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4章 斗剑,指点

    太清剑宗的归墟大真人凌云一听,不由眼前一亮朝外边发了个法讯,道:“既然你习练千杀剑经,想必也会御使剑丸了,我叫门下弟子前来与你切磋一二,便知真伪”。

    邵阳一听点了点头道:“可以”。

    断浪一听知道自己反对也没有用,索性也没说话。一会功夫,从大殿外进来一位容貌娟秀的女修,来到凌云面前道:“弟子见过师尊”。

    凌云一指断浪道:“这个小家伙在小界得了一枚我太清剑宗的剑丸,还习练了什么千杀剑经,你压制境界与他切磋一番,不要伤了人”。

    那女修答应一声,转过身来对断浪道:“开始吧”。

    断浪一见这人正是小界开启时,代表太清剑宗出现在台上的那名女修,不由头皮发麻,期期艾艾地说道:“前辈你是玄合真人,晚辈不过小小的元真炼气士拿什么和你斗啊”。

    他这话一说出来,旁边的一众归墟老祖不由得都撇了撇嘴,刚刚还喊着口号,对方家的归墟老祖出手呢,现在却没胆子装怂了,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那名女修名叫林榕也是太清剑宗的一名长老,听断浪一说不由面色一冷直接道:“我会把境界压低至元真九品,不会占你便宜,别婆婆妈妈的。”说到这里一枚剑丸倏的一下出现在身侧,绕着身体不住上下腾飞。

    五行宗的顾元熙见了笑骂道:“你这小家伙,真不知好歹,这么难得的机会不好好把握,还推三阻四的做什么?要知道让玄合真人压低境界给你练手,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

    断浪一听那里还不明白,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自是不肯错过,当即便祭出剑丸,施展御剑术直接向林榕攻了过去。

    这还是断浪第一次御使剑丸与法修对战,刚开始时还颇有些不适应,但有林榕这个堪称顶级的御剑高手喂招,便逐渐将千杀剑经的瞬、隐两种基础杀法施展出来。

    那团团如鹅卵般大小的剑丸转瞬之间便成为数寸长短,筷子般宽窄的细狭飞剑,速度也更加迅疾许多,便如一道白光绕着林榕上下翻飞,飘忽不定,寻隙进击,一时之间剑气弥漫,端的让人防不胜防。

    林榕虽将境界压低至元真九品,但毕竟是浸润剑道多年的宗师级人物,御使的那枚剑丸静若处子动若疾风,每每料敌机先,后发先至,将断浪的每一次攻击都拦了下来。

    断浪与林榕争斗中,不断的与千杀剑经所载互相印证,确实获益良多,远非自己闭门造车,独自修习所能比拟。又斗了盏茶时分,断浪攻势更急,一枚剑丸使得如疾风电闪一般,但见一道白光纵横飞舞,咝咝作响,快的几乎让人难以捕捉到它的轨迹。

    便在这时林榕剑势一变,剑丸突地一分为二,竟使出剑光分化的手段来,一剑抵住断浪的攻势,另一剑竟然直奔断浪而来,断浪哪敢怠慢,忙御使剑丸迅速回防。

    断浪一枚剑丸以一敌二,片刻之后便感到左支右拙,一时之间竟有些遮拦不住。断浪忽地想起千杀剑经关于困字诀这一基础杀法的记述,这困杀不就是讲的剑光分化么?所谓剑光分化无非是分光化影,虚实变化而已。

    这剑光所化之剑影却非寻常,乃是以大法力催动剑丸,使用离合化分之术催生出的一道本源剑气所化,其攻击杀伐之力虽比剑丸本体略有逊色,但差异不大,若非法力雄厚者却难以持久。

    断浪仔细观察林榕所施手段一时福至心灵,那庚金剑丸突地一颤,竟也一分为二,接着识念两分,御使一虚一实两枚剑丸与林榕斗了个旗鼓相当。

    观战的十余位归墟老祖先前见断浪的御剑术由稚嫩逐渐成熟,到了现在竟然能使出剑光分化的手段来,便是与浸润此道多年的好手相比也不逊色,无不惊奇万分,此刻对断浪所讲再无猜疑。

    尤其是太清剑宗的凌云老祖更是如此,他万没想到无意间的一场比试,竟然让他发现了一个剑道奇才。他却不知断浪能有此番进境却是多亏了林榕,那千杀剑经断浪虽反复研读,也有所得,还曾拿赫赤鲁多次练手。

    但若不是碰到林榕这样在剑道浸润数百年的玄合真人压低境界喂招,便是再给断浪十年时间也未必能达到这个效果。

    双方又斗了盏茶功夫,断浪剑势一变,剑光飘忽不定,丝丝剑气弥漫,却是使出了千杀剑经中的幻字诀,断浪突地想到要是将千幻百变的神通融入到幻杀剑势中有何效果,想到就做,断浪对此从不犹豫。

    刹那间林榕只觉眼前繁花似锦,鸟语花香,仿佛听到潺潺流水声,好像回到了童年那无忧无虑的山谷中一般,转瞬便已醒悟。

    眼见那丝丝剑气弥漫过来,便如云遮雾绕一般,里边那两枚庚金剑丸也更加小巧了几分,便如择人尔噬的毒蛇,猛地从云雾中窜出向她扑来。

    林榕忙御使剑丸死死抵住,自身境界瞬间提升至元真九品巅峰境界,此刻林榕在不敢大意分心,要是真的不小心失手,丢的可不仅仅是她自己的脸面。林榕境界提升一打叠起精神全力应对,断浪顿时便有些难受起来,片刻之间便已落入了下风,好在林榕不过是验证断浪所学,并非真正搏杀,要不然结果如何就难说了。

    又过了一会断浪见自己被死死压制,毫无反击之力,索性剑势再变,两枚剑丸眨眼间合二为一,所化飞剑瞬间变大,御使剑丸每一次斩击便如挥动万钧巨斧一般,以泰山压顶之势,如万钧雷霆重重击下。一时间剑气纵横激荡,剑丸碰撞便如雷鸣相仿,这正是千杀剑经中的势杀之剑。

    断浪越打越顺手直接将千杀剑经中的瞬、困、隐、势、幻五种杀法连续使出,先前阅读剑经所有困惑迎刃而解,灵感迭出,更是变幻组合出无数杀法,这时方知千杀剑经虽只五种基础杀法,但一经反复组合使出,又何止千杀,两人此番争斗足足用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方才停止。

    这次也多亏有林榕这个玄合真人配合,虽然时间不长只有一个多时辰,但却足足让断浪在御剑之道上省了二十年苦功,很多以前想所未想到的攻杀手段,在林榕的刻意引导下,都先后使了出来,便是五种基础杀法也都先后入门,所差的不过是需要时间锤炼而已。

    比斗一结束,断浪便重重的给林榕施了个半师之礼,道:“小子多谢前辈提携,若非前辈教诲,晚辈还不知要走多少弯路。”

    林榕笑吟吟的受了断浪这一礼,说道:“我只是看你顺眼,又是个可造之材,要是碰到那些榆木脑袋或者只知道投机取巧的奸猾之辈,我才懒得去指点他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