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章

    残留在眼角的泪是你走过的痕迹

    刚想要珍惜爱已经先过期

    我太迟钝还来不及抱住你的背脊

    如果决定要走为何要停留

    没有打算相守为何要牵手

    原来你只从我身边借过

    我却误以为你是从天而降的彩虹

    曾经你只从我身边借走以后

    可是忘了还给我

    ……

    街边放着的音乐,好似在诉说着她与那个人的过往

    听着听着,不禁泪流满面

    不知走了多久,有点饿了,北想去吃碗粉。

    随意走进了一家店

    “真是难吃,怎么还生意这么好”北评价着

    米粉只吃了一半就她遗弃在了桌上,她离开

    有点想喝酒了。北看到前面有个酒吧来了想法。

    此时是傍晚时分,酒吧里人还不是很多。她走到一边的卡座区,在最里边的座位坐下。

    要了一杯鸡尾酒和大杯啤酒,她欣赏着酒吧的布置——散客区音乐躁动灯光闪烁有一群年轻人在玩着,而卡座区这边灯光偏暗,悠扬的轻音乐让人很放松。座位之间隔了点距离,一个人坐在这里觉得自在安静,她有点喜欢上这里了。

    鸡尾酒入口,舌尖感受着清新的水果味道。

    柠檬香让她忘记了刚才糟糕的心情。

    喝完这杯酒,算是彻底放下了

    半杯啤酒下肚后,脸有些发热了,“今天的啤酒度数是不是高些,一半没喝完就有些醉意了”北看着眼前的酒杯自言自语道,她在座位上玩了会手机,感觉周围的座位逐渐有人气了,夜生活开始了么

    可是,她要回家了呢

    感受着舒服的沙发和音乐,如果不是身在酒吧,或许北会在这里一直坐下去吧

    起身上个厕所就回去了,她离开座位去找洗手间

    站在镜子前,北看着里面的自己,“妈呀,脸怎么这么红了,也没喝多少酒啊,再看到眼睛,因为哭过还有点红肿,

    “真难看,赶紧回家吧。”

    还好光纤不亮,没人在看见她的模样,当她快走到门口时因为太暗,不心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一个踉跄径直朝前面的人撞去

    没有预期的相撞,身子被一大力扶住了

    “哎呀,不好意思”她也不看人低着头道歉

    “诶,这不是拦截阿宸的北妹子吗、好巧”头顶有个男声响起

    “恩?好熟悉的声音”抬头,一张比女人还要好看妖孽的脸在旁边惊讶地看着她

    “安迪医生?”北脱口而出

    “恩呢,是我”

    “好巧啊,呵呵”

    既然安迪站在旁边,那刚刚要撞到的是

    北目光转过来,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眸,看不清表情

    “ hi!宸宸先生”

    说完北低下头

    “要走?”只听他开口,低醇带有磁性的噪音蛊惑人心,要醉了!

    “恩”北回答

    “还早呢,就要回去了啊”一旁的安迪接着说着

    “恩”北继续回答

    “你们刚来吗?”看着他们背对著不远的门口北问道

    “是啊,今天阿宸请喝酒呢”

    “哦,那你们玩的开心啊,我就先走了”说完她准备迈步离开

    “跟我们一起坐一会再走吧,到时候送你回去”头顶上的陆宸说话了

    “恩?什么情况”

    “啊,是啊,时间还早呢,况且晚上的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再坐一会吧,”

    额

    “走把,走把,难得碰到认识的人呢”看北愣在那里,安迪对她说道

    “那好吧”

    然后北迷迷糊糊又坐回了刚刚的卡座区

    “老样子”只见安迪对服务生说,

    “北妹子你喝什么”接着看向她

    “额给我来杯水吧”

    “给她来杯温水”陆宸开口对服务员说道

    “好的,请稍等”

    “北妹子,你也经常来这里玩吗?”安迪跟她聊着

    “没,第一次来”

    “噢,真是有缘啊,第一次来这就碰到,有句话叫什麽来着。

    缘,妙不可言

    “呵呵,是很巧呢”北回答着

    不一会儿酒水上来了,两个男人就开始喝酒聊着天

    北安静喝着水,脑子在消化着现在的场景

    不可思议,器宇不凡的两只正坐在她的旁边和对面聊天

    今天的剧本变得也太快了吧!

    “阿宸,最近我家两老人催着我找对象结婚,生个胖娃给他们玩,好烦啊”安迪抱怨道

    “你的红颜知己那么多,不是难事”陆宸不在意的说

    “哎呀,那只是逢场作戏的,我还没遇到真爱不嫁”

    “阿宸,倒是你,打算什么时候成家呢?”

    “看那些名流姐一个个都想扑向你,你倒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而且这些年一点绯闻都没有,

    若不是知道你的情况,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如外界传的那样,那里不行?”安迪笑着打趣道

    “不如你试一试?”陆宸喝着白兰地面无表情道

    “额还是不要了,我性取向很正常”

    咳咳咳,一边安静听着他们对话的北一口水没吞下去,呛在喉咙里,咳的脸涨得通红

    “喝水怎么都能呛到你”好听的声音传来,北感觉背上一只大手正在拍着背

    不知怎么回答,

    “咳咳咳”北咳得更欢了

    (北:我也不想啊)

    怎么每次出糗都碰到他

    “额,谢谢”恢复状态后北连忙道谢

    接下来他们聊着别的话题,

    北觉得有些头晕于是趴在桌上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