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第 21 章

    余晚和厉深还在一起的时候, 厉深就说过她体力差。那个年纪的男孩子, 精力特别旺盛, 余晚每次都被折腾得不行。她想到这些,脸不自觉地开始发烫, 幸好这会儿戴着帽子和围巾,不太容易被看出来。

    “咳, 那啥, 我们还是不要站在这里了, 等会儿你又被认出来,我可跑不动了。”

    厉深笑了一声,和她并肩一起往小区走:“你应该锻炼一下身体了, 之前不是看你在跑步吗, 是不是没有坚持?”

    余晚心里苦:“那阵子是天天玩游戏, 现在每天到处跑, 下班就不想动了。”

    “运动贵在坚持, 要是你想跑步, 可以和我一起, 我每天夜跑的时候叫你。”

    “……”虽然和厉深一起跑步听上去很有吸引力,但想想还是算了算了, “跑十公里我可能会死。”

    她的话让厉深笑出了声, 听着从他胸腔里发出的低沉悦耳的笑声,余晚又默默红了耳朵。

    厉深的声音, 真的是很好听啊, 随便笑一笑, 都像是一首动听的曲子。

    走回小区后,两人就各自回了家,余晚重新爬上温暖的床,拿出电脑开始……看花艺公司发给她的方案。

    厉深回去后先补了个眠,本来是想一觉睡到自然醒,不料刚躺下半个小时,就被放在床头的电话吵醒了。

    微蹙的眉头显露出不满,厉深探出手,拿过电话看了一眼。是经纪人迟璐打来的电话。

    “璐璐姐,什么事?”

    他的声音带着刚睡醒时的慵懒,听上去比平时更为性感,电话那头的迟璐顿了一下,才开口问:“你在睡觉?”

    “嗯。”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我打电话是想问你,今天上午有没有去过丽泽公园?”

    厉深猛地一皱眉,心里大致有了数:“怎么,有人拍到我的照片了?”

    “只拍到了一个背影,没什么明显特征,拍到的人也不确定就是你,不过……”迟璐的口气比刚才严肃了几分,“照片上还拍到一个女生。”

    厉深抿着薄唇,没有说话,迟璐在电话那头问:“你知道如果证实照片上的男人是你,对你有多大影响吗?我已经趁这个照片还没多少热度,把它压下去了,你被拍到时穿的所有东西,今后都不要再穿了。”

    “嗯。”他今天穿的那件羽绒服是他回老家时他妈妈刚给他买的,现在也只能对不起他妈妈了。

    “另外,和你一起被拍的女生是谁?你不要告诉我是你亲戚。”

    厉深握着手机的手指略微收紧,他沉默一会儿,开口道:“前女友。”

    “前女友?”迟璐气得一笑,“厉深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都前女友了还纠缠不清?”

    迟璐打这通电话前,想过最坏的情况,厉深可能瞒着她和公司偷偷谈恋爱了,而对象,很可能是之前在他的梦呓中出现过的余晚。她万万没想到,照片上的人竟然会是他的前女友。

    “这几年男明星被爆料崩人设的新闻没少看吧?都是身边的女人爆出来的。该断就断干净,你不要拎不清。”

    厉深安静了半晌,最后只应了个“嗯”字。

    迟璐动了动嘴角,还是没把他逼得太紧,以工作结束了这通电话:“后天开始录音,我会叫小董去接你,别忘了。”

    “嗯。”

    挂断电话后,厉深上网去搜了下迟璐说的照片。照片现在虽然还挂在微博上,但博主的评论和转发数,都只有几百条,只要没有别的团队过来运作,热度不会再进一步扩大。

    他点开照片,首先看了被自己拉着朝前跑的余晚。她也背对着镜头,浑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几根头发丝。

    感谢冬天。他如是想。

    这件事有惊无险的过去了,不过厉深迎来了一个更大的难题——他在录音之前,竟然感冒了。

    起因就是,被他留在家里过年的丽丽,激烈地报复了他——它竟然在他晚上睡觉时,把他的被子给叼走了。

    厉深是半夜被冷醒的,当时丽丽正叼着被子蹲坐在地上望他,一脸无辜的样子。

    “……”厉深当时没在意,他把丽丽赶出去,锁上门,盖上被子又继续睡了,第二天早上醒过来,就感觉头有些晕。

    厉深这个人,平时不常感冒,但一感冒起来,就会一下子很严重,还不容易好。

    他自己吃了一片退烧药,又蒙着被子睡了下去。

    余晚刚给花艺公司回复了一份邮件,就看见手机收到一条新的消息。

    厉深:难受

    厉深:[委屈jpg]

    余晚愣了一下,拿起手机回复他:“你怎么了?”

    厉深:发烧了,都是丽丽的错qaq

    余晚:“…………”

    她相信厉深是真的发烧了。

    以前他生病的时候,就格外喜欢缠着她,还一定要她给他做牛奶粥,才会转好。

    余晚:你吃药了吗?

    厉深:吃药没有用,我要吃你做的牛奶粥

    余晚:“……”

    她觉得厉深现在烧得很严重啊,她立马换了身衣服,跑到厉深家门口去按门铃了。

    “汪汪汪!”厉深没有反应,倒是丽丽一直在里面叫个不停。余晚担心厉深晕倒在里面了,刚拿出手机准备给他打个电话,就听见门锁“咔嚓”一声打开了。

    厉深裹着被子,直接从楼上下来了,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红。余晚愣了一下,问他:“你怎么样了?烧得很厉害吗?”

    厉深看见门外站着的余晚,也清醒了一瞬,确认自己没看错人后,他嗓音微哑地问她:“你怎么来了?”

    余晚抿了下嘴角,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好烫啊,你要不要去医院?”

    厉深道:“不用,我吃了退烧药,过一会儿应该就没事了吧。”

    “你先进屋,别在门口站着。”余晚把他推进门里,顺手带上身后的门。丽丽冲到她身边,围着她开心地叫,余晚蹲下身,捏了捏它的脸:“丽丽,你做什么了?”

    “汪!”丽丽狗脸无辜,表示自己什么也没做。

    “算了。”余晚放过了丽丽,发现厉深不在了,她起身走到客厅,见他就那样裹着被子,直接在沙发睡下了。

    “……”她走过去帮他重新整理了下被子,他睁开眼,看见身旁的人,伸手抱住了她。

    “晚晚,我要吃牛奶粥。”

    余晚:“…………”

    她以为他经过三年成长了!今天才发现,没有!!他还是一生病就要跟她要牛奶粥,不吃还不会好!

    谁惯的这个毛病!!

    ……好吧,好像是她。

    “好好好,我去给你做。”

    听见余晚这么说,厉深才松了手,继续在沙发上睡了起来。

    余晚叹了口气,先给他做了一个冰袋敷在额头上,然后走到他的厨房里看了一圈。冰箱里食材还是丰富的,牛奶什么的都有。她从米柜里取了一些米出来,撸起袖子开始做粥。

    丽丽一直在旁边捣乱,余晚把它赶走了几次都没有用,最后只好把狗绳拴上,绑在了花园里:“你就乖乖在这里呆着吧。”

    “汪汪汪!”丽丽用生动的表情跟她诠释了“丽丽不要,丽丽委屈”。

    余晚没有被它的大眼睛迷惑,回厨房继续煮粥了,粥煮好以后,厉深还在沙发上睡。她把他额上的冰袋拿下来放到茶几上,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厉深?”

    “嗯……?”厉深含糊的咕哝了一声,带着浓浓的鼻音,竟然有点……性感。

    余晚咳了一声,再次推了推他:“起来吃牛奶粥了?”

    听见“牛奶粥”三个字,厉深终于把眼睛给睁开了。余晚把他扶起来,还是把被子给他裹得严严实实的。

    厉深整个人都不在状况内,只茫然地看着余晚。余晚把粥端起来,递到他跟前:“吃吧,小心烫。”

    厉深垂眸看了看她手上的碗,又抬起头来看了看她:“你不喂我吗?”

    余晚:“……”

    本着不和病患一般见识的高贵精神,余晚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粥,放在嘴边吹了吹,笑着对他道:“少爷,用膳了。”

    “嗯。”厉深这才满意了。

    慢吞吞地吃完一碗粥,厉大少爷又倒头就睡。余晚从他家里找了一个体温计,帮他量了□□温,见他只有一点低烧了,才放了心。

    帮他重新换了个冰袋,余晚把在外面罚站的丽丽放进来,收拾了下东西离开了厉深的家。

    厉深这次是被丽丽舔醒的,他睁开眼,对上丽丽的大脸,然后默默地把它拨开了。

    他的脑袋还有些昏沉,他皱着没看着客厅,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睡在沙发上。

    “汪汪。”丽丽在他旁边叫着,厉深盯着它,脑海里猛然闪过了几个画面。

    他抱着余晚,还让余晚喂他吃东西。

    ……卧槽?

    厉深顿时有些慌,他“刷”的站起身,又仔细想了一阵,快步走到厨房看了一眼。炉盘上放着一个小锅,锅里剩了些牛奶粥,已经凉了。

    “……”别慌厉深,也可能是你自己迷迷糊糊的时候煮的呢!你这几年不是已经学会自己煮牛奶粥了吗!

    他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去卧室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微信还停留在他和余晚聊天的页面上,第一句话就是“难受[委屈jpg]”。

    厉深:“……”

    他把自己和余晚的聊天记录看完了,不,那不是聊天记录,那是大型羞耻play现场。:)

    他一个人在客厅站了半晌,最终还是没敢给余晚打电话,发了一串省略号过去。

    余晚很快回复了他:“你醒了?好点了吗?”

    厉深:……嗯

    他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不好意思,我烧得有些糊涂,我以为……”

    我以为,我们还没有分手。

    他输入到这里,手指顿了顿,又把最后的几个字删除了。

    厉深:不好意思,我烧得有些糊涂了……

    余晚:没关系,我知道那是你的第二人格干的[微笑]

    厉深:……

    他现在好想穿越回去,把他的第二人格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