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7】请求联姻?!(高潮)

    抽她?

    谁敢啊。

    估计手还没有伸过去,就被帝弑天一掌拍飞了。

    不过,能拜托她别那么淡定吗。

    太打击了有木有?

    就在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打破了这压抑的气氛。

    “天泽君王,朕愿意用十座城池交换,请求与贵国联姻,恳请小公主下嫁!”

    ……

    彭!彭!彭!

    了解实情的一众人栽倒一片,白天首当其冲。

    脚下一崴,直接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我滴娘呦,他刚才听到了什么。

    联姻!

    还…还请求小公主下嫁!

    这话他听了汗流浃背,完全没有勇气去看他们王上的脸色。

    上帝啊,原来这年头真有不怕死的。

    白天双手合十,在心里不禁替这位仁兄祈祷。

    希望他走出去的时候,还能有一口气在…

    开口的是东陵国国君,东方战。

    一身战袍,寒光熠熠。冷硬的线条,勾勒出周身的霸气。

    剑眉星目,威风凛凛。

    东方战这个人,倒是算得上一位明君。

    只是有勇无谋,在别人看来,其实他更适合做一名将军,去行军打仗。

    就在东方战话音落下的瞬间,又有几道声音同时响起。

    “朕也愿意与天泽联姻!”

    “本王也愿意。”

    “还有孤王!”

    ……

    此刻,白天已经早不到词语来形容他那复杂而又绝望的心情了。

    老天爷啊,您开开眼吧。

    一会儿王上发火的时候,千万不要连累他这个无辜者。

    他对他们家王后,可是一丁点儿想法都没有啊!

    都是那些人找死,呜呜呜…

    随着请求联姻的人数增多,整个校场的温度越来越低。

    艾玛,原来她的行情这么好啊。

    十座城池!

    要不和天天商量一下?

    某灵一回头,就对上了一双毫无温度的眸。

    冷!

    彻骨的冷。

    某灵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

    艾玛,心肝儿都颤了。

    伸手,摸了摸自个儿那小嫩脖子。

    为了她的小命,还是别开这个玩笑了。

    不然,会被醋淹死的。

    似乎连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让众人感觉呼吸一滞。

    四周都弥漫着冷气。

    不对,确切一点儿,应该是杀气。

    来自幽冥地狱的杀气!

    要是这会儿能飘来些雨点儿,估计瞬间转化成冰雹!

    不知道为毛,此刻站出来求亲的,都感觉周身凉飕飕的。

    还有些,有些毛骨悚然!

    “矮油,银家还小呢,不想嫁银。况且,爹地也舍不得银家呢。”

    为了不让状况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灵儿率先开了口。

    她丝毫不怀疑,帝弑天随时会把站出来这些一掌拍飞了。

    不过,她清楚不能。

    不能因为她一个人,将所有国君都得罪。

    适才杀了南陵皇,是师出有名,已经是各国能够的承受的极限了。

    如果再得罪几个,估计他们还没有回到天泽境内,就被群起而攻了!

    她可不想咸亨为第二个高圆圆。

    伸手,握住帝弑天紧缩的拳头。然后一点点的掰开,十指纠缠。

    【天天,淡定。】

    【人家只是提出请求,你只能拒绝,不能出手。】

    虽然灵儿这些话是在心里说的,可是帝弑天依旧明白。

    “小公主,朕知道你年龄尚小,孤愿意等。你放心,只要你愿意到朕身边,朕愿意立即册封你为皇后。”

    “小公主,朕的后位也留给你。”

    “小公主,你若是觉得朕年纪大,那你可以嫁给朕的皇子啊。”

    ……

    灵儿满头黑线。

    嫌弃老子老,可以嫁给儿子。

    感情他们就是一堆白菜,她看重中个了,随便选…

    察觉到身后的寒气越来越重,灵儿此刻一个头两个大啊。

    上帝啊,您行行好,下道雷把他们收了吧,别再祸害我了。

    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吗。

    不过——上帝此刻好像挺忙的,根本没空搭理她。

    “天泽君王,只要您能答应,您要什么朕都允了!”

    孤要你的命!

    该死的。

    别误会,这两句不是帝弑天说的。

    而是某灵自己从那双寒眸中,自个儿翻译出来的。

    风在吼,马在啸,心肝儿依旧在狂颤。

    就在众人目光热切,情感真诚的期望之下,正主儿终于发话了。

    “她是孤的!”

    四个字!

    简洁,果断,霸气,冷!

    当然,这话意稍有些引人遐想,大家可以忽略一下。

    不过,咱们忽略了,有人可是听出了歧义。

    她是孤的?

    为毛这句回答赶脚很那啥那啥,是他们想多了吗…

    这亮闪闪的四个字,让灵儿也差点儿咬了舌头。

    这位爷说话真直接,弯儿都不带拐的。

    “咳咳咳,那啥,爹爹的意思是,因为银家刚刚回到爹爹身边,所以爹爹怕银家被抢走,所以才那样激动的,大家懂?”

    灵儿立刻一脸笑意的解释道,话落,还很有深意的挑了挑眉。

    听她的解释,倒是挺有道理的。

    不过,如果搭配上最后那个挑眉的动作,他们不往歪里想都难了。

    ……

    “君王,只要您能答应,再过几年让小公主嫁过来也成啊。”

    “对啊,对啊,只要您能答应…”

    话音还没落下,只听轰的一声。

    原本摆放在校场中央的重型香炉,径直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这一下,四周再次寂静了。

    威胁!

    无声的威胁!

    谁他妈的再敢多说一句,那个香炉就是下场!

    众位帝王看着那支离破碎的香炉,不禁后怕的吞了一口口水。

    他们只顾着争抢这小公主,怎么忘了,她的父皇可是帝弑天。

    天和大陆上,鼎鼎有名的铁血战神!

    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只要帝弑天有一丝不愿意,他们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咳咳,那个,朕反复的想了想,小公主如今确实年纪尚小,不适宜谈婚论嫁,所以,还是过几年以后再谈吧。”白国皇帝摸了摸鼻子,一脸尴尬的退回了座位之上。

    那速度之快,就好像,有野兽在后面追他一般。

    “本王也认为如此。”紧接着,南陵王爷也退了下去。

    最后,就剩下了东陵皇一人。

    抬头拱手,本想再说些什么,被他们的丞相硬生生的拖了下去。

    “喂喂,朕还没说完呢…”

    说个毛线,再说下去命没了!

    丞相诸葛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在心里吐槽。

    这个帝王什么都好,就是不懂得察言观色,不懂得揣摩人心。

    哎!

    没看见天泽君王那张脸,已经快赛过黑炭了吗!

    看着众人都退下去了,灵儿总算松了一口气。

    偶滴娘呦,这场风波总算是过去了。

    只是她万万想不到,今天的事儿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引发风暴。

    第二轮比试,胜出的分别是天泽和大月。

    所以,顺理成章的,最后一关,对上了倭寇。

    近江牧野,长得倒是不赖。

    唇红齿白,容貌俊逸。

    搭配上他们特制的和服,优雅,xìng gǎn,活脱脱一只穿了rén pí的狐狸。

    两字——漂亮。

    只是脸上那抹浅笑,让灵儿看了很不爽。

    许是因为在现代太讨厌rì běn人吧,所以看见未进化的倭寇也很不顺眼。

    近江牧野眉眼轻抬,径直对上了那双恍如紫水晶的眸色。

    xìng gǎn的薄唇上扬,妩媚一笑。

    真的是很妩媚,这个近江牧野的样貌,不同于帝弑天的刚毅,霸气,也不同于君流风的邪魅。放荡,而是一种阴柔。

    男女不辩的阴柔!

    灵儿不禁想象,若是这厮穿上女装,一定是倾国倾城。

    就在灵儿思索之际,一道寒光突然袭来。

    恍如上好的宝剑,只听“噗嗤”一声,径直将她与近江牧野的目光碰撞斩断。

    没有丝毫的犹豫,那叫一个干脆利索。

    感觉到身后的寒气,某灵嘴角隐隐抽了抽。

    哎,她似乎又忘了。

    有一个进口大醋桶呆在她身边!

    ……

    伸手,无力的扶额,而后乖乖的垂下了视线。

    不知道为毛,她越来越见不得这男人生气了。

    每次这厮生气,她的心里就感觉闷闷的,很不爽。

    近江牧野一双狭长的凤眸在他们两人之间游移片刻,墨瞳中闪过一抹流光。

    随即上前一步,走到赛场之中,双手一拍,两名大月兵士立刻抬着一个状似柜子的东西走了上来。

    “本皇的问题实际上很简单,只要天泽有人能够说出此物的用途即可。”

    大手一扬,红绸掉落,一个构造奇特的东西出现在众人眼中。

    长约一米五,宽约半米,全身主要材料是黄金,朝着帝弑天的一面,用有机玻璃遮掩。

    “这不是摆钟吗。”近江牧野的话音一落,一个稚嫩的童生响起。

    音调不大,却足以让每个人听清楚。

    我擦,这小rì běn真够牛逼的,这个时代金融发明了摆钟!

    可是不对啊,看近江牧野的眼神,他似乎也不太清楚这玩意是做什么用的。

    况且,据书上记载,最先发明钟表的地方应该是德国。

    莫非,这片大陆上,还存在着他们不知道的国家?

    “摆钟?摆钟是什么!”近江牧野眸光微敛,继续问道。

    “摆钟啊,摆钟就是一种计时的机械。你是从哪里得到这玩意的?”

    要是这个大陆真有德国,那么是不是表示,也可能存在军火。

    比如,她最钟爱的,shǒu qiāng。

    如果找到这个国家,她是不是就能制造出军火…

    近江牧野勾唇浅笑,一脸真诚的说道:“不瞒小公主,这个物件儿,是牧野意出海拣到的。所以,它出自哪里,牧野着实不清楚。既然小公主识的此物,可否为牧野解惑?”

    灵儿抿嘴一笑,挣扎着从帝弑天怀里站到地上。

    “天天,我去那边一下,你等着哦,乖!”

    ……

    帝弑天原本冰冷的嘴角,在听到那个“乖”以后,不自觉的抽了抽。

    这丫头,越来越坏了!

    知道她靠近那个男人,他会生气,所以故意这样逗他。

    真是拿她没办法…

    随即,点了点头。

    金色的小裙子随着灵儿的走动上下起伏着,裙身勾勒的凤凰图案沐浴在阳光下仿佛活了起来,展翅欲飞。

    小小的身子在摆钟前方站定,白如藕生的小手在摆钟上面摩挲着。

    这个时代,应该没有电源。

    所以,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摆钟应该是发条式的。

    不出片刻,果然找到了开关。

    紫眸中闪动着狡黠,而后将发条扭动了几圈后,原本静止的钟摆开始左右摇晃。

    “动了!”

    “动了!那玩意动了!”

    “好神奇啊,竟然会自己摆动,就是因为会摆动,所以叫摆钟吗?”

    “不过,比起这个来,还是小公主更厉害。”

    “是啊,是啊,小公主简直就是文曲星下凡,先是智斗南陵,而后秒解九连扣,最后,竟然认识这么稀奇古怪的玩意,而且还能让它动起来!”

    “小公主一定是天神下凡,不然怎么会那般聪慧呢。”

    ……

    原本该感叹钟摆的众人,没几分钟,就再度将焦点移到了灵儿身上。

    灵儿怕是怎么都不会想到,这场答辩大会,变相的成为了她的扬名会。

    此刻,就连近江牧野看灵儿的眼神都变了。

    “上面这些呢,就是时间。这上面,将一天划分成了十二个小时。这里是一天的起始,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子时。等这个时针移动到这个位置的时候,一天就刚好过完了。不信的话,你们明天这个时刻再来看这个摆钟,时针还会刚好停在这个位置。”

    毕竟灵儿的灵魂来自现代,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古代,能见到一件有关于现代的机械,她倍感亲切啊。

    所以介绍的相当认真,自始至终,眉眼含笑。

    “怎么样,近江牧野,对银家滴讲解满意否?”介绍完毕之后,灵儿笑颜如花的抬头,一脸玩味的问道。

    还是第一次,第一次见到这么灵巧的小孩。

    如果说,适才他只是对灵儿有些好奇的话,那么此刻,他已经完全被这个三岁的小女孩吸引了。

    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帝弑天会那么的在意她。

    因为——她确实有资本!

    “满意,相当满意,牧野输的心服口服。”随后,还伸出双手,满脸笑容的给灵儿鼓了掌。

    “天泽君王能拥有小公主这般的可人儿,真是一大幸事。”

    语气怪异,听不出是赞扬,羡慕,还是别有深意。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对于大月这个国家,灵儿都是打心眼里的讨厌。

    他不提天天她还差点忘了,这丫的上次用大月语言写了一封信给天天,害的天天愁眉深锁了好几天。

    该死的倭寇!

    这场比赛,因为灵儿的杰出表现,天泽大获全胜。

    凤血嫣作为此次比赛的裁判,刚要宣布天泽获胜时,灵儿突然诡异一笑,而后淡淡的说了一句:“那个近江牧野,银家问你一个问题,你应该不介意吧。”

    “自然可以,小公主请问。”

    经过这场比赛,八国的人没一个不喜欢灵儿的。

    当然,近江牧野也不例外。

    能有机会和这位聪明绝顶的小公主交流,他自然很是乐意。

    清风一吹,她身上穿着的黑色和服被撩动,胸膛若隐若现。

    他的肌肤,比起一般的男子,要更加白皙一些。

    此情此景,那怎是一个撩人了得!

    不过可惜,某灵除了帝弑天以外,对其他男人的美貌都免疫了。

    如果有什么,也只是很纯粹的欣赏,绝无其他。

    不过,这一幕落在帝弑天眼里,可就大不相同了。

    适才还冰天雪地的眉眼间,立刻燃起了怒火。

    该死的男人!竟敢勾引他的小东西!

    这位爷醋劲有些大,不过大的挺可爱的。

    如果某灵知道帝弑天此刻的心里,她一定会这么说。

    “其实爷不是什么很难的问题,就是一个脑筋急转弯。”灵儿挑眉巧笑,一双好看的紫眸眯成了月牙状。

    总而言之就两字——可爱。

    近江牧野虽然算计心里很重,不过面对着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他真心阴谋不起来。

    “恩,牧野虽然不及小公主聪慧,不过,应该也不是笨蛋,小公主问吧。”

    一抬手,把玩起一缕长发,搭配着那身xìng gǎn的和服,那叫一个yòu huò。

    讲到这里,不得不说一句,帝弑天真相了。

    近江牧野如此的“卖弄风骚”,目的,就是为了勾引咱家灵儿。

    近江牧野在大月,也会说出了名的美男子,所以对他的容貌,他很有信心。

    只可惜,咱家灵儿完全不上钩!

    其实说实话,上钩?

    她不敢…

    估计多看两眼,一会儿下去,天天那边儿都不好交代!

    让她家天天生气伤心的事儿,她坚决不干。

    艾玛,什么时候天天在她心里已经变得这般重要了,她都没有发现!

    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咳咳,小公主。”察觉灵儿走神了,近江牧野轻咳了两声。

    他这样一个美男子在身边,她都能失神,这真不是一般的打击。

    莫非,他的美色对三岁的小měi nǚ没有杀伤力?

    ……

    灵儿完全不知道,她的一个失神,还能让近江自艾自怨,想如此之多。

    差一点儿都要怀疑人生了!

    “呵呵…”某灵顺利回神,尴尬的笑笑,樱色的唇瓣上下翻动,吐出一句话:“世界上的猪死光了,猜一首歌名!”

    “……”这是什么问题。

    歌名和猪有什么关系?

    此刻,不仅仅是近江牧野,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住了。

    在灵儿问题落下的瞬间,众人脑门后,很整齐,很统一的,齐刷刷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世界上的猪死光了?

    歌名?

    绞尽脑汁,费尽心思,各种联想之后!

    还是猜不出来!

    ……

    这究竟是什么问题啊,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本来他们还想着,通过回答小公主的问题,然后让小公主对他们刮目相看,答应嫁过来。

    结果——没有结果!

    静,死一般的寂静,整个赛场针落可闻。

    所有人都保持着同一个表情:眉心紧凑,深思中。

    脸上还明显的写着——偶在思考,请勿打扰。

    灵儿这个问题,可是将众人都难住了。

    尤其是适才还自信满满的近江牧野,此刻那叫一个急啊。

    本来还想露两手来着,谁曾想,难到了死胡同里。

    世界上的猪都死光了?

    这问题奇怪,估计dá àn更奇怪,叫他如何猜…

    云朵飘散,天色清明,一刻钟很快就过去了。

    然而,整个赛场之上,依旧是寂静一片,没有一个人猜出来dá àn。

    就连帝弑天,都锁着眉头,做思考状。

    虽然早就意料到这小东西出的题一定不会容易,只是没想到,竟然如此难猜!

    不是他们愚笨,而是他们根本不知道,猜测这个问题,要宠哪一方面下手考虑,总不能考虑猪吧…

    倏尔,画面转换。

    众人脑海中,不禁漂浮出这样一幅画面。

    ——一只白白嫩嫩的小猪崽儿,高举着蹄子,对他们微笑。

    灵动的眉眼,左右飘逸,扫过众人的脸。

    除了灵儿自己以外,全场上下,所有人都面露凝色。

    灵儿偷笑,心里那叫一个爽啊!

    这会儿,她突然发现,穿越古代其实挺好的。

    知道的永远比比人多。

    那感觉,该怎么说呢。

    总结起来就三个字儿——我骄傲!

    最终,都要接近晌午了,那个dá àn依旧没有被谁提出来。

    连错误的dá àn都没有,持续的寂静中。

    ……

    这下,换灵儿囧了。

    特么的,怎么还不猜,姑奶奶斗饿了!

    想罢,委屈的撇撇嘴,然后一脸可怜兮兮的望向龙椅上的帝弑天。

    紫眸一动不动,恍如上好的紫水晶,就那样望着,一句话都没说。

    可是帝弑天却明白这小东西的意思。

    想必是饿了。

    剑眉一抬,一双寒目扫过整个赛场,恍如激光一般,让众人立刻回过神来。

    凤血嫣是个聪慧的人儿,看看天色,立刻就反应过来。

    上前两步,随即一脸和善的说道:“小公主,各位君王,这会儿已经晌午了。比赛了半日,想必各位也饿了。不如,咱们先移驾御食殿,一边儿用膳,一边思考问题。”

    话音一落,凤血嫣盈盈一拜,金色的凤袍在空中划出一抹高雅的弧度。

    “不知道各位君王,意下如何?”

    虽说这次天启是主儿,可是这些客人都不一般。

    尤其,还有一位惹不得的天泽君王,更加怠慢不得。

    所以,即使她贵为皇后,也的询问一下,在座众位的意思。

    这是大国的礼貌,也是最好的待客之道!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同意。

    甚至,都有些感激凤血嫣。

    要不是凤血嫣提出先吃饭,他们此刻还沉浸在想不dá àn的忧伤里。

    这去吃饭,不仅能缓和气氛,还能为他们想问题争取到时间。

    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凤皇后说的在理,我们这些大人饿的,我们的小公主可饿不得。”

    “我们家小公主正在长身体呢,自然饿不得。”

    “对对,赶紧去准备御膳,我们小公主用了一上午脑子,一定要好好儿的补补!”

    ……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每一句都离不开小公主。

    当然,其实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们那句:“我们家小公主”或者“我们的小公主”。

    灵儿嘴角抽搐,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多出这么多家人了。

    至于帝弑天,那一张脸今儿个似乎就没白过。

    什么叫“只有更黑,没有最黑”,看帝弑天的脸色就知道了。

    灵儿知道,天天已经生气到了濒临爆发的界点。

    所以,为了杜绝火山喷发,为了挽救全人类的幸福,她决定舍生取义,纵身跳进火山口里。

    “小东西,这会儿才知道回来,孤很生气!”

    看着扑进他怀里的小人儿,帝弑天冰冻三尺的寒冷,顿时消散了大半儿。

    这话听起来好像挺生气的,不过灵儿知道,这个男人对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永远硬不起来!

    小手一伸,动作熟练的勾住了帝弑天的脖子。

    一张白嫩嫩的小脸,在帝弑天颈间蹭了蹭,就好像一只小猫咪一般。

    那种触感软软的,还有些痒痒。

    不过,他喜欢。

    “天天不生气,天天不生气,偶知道错了,偶晚上回去面壁思过,跪搓衣板,上小皮鞭…”越说道最后,灵儿越感觉怪怪的。

    这些工具,为嘛说起来这样顺口呢。

    倏尔眸光一凝,好像想到了什么,小脸顿时红了个透彻。

    不知道何时,帝弑天已经抬起头来。

    察觉到灵儿脸色绯红,眸中疑惑顿现。

    伸手,轻轻的摩挲着那红彤彤,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的小脸。

    “小东西,怎么了,脸这么红?”莫非是发烧了?

    大手游移,从脸颊转到了额头上。

    冰冰凉凉的,没有发热的症状。

    帝弑天这不问还好,一问,脸色顿时由水蜜桃升级成了猴屁股——红了个彻底!

    “小东西,你没事吧!”

    帝弑天神情一凝,面色担忧,连说话的语气,都染上了焦灼的味道。

    灵儿在帝弑天心里的重量,与日俱增。

    如今,究竟增长到多重了,没人知道。

    不过,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天天,偶没事儿,就是肚子饿了。”声音弱弱的说着,一张脸埋到了帝弑天的颈间。

    嘤嘤嘤,丢人死了。

    ——

    御食殿

    花团锦簇,美酒飘香。

    白玉铺地,明珠耀眼。

    整个御食殿的构造,高端大气上档次。

    一双紫眸进来的一瞬间,就开始闪光了。

    艾玛,看来这天启国也挺有钱的。

    看这御食殿的摆设,都是宝贝啊。

    想到这里,忽然回忆起适才貌似天启也跟她求婚来着。

    如果天启银子真的很多的话,也不是不能商量吗!

    然而某灵的思维还不曾落下,一道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孤的银子比谁都多!”

    “……”

    这丫的会读心术啊,连她想啥都知道,太恐怖了有木有。

    其实,帝弑天真不会什么读心术。

    他之所以能够猜到灵儿的想法,是因为实在是太了解她了。

    就那财迷的性子,保不准儿哪天连他都能卖了换成银子!

    尽管,他很不想承认这一点儿,但是,这是事实。

    所以,他要好好赚钱,杜绝一切能让她跑路的因素。

    估计没人知道。一代战神,天和大陆上的铁血君王的奋斗目标,竟然成了赚钱!

    这要是传出去让别人知道,不会笑死,也会笑死…

    这是不是正映衬了那一句话:问世间情为何物,正是一物降一物。

    帝弑天是彻底败给夏灵儿了…

    巨大的圆形御桌之上,帝弑天居于正位,至于灵儿,不论何时何地,都被这个霸道的男人拥在怀里。

    对于这点儿,灵儿早就习惯了。

    变人才没几天,她就养成了好多习惯。

    比如:经常性的让帝弑天抱着;吃饭只张嘴,为毛呢,帝弑天喂着;穿衣服只伸手,帝弑天侍候着…

    享受着女王般的待遇,使唤这天和大陆上最好金贵的男人。

    在此,不得不羡慕一句:某灵这货究竟是修了几辈子福啊!

    皇宫的膳食,一向是好的没话说。

    况且,还是款待贵客,这更得上好动了。

    什么比翼双飞,什么游龙戏凤,什么八宝鸭…

    菜品太多,某灵也记不得,总之,帝弑天夹一口,她就吃一口。

    对于这小东西的喜好,他比她自个儿都清楚,所以这用起膳来,那是相当的和谐融洽。

    只不过,这柔情蜜意的一幕,落在某喜人眼里,就犹如毒药,难以下咽。

    看着帝弑天对灵儿万般宠溺的样子,凤仙儿食不知味。

    掩在御桌下方的另一只手,五指狠狠的收紧,涂满丹寇的指甲,几乎已经陷进肉里了。

    为什么?

    为什么?

    她凤仙儿究竟哪里比不上这个小丫头了?

    为什么帝弑天,这个尊贵如天神的男人,竟然可以那般的宠溺她。

    从头到尾,一直抱着不算,连用膳,都要亲手喂食。

    该死的,她不想嫉妒,她不能嫉妒,可是她忍不住。

    如果说帝弑天依旧不近女色。她心里也许还能安慰一些。

    可是如今,她亲眼目睹,他对一个小女孩温柔入骨,让深爱着他十年的她情何以堪!

    这种感觉,就好像她的爱意,被一个黄毛丫头踩到了脚下!

    **裸的耻辱!

    当然,这会儿心里不舒服的不只有凤仙儿一个,还有近江牧野。

    别人看不出来,他可是看得分明。

    帝弑天和小公主之间的感情,已经超过了父女亲情。

    他看小公主的眼神,就好像是深爱的情侣。

    小公主眼里的爱意虽然不很明显,可是帝弑天在她心里,一定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早在收到帝弑天突然冒出一个女儿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心里就很怀疑。

    帝弑天不近女色,甚至于可以说是十分厌恶。

    传说帝弑天的寝宫,除了白天以外,任何人不得靠近。

    整个王宫,若不是为了照顾太后她老人家,估计连个宫女都没有。

    传说在帝弑天十岁的时候,有一名异国公主喜欢上了他,趁着他沉睡之际,偷偷溜进他的寝宫。

    结果,命丧当场!

    至此之后,帝弑天不近女色的名声,就传开了。

    帝弑天作为天泽君王,一代帝王中的佼佼者。

    是整个大陆上,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他们都非常清楚。

    根本没有哪个女人,靠近过帝弑天半步。

    可是却突然冒出一个三岁的女儿,没有任何征兆,这不是很奇怪吗?

    如今,加上他们之间着不寻常的互动,还有帝弑天对小公主那强烈的占有欲。

    要说他们之间没有别的,他真的不能相信!

    该死的,一想到小公主和帝弑天可能不是父女关系,他的心里就有一股无名的怒火!

    虽然心里很恼火,可是面上,仍旧是和颜悦色。

    狭长的眸子一抬,视线径直落在那抹小身影上,眸光顿时变得柔和了许多。

    “小公主,适才那个问题,牧野愚钝,着实想不出来,真是惭愧!”

    灵儿眉梢一抬,将沾在嘴角上的汤汁舔了舔。

    粉色的小舌滑动,稚嫩中流露着几分说不出的yòu huò。

    灵儿虽然外形三岁,可是这些勾人的动作,学的比那些妖媚女子还要地道。

    近江牧野不禁看出了神!

    “小东西,你要是不想看见血溅当场,就给孤乖一点儿!”

    一句话,帝弑天压低了嗓音,说的咬牙切齿。

    如果这小东西继续勾人下去,他真的很难保证,不会将觊觎她的人都杀了!

    该死的!

    早知道会这般,就不该带着这小东西过来。

    吓!

    某灵闻言,心肝儿再度颤了颤。

    立刻转移话题道:“没关系,你们猜不出来很正常,银家告诉你们dá àn!”

    一句话落,小脑袋微微转动,“爹爹,银家吃饱了,银家要下去换件衣服再来。”

    身子一挺,径直跳到了地上。

    “漂亮姐姐,银家公布dá àn之前,需要换漂亮衣服!”

    在万众瞩目之下,灵儿移动到了凤血嫣面前。

    伸手,扯了扯她的凤袍,然后一脸恬静的说道。

    对于这位小公主,凤血嫣是打心眼里喜欢。

    伸手,将灵儿抱了起来,“好,带我们小公主去换漂亮衣服。”

    经过那场比赛,八国帝王早就都被灵儿收服了。

    此刻,灵儿说啥就是啥,谁也没有任何异议。

    至于帝弑天,灵儿就是他的心尖儿,更不会反对了。

    于是乎,在众多宠溺,纵容,欣赏的目光之下,灵儿被凤血嫣抱着去换衣服了。

    灵儿一走,整个御桌上的气氛,就跟做了升降机一般,直线下降。

    不到片刻,就冷凝了下来。

    不用问也知道,冷气的释放者是谁。

    ——帝弑天!

    “天泽君王,您能有小公主这么聪明伶俐的公主,真是好福气啊!”

    近江牧野阴柔的声音适时响起,听上去是羡慕,实际上就是讽刺。

    明明深爱着的人,却被冠着父女的称号。

    对于帝弑天这样强大的男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讽刺了。

    近江牧野这个人,心计很深,善于攻心,如果真的敌对起来,会是一个相当棘手的对手。

    随着近江牧野声音落下,气氛瞬间更冷了…

    将情况不对,天启皇立刻开口,试图缓解这诡异的气氛。

    “好了好了,今日我们八国好不容易相聚一次,大家应该举杯共饮一杯。”转头,对着身边的太监总管示意。

    站在各位君王身后的宫女立刻上前,为其斟酒。

    只有帝弑天身边,站的依旧是白天。

    帝弑天不近女色,无论到哪里,都是白天贴身侍候。

    这点儿,到哪里都一样,各国君王心里也都清楚。

    各国君王举杯的瞬间,只听“拍”的一声。

    近江牧野手中的白玉盏突然破碎,众人心下一惊。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际,一端悠扬的旋律响彻大殿。

    紧接着,一个灵动的小人儿从天而降。

    双眸似水,灵动狡黠,恍如林间走来的精灵,又好似蓬莱下凡的童女,似乎能看透一切。

    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舞。柔顺的红绸丝带直垂脚踝,随风舞动时发出的清香可引来蝴蝶。

    一袭红衣委地,火色蝴蝶暗纹影影绰绰。

    一头乌发顺顺披下,只挑起几缕用蝴蝶流苏浅浅绾起。额间垂着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盈盈光芒。

    面上不施粉黛,眉眼如画,掩不住绝色容颜。

    颈间一银圈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

    腕上火色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荧光忽闪的宝石装饰着,美目流转,轻轻旋转,裙角飞扬,恍若黑暗中绽放的火焰。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

    ------题外话------

    ╮(╯▽╰)╭,偶家那倒霉弟弟,放假了跟偶抢电脑,不让偶码字。

    偶在浴血奋战一早晨之后,终于抢到了电脑,万更啊,多么珍贵的万更啊。

    呜呜呜…看在银家这么辛苦,这么悲催,这么的…想不到词儿了o(╯□╰)o

    总之一句话,就是票票拿来,o(n_n)o~

    对了,大家赶紧帮偶想个办法,如何才能将偶滴打滴魂飞魄散,身形俱灭。

    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