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母的?王后就它吧!

    “王上息怒!臣等该死!”豆大的汗滴快速从脑门话落,心脏也在骤然间调至最快的频率,支撑身体的双手,已然不能自控,瑟瑟而抖。

    天子之怒,伏尸百万,那绝对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

    “息怒?孤到想听听,尔等如何让孤息怒?”冰冷的目光扫过跪着的众臣,目光所及之处,无不呼啸着刺骨的寒风,让众人打了个寒战。

    “王上,为今之计,只要王上选出王后,即可使流言蜚语不攻自破,亦是解决眼下难题的上上之策。”闻人一脸刚正,拱手弯身说道。

    沧桑的眉眼之间,没有一丝贪生怕死的躲闪,字句铿锵。

    古来忠言逆耳,谗言似蜜。往往那些直言进谏,不通世俗之道的人,都是忠臣,亦是牺牲在王之怒火中的人。

    古有宋高宗时名将岳飞,剑眉飞扬入鬓,成竹兵法策计,决胜千里。半生峥嵘血浴,守得江山半壁。

    可惜君命终难逆,临安魂归大理,生死不过君王掌中棋…

    帝弑天虽有暴君之名在外,可他的英明,朝臣皆知。

    能留住忠臣的,定是明君。

    “王后?不是选了吗…”有些褶皱的眉心渐平,斧刻刀削般的脸绝美逼人,他声音平淡,语气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玩味。

    前句反问,后句却是肯定。

    话落,大手再度附在了某兽的毛发上。

    选了?

    众臣眉心紧皱,稍稍愣了片刻,随即释然。

    昨日确实是选过王后了。

    可不是没有结果吗?

    不过,他们明显的忽略了,帝弑天说的是“选了”,并非“选过了”…

    “王上,昨日之事老臣也有所耳闻,祭天选后失败,都是臣等的失误,所以…”闻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道淡漠的声音打断。

    “谁说失败了?”眉头微不可见蹙了蹙,敛下眼帘,眸光落在了怀里雪白之上。

    探询而玩味,宛如猎人的气息。某兽感觉一道视线,从头顶投来时,的令它无形间紧张,从过的紧张,甚至让它不敢抬头。

    吓!

    这个杀神又想干嘛?

    莫非他发现它知道他不举滴事儿了?

    要杀兽灭口?

    还是变态软禁?

    某兽快速的在脑中设想各种后果,不管怎么想,还是觉得现在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比较稳妥。

    天大地大,保命最大。它可不想还木有捞到银子,就英年早逝鸟。

    圆溜溜的小脑袋瓜快速转动,谋划着最佳逃跑路线。

    早在刚才,闻人就注意到了王上怀里的那抹显眼的颜色,只是看清那是什么。

    倒不是闻人老眼昏花,而是他们王上性子冷漠,平时连亲近的人都没有几个,怎么会想到怀里抱着一个小兽。

    毛茸茸的脑袋不停地扭动,徒然间,与一道紫色眸光相撞。

    这是一只兽!

    闻人心下诧异,甚至认为,他此刻真的是老眼昏花,出现错觉了。

    他们睿智冷绝的王上,怎么可能怀抱一兽!

    这简直比告诉他明天天泽要亡国还难以令人置信。♀

    莫非?

    不知道为什么,心底突然伸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王上做事,总是步步为营,亦是步步为赢。刚才那句话,实在是太镇定了。

    而且,今日还破天荒的带了一只小兽来上朝,定不是一时兴起而已。

    某兽刚想跑,突然被大手抓了起来。

    “吱吱吱…”放开银家!

    某兽两只前爪被禁锢着,后抓不停地挣扎着。

    嘤嘤嘤,放开银家,银家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银家还不能死啊…

    汗!真不知道某兽是不是肥皂剧看太多了,这么烂的词都能想出来。

    而且,它觉得它那“吱吱吱”,某帝能听懂吗…

    淡薄如水的眼睛,有着寒铁刀锋般的冷漠,与某兽视线相撞,无声的威胁。

    嘤嘤嘤,太可怕了。

    兽可辱,不可杀。

    算了,要不银家还是从了你吧。

    经过一翻相当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后,某兽立刻停止了挣扎,变得乖顺异常,紫色的眸中,还氤氲出了丝丝水气,可怜兮兮的望着帝弑天的双眸。

    那样子,看上去无辜极了。

    匍匐的众臣,以及躬身而立的闻人,独孤影城,心中都反复琢磨着他们王上的意图。

    这究竟是要干什么?

    最终,帝弑天将某兽肚皮朝上放在手心。

    艾玛!

    莫非要先jian后杀!

    一滴巨汗滴落!

    真不知道某兽这自信是从哪来的?

    好像是个人都能看上它似的…

    要是以前,还是měi nǚ一枚。现在…

    那样子完全不忍直视好不好!

    细长的好看的手指,轻柔的翻动着它的毛发。

    感觉到身下略带冰凉的触感,某兽脸上的那两坨粉色再度出现了。

    吓!

    你在摸哪里?

    恍惚中,某兽听到“咔嚓”一声。

    节操再次碎了一地…

    嘤嘤嘤,这下清白尽毁啊。

    倚墙痛苦的白萝卜再次跳出来扭动,完美的诠释着它此刻的心情。

    伤不起有木有!

    凤目狭长,眉心凝簇,手指动作轻柔的翻动了几下,帝弑天心下已然明了。

    双眼在沉寂中,变得温柔,变得深邃。

    “小东西,乖一些。”不急不缓,低低的起伏,有洗却铅尘的动听,有潜伏海底的幻觉。犹如他倾世的外貌,那嗓音也一样妖孽一般令人着迷。

    随即,将它放在了身前的桌案上。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而今,某兽难过某帝关。

    那抹温柔,再次成功的把它迷惑,乖巧的趴在桌上。

    看着那xìng gǎn的薄唇,下意识的伸出粉舌舔舐着嘴角。

    一杯茶水突然而至,某兽微楞。

    随即明白过来,感情这是以为它渴了。

    不过,貌似有些口渴。

    微微低下头,用舌头舔舐着茶水。

    艾玛,上等的雨前龙井啊。

    好喝!

    真好喝!

    某兽大口饮用起来。

    忽而,某帝抬头,狭长的丹凤眼一眯,扫过众人,冷冷的说了一句。

    “母的?王后就它吧!”

    闻言,众臣风中凌乱了。

    什么恐惧啊,害怕啊,都已经忘到九霄云外。此刻仅剩的情绪,就是惊憟。

    他们刚才听了什么?

    不对?肯定是错觉,肯定是错觉。

    此刻,他们都在心中不断的自我催眠着。

    噗!

    某兽闻言,一口茶水立刻喷了出来,随之两眼一抹黑,顿感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王后?泥煤,这丫的心理是有多扭曲啊,连兽都不放过。

    “王上,这万万不可!”两道音色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

    一道属于闻人,一道则来自丞相独孤影城。

    俊美的男人,温柔的五官,此刻光洁的眉心出现了一丝褶皱。白皙的手掌抱拳,身子微微弯下,一脸复杂的说道。

    “王上,选后并非儿戏,您方才所言,着实不可行。”弑天厌恶女色,他心知肚明。可是不能因为这样,就让一只小兽做天泽国的王后啊。

    天泽虽然兵强马壮,国力强盛。然,不轨小人频频捣乱。弑天中毒,三番四次遭遇暗杀,可见暗处之人的势力不弱。

    如今“龙非真龙,无凤临朝”的流言,已然让民心惶惶。此刻若再来一个小兽王后,这不是雪上加霜吗!

    ------题外话------

    吼吼,这两天收藏好不给力滴说,尘尘桑森了oo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