叹,这么短时间就成了haz集团的总经理,简直不可思议,如果不是紫茗告诉我的,换做任何别人,我都不会相信,肯定觉得对方在说疯话!”

    确实,上次来的时候,秦殊还只是影视传媒分部经理,现在却成了总经理,中间相隔时间这么短,怎能不让人吃惊?

    秦殊笑了笑:“叔叔,您真是过奖了!紫茗也很厉害啊,这么快就做了证券投资分部经理,那是我们公司举足轻重的职位呢,很多时候我都要看紫茗的脸色,她一跺脚,我就会跟着哆嗦两下!”

    听了这话,云紫茗不由“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云父也不觉莞尔,笑道:“我还听紫茗说了,她能做证券投资分部经理,也全是你的提携,再加上你还给她哥哥嫂子买了套房子,并且是在她嫂子对你那么刻薄的情况下,我真的要对你说声谢谢,并且真的很赞赏你的气度!”

    秦殊摇头:“叔叔,您太客气了!如果这么说的话,紫茗帮我的就太多了,我就算对她说一天一夜的谢谢都不够,所以,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好,好!”云父笑道,“快坐下吧!紫茗把沙发也给换了,现在的沙发很舒服,我坐到上面都不愿起来!”

    秦殊点头,和云紫茗并肩坐下。

    云母很快倒了茶来,她现在对秦殊的态度也是大为改观,笑着说:“秦殊,以后有空常来家里坐坐,陪你叔叔说说话,他呀,最喜欢和年轻人说话,说你们有朝气有活力,明显是觉得我老了,都不愿和我说话了!”

    秦殊笑了一下:“阿姨,怎么会?您和叔叔在一起这么多年,早就心意相通,哪里还需要说话,直接可以用心灵沟通的!”

    云父禁不住大笑:“秦殊,你这个嘴巴啊,和第一次来的时候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

    秦殊笑着说:“这都是我勤加练习的结果,如果我连话都不会说,怎么配得上紫茗?紫茗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必须每天都说些让她开心的话,不然真怕她被别人抢走了!”

    云紫茗听了,脸色微红,轻轻道:“有了你,谁还能抢走我啊?”

    云父不由咳嗽一声:“你们如果要说什么甜言蜜语,可以选个别的地方,我现在在这里呢!”

    云紫茗越发脸红,眼睛微转,问道:“爸爸,秦殊总说我的名字好听,您当初是怎么想起给我取这个名字的?”

    她问得足够巧妙,一点都听不出她的真正意图。

    云父本来笑吟吟的,听了她这话,却脸色微变,忍不住转头看了云母一眼。

    秦殊从云紫茗问出那话开始,就认真观察着云父的反应,所以自然都注意到了。

    云母笑道:“你看我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给紫茗取了这么个名字!记得给紫茗取名的时候,我还问过你,当时你吞吞吐吐的,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正好现在秦殊也在,你就说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