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0】兽后名声扬

    丫的,那男人啥时候拿走的。

    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貌似它对这个男人的警惕性越来越低了。

    太医闻言,长满褶皱的眼帘微微上抬,踱步上前,仔细观摩。

    两片嫩黄的新叶,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眉心微皱,大手抚须。许久后,太医缓缓的摇了摇头,俯身说道。

    “回王上的话,这应该不是药材,恕微臣愚钝,不识得此物。”

    “退下吧!”大手一挥,再次转过身子,眸光微沉,落到了怀里的雪白之上,出现了些许顿惑。

    “是,微臣告退。”

    …

    切,他们这些没有水准的太医,才不认识这些毒草呢。

    看着消失在雨幕中的太医,某兽一脸鄙视。

    下一刻,感觉身子平稳上移,就跟坐着升降机一般,快速到达了帝弑天面前。

    剑眉入鬓,凤眸微敛,墨色的眸子犹如氤氲着暗夜的苍穹,墨色深邃的望不到边际。

    眼,耳,口,鼻,心,无一不彰显着霸气天成。

    不过,这个男人又想干嘛?

    某兽心里不禁猜疑道。

    “小东西,这个,是你专门为了孤准备的!”慵懒磁性的嗓音饱含着浓浓的柔情,如涓涓的泉水流淌而出。

    深邃的眸中,有难以看懂的情绪。

    毒发之际,就是这小东西给他吃了这个,才压制住翻涌的dú sù。

    它救他,这已经是第二次!

    莫非,这真是天意不成…

    虽然身子被厚重的狐裘披风包裹,可是周身依旧如寒冰般冷的彻骨,然而某兽却不感觉害怕。

    因为,它见过他的温柔,独特的温柔!

    因为,他可以无条件的纵容它,不问缘由。

    废话,这个当然是为你准备的。

    某兽眸光斜视三十度角,白了某帝一眼。

    随即,立刻把剩下的失心草抱到了怀里,然后背转身子,好像生怕有人会将它怀里的东西抢走一般。

    给你准备的,你已经吃掉了。剩下的毒草,是银家的,你别想抢。

    好吧,某兽又多想了。

    人家堂堂一国帝王,没事抢它的杂草干嘛?

    况且,连它都是他的。

    它的东西,自然也是他的。

    他闲的没事儿,自己抢自己的东西玩吗…

    某兽一脸警惕的样子尽数落在了帝弑天眼里,墨色的眸中破天荒的浮现了笑意。

    “放心,孤不会抢你的东西!”因为你就是我的…当然,这句他并没有说出来。

    其实,就算它不会言语,他也明白它的意思。

    就好像,心有灵犀一般…

    ——我是尘尘分割线——

    这场雨很大,整整下了一天一夜。

    一日之后,天气放晴。

    晴空万里,没有一丝云彩。

    偌大的徐州城,经过一天一夜的雨水冲刷,变得焕然一新,哪里还有前两日的死气沉沉。

    绚烂的阳光普照着城中的百姓,到处都生机盎然。

    前些日子的死亡之城在一日的时间里,重生了!

    “老人家,你感觉如何,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感觉好多了,身上都不疼了,谢谢丞相大人,谢谢!”

    “小mèi mèi,你呢,身子还疼吗?”

    “不疼了,而且今天神仙娘娘还送了包子,好好吃…”

    ……

    独孤影城身着紫金袍,一脸和气的细心询问众百姓情况。

    徐州城大小官员,都跟随着帝弑天一块儿,巡城慰问。

    四下看去,却不见某兽的身影。

    大家一定灰常想知道,某兽去哪了。

    顺着人群望去,一个热气腾腾的蒸笼下面,某兽正在往它的“书包”里塞包子。

    说来也奇怪,自从那次某兽发现它有奇怪的瞬移能力以后,就对这个小身板进行了深刻的探究。

    结果,它发现它竟然还有空间隐匿的能力。

    比如,它背上的锦绣乾坤袋。

    形状看起来比巴掌还要小一些,可是它却可以用意念,往里面装很多东西。

    看着大家都这么忙,它自然也想出一点力。

    于是乎,在它长达一小时的撒娇卖萌下,让帝弑天同意了它来给小朋友派发包子。

    不过,看看某兽鼓鼓的肚皮,估摸着它自个儿也吃了不少。

    徐州瘟疫已经解决,剩下部分扫尾工作,都交代了徐州城主柳民生。

    前后不过两日时间,兽后的名声,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快速传遍整个徐州,乃至天泽国。

    帝弑天虽然没有把灵儿解疫毒,并且救他性命的事情公布,可是却侧面派人喧扬:这次徐州瘟疫,之所以能够顺利解决,全是因为神兽庇佑,福泽天泽。

    原先对兽为后抱着不满或者侥幸心理的人,经过这次,已经彻底消失殆尽。

    某兽这个王后,不仅得到了万民拥戴,还间接的成为了天泽国支柱之一。

    对于徐州最重要的水源,帝弑天都派了重兵把守,以防悲剧再次上演。

    经此一闹,徐州损失很大,所以下令当年赋税减免。

    此令一出,百姓欢呼,官员赞誉。

    帝弑天的英明,果然名不虚传。

    是夜,一马平川的官道上,华美的龙辇快速行驶。

    马车内,独孤影城,帝弑天相对而坐。

    至于某兽,早就趴在帝弑天腿上呼呼大睡了。

    小脑袋瓜枕着帝弑天的手掌,嫩嫩的肚皮上掩着绣着龙爪的衣摆,那叫一个舒服。

    “影城,对于这次徐州的事儿,你怎么看?”狭长的凤眸微眯,眉心看似平整,却蕴着一团化不开的墨。

    徐州瘟疫告急,到他亲临查出下毒,再到苍生门的出现,这一连贯的事情,看似巧合,实则是有人背后谋划。

    若不是君流风突然出现,他都要认为,此事是苍生门所为。

    “微臣觉得,有两种可能。”

    “你说说。”

    独孤影城微微颔首,随即压低声音说道:“其一,这事是有心人故意挑拨。他深知苍生门和王上不和,所以,想要坐山观虎斗,而后坐收渔翁之利;

    其二,这件事就是君流风所为,他故意制造瘟疫,引王上出现,然后找机会…刺杀。

    他之所以后来也赶来救治瘟疫,只是幌子,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刺杀王上,也是为了混淆我们的思路。

    如果成功,他赚了,如果失败,我们也不容易怀疑到他的身上。”

    ------题外话------

    爪子疼死了,嘤嘤嘤,求安慰,求虎摸,>_<,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