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章 战斗中的突破

    “那么,去死吧!”

    断天虎脸上带着一抹冷笑,再度朝沐风攻击而去。

    硕大的拳头之上,带着狂暴的灵力,呼啸而来。

    这一刻,众人都停止了攻击,看着沐风如何应对断天虎这凶猛的一拳。

    皇甫寒也不列外!

    然而,事情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沐风在这一拳的威能之下,好似被吓傻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小子是不是被吓傻了?”

    “真是个怂包。”

    “垃圾,废物……”

    一旁的匪徒看到这一幕,嘴角都露出一抹讥笑,心中更是不屑。

    皇甫寒看到这一幕,则是脸色巨变,直接开口呵斥道:“沐风快躲啊,你傻了啊?”

    无论皇甫寒或者一众土匪如何大喊大叫,沐风都没有动。

    不仅如此,到最后,沐风居然连双眼都闭上了。

    看上去,就好似真的在等死一般。

    “结束吧!”断天虎嘴角露出一丝狞笑。

    然而,下一刻,他便瞪大了眼睛。

    不仅是断天虎,就连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如此。

    因为沐风竟然消失在了原地,凭空出现在断天虎身后的小木屋前。

    而且,沐风依旧紧闭着双眼,好似不曾移动过。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出现幻觉了?”

    “好可怕的速度!”

    ……

    众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双眼紧闭的沐风,议论纷纷。

    “我就知道!”

    只有皇甫寒一人咧嘴一笑,随后在一众匪徒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便砍杀起来,撂倒了一大片。

    “杀!”

    “这狗日的偷袭,快干掉他。”

    ……

    一时山寨又陷入到一片混乱的厮杀之中。

    断天虎目光凝重的,望着闭目站里的沐风,因为他感到沐风的气息,在一点点的攀升,朝着武者六阶迈去。

    处在武者五阶的沐风,就如此难以对付,要是让他成功突破到武者六阶,到时候,鹿死谁手就不得而知了。

    必须得尽快解决掉眼前的这个少年。

    一念至此!

    断天虎爆发出他最强大的一招,朝沐风猛撞而去。

    “蛮牛劲之蛮牛冲撞!”

    只见他全身灵力流转,在身前形成了一个土黄色的蛮牛虚影,疯狂的朝沐风撞击过去。

    断天虎所过之处地面溃裂,尘土飞扬,瞬间便来到了沐风身前。

    “轰隆!”

    一阵惊天的声音响彻云霄,连带着大地都摇晃了几下,周围更是飞沙走石,一片狼藉。

    强大起劲风,吹的周围的人都睁不开眼。

    “沐风……沐风……”

    皇甫寒见到这一幕大叫道,此刻的他有些许狼狈,头发散乱,满身血液。

    在众多匪徒的围斗之下,就算皇甫寒再强,也经不起这种轮番大战。

    “大当家的出手果真非同凡响!”

    “那小子应该死的不能再死了吧。”

    “那是当然。”

    仅剩的几个匪徒,你一言我一语的低声议论着。

    沙尘退去!

    震撼人心的一幕,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只见沐风静静站在原地,一只手抵挡着断天虎的脑袋,使其攻击手段,再难前进一分。

    而他的气势也比之前强大了许多,深邃的眸子中,闪烁着璀璨的光芒,给人一种战神临世的感觉。

    再观断天虎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眼眸中满是不可思议。

    “你……你的修为竟然突破了!”断天虎满脸惊讶的说道。

    话音刚落,立刻引起了一阵哗然。

    “什么?他的修为竟然突破了。”

    “战斗中突破,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那……大当家的岂不危险了?”

    几个匪徒像看怪物一般看着沐风,战斗中突破,这要何等天赋?

    资质、运气、谋略等等缺一不可,更重要的是一心二用,稍有不慎就会灵力逆行,爆体而亡。

    同时,皇甫寒也被沐风逆天的运气与天赋震惊当场。

    “刚才一直都是你在进攻。”沐风停顿了一下,道:“现在…该轮到我了。”

    话音未落,沐风猛地抬脚踹在断天虎的胸口上,顿时断天虎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砸在远处的一座小木屋里。

    “咳咳……”

    断天虎掉落在废墟中,大口大口的咳血,沐风看似平常无奇的一脚,实则蕴含着他全部的力量。

    不知何时沐风手中已经多出一柄长剑,一步步缓慢的朝断天虎走去。

    少年每踏出一步,断天虎的心就颤抖一下,他很想逃,但奈何浑身疼痛难当,根本使不出一点力气来。

    他只有一点点的向后挪动。

    “大爷饶命,我知道错了……”

    带到沐风走近,断天虎突然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求饶。

    这不怪他!

    是人都怕死,这是求生的本能。

    但,世人谁又能不死?

    就算那些万古大能都不能幸免,最后都无一列外,化成了一推黄土。

    “你可曾饶过他人?”低沉的声音,毫无可寻的从沐风嘴中溜了出来。

    闻言,断天虎一愣。

    从他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他没有,从来没有饶恕过他人”。

    沐风摇摇头说:“你没有,因为你从来都没有想过,你也会有今天。”

    这个“天”字刚一落下,他手中的长剑已经笔直刺出。

    转瞬间,这柄长剑已经插入了断天虎的咽喉,没有人看见这柄剑是如何刺进断天虎的咽喉。

    因为这一切都太快了!

    快到肉眼都难以察觉的地步。

    以至于,血液都还未来得及流出。

    沐风瞪着断天虎,道:“记住,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

    断天虎的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响,他脸上每一块肌肉都在跳动,瞳孔渐渐扩大,张大了嘴,伸出了舌头。

    鲜血,已自他舌尖滴落了下来。

    只见沐风忽然拔出了长剑,鲜血就像箭一般自断天虎的咽喉里飙出,他闷着的一口气也吐了出来,狂吼道:“你……”

    这一声狂吼发出后,他的人就朝后倒去,再也没有了生机。

    当沐风回过头来,皇甫寒也已经将最后一人解决掉,正酿酿跄跄的朝这边走来。

    “没事吧?”

    望着那满地的尸体,沐风这才彻底放下心来,顿时一股疲惫之感席卷而来。

    “就这些小鱼、小虾,能有什么事?”皇甫寒吹嘘道。

    刚说完,就呲牙咧嘴的盘坐在地上开始疗伤了。

    瞧着皇甫寒如此滑稽的一幕,沐风无奈的摇了摇头。

    “呼!”

    轻吐了一口气,沐风盘坐在原地,从储物袋中取出几枚回春丹,吞服而下,闭目疗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