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章 强横的林岩

    呼!

    拳风呼啸,瞬间便是出现在林岩的身前,携带着强劲的劲风,对着他的胸膛轰去。

    “就凭你,也有资格让我受死。”轻喝一声,林岩一掌拍出,心神一动,淡红色的灵力迅速涌上掌心。

    砰!

    拳掌相交,男子脸色微微一变,他的一拳居然没有震退对方。

    就在此时,一股劲气陡然传来,让的他浑身汗毛瞬间倒立,目光下移,却是看到一只拳头对着他的胸膛轰来。

    瞳孔微微一缩,男子迅速抬腿,就欲后移,眼睛的余光却是看见,对方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心中一凛,就欲收拳,却是发现,自己的拳头不知何时被对方紧紧握住。

    “你……”

    一句话还未说出,强大的劲气瞬间便是突破他的灵力防御,携带着强悍力量的拳头便是与他的胸膛接触在了一起。

    咔嚓!

    拳胸相撞,一道骨骼断裂的声音便是自司徒雨的胸膛处传出,紧接着,便是脸色一白,一口鲜血喷出,而他的气息也瞬间萎靡,显然,此时的他已是被那个他从未看起的少年一拳重伤。

    “这?”

    此时,那中年男子嘴巴微微张开,两只眼睛睁的如同牛眼一般,显然,少年一招重伤对手将他震的不轻。

    “父亲。”

    此时,雪依也是跑到中年男子身旁,看到父亲那一脸震惊的模样,她身体微微一顿,顺着父亲的目光望去。

    此刻,那原本还威风凛凛的司徒雨如同死猪一般,口中,不断的喷着鲜血,不过对于林岩的那变态战力她早已清楚,因此也不显的过于吃惊,旋即回过头来,跪到中年男子身后,为其将绳索解开。

    呃。

    身体之上突然的动静让的中年男子回过神来,他偏过头,看向身后。

    “雪依,那位先生是?”

    听到父亲的声音,雪依身体微微一怔,将父亲身体之上的绳索解下,然后微微一笑,道:“那是林岩大哥。”

    看着手中如同烂泥一般的司徒雨,林岩的眼神之中,杀意浮现。

    “司徒家欠的血债,你便第一个来偿。”低语一声,林岩握着司徒雨的手掌陡然一扭,将之整条胳膊背向身后,怒喝道:“那司徒剑南在哪里?”

    此时,身体之内传来的阵阵剧痛,让得他脸庞都是扭曲了起来,当自己的右臂又被对方拧到背部,手臂之上陡然间传来的剧痛让的他又是倒吸一口凉气。

    “我不知道,要杀便杀。”牙齿紧咬,司徒雨忍着剧痛,怒道。

    闻言,林岩手臂微微用力,紧接着,司徒雨的胳膊之中,一道咔嚓声传出。

    “啊!”

    咔擦声落下,一道悲惨的嚎叫便是自司徒雨喉中传出。

    “说,在哪里?”手臂再次用力,林岩低喝道。

    此刻,那司徒雨身体颤抖,额头之上,豆大的汗珠滑下,目光微微抬起,看向林岩,心中再次一凛,方才他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那流露而出的杀意,虽说只是一闪即逝,但他丝毫不会怀疑,自己若是在不说,那对方必定不再留手。

    想到此处,嘴唇一个哆嗦,道:“在红岩谷。”

    “红岩谷么!”轻轻呢喃一声,林岩目光微微下移,看向司徒雨,同时,左手陡然拍出,直击对方后颈。

    “你……”

    全身汗毛瞬间直立,司徒雨脸色猛然大变,目光抬起,却是看到一只手掌在他的眼中方大,一句话还未说出,便是已然断了呼吸。

    手臂一甩,直接将其甩向一旁,目光抬起,看向山脉深处,眼神之中,杀意涌动,虽说林岩并非嗜杀之人,也从未杀过人,但是,不代表他不会杀人。

    龙有逆鳞,触之者死,而林岩的逆鳞,便是他的家人。

    收回目光,看向王彪,此时,那司徒家之人,在王彪的狂轰滥炸之下,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看其模样,那边的战斗也快结束了,而对于此,林岩并未有所意外,王彪在化灵境八重天停留太久时间,乃厚积薄发,莫说区区化灵境八重天,即使九重天,也鲜有对手。

    收回目光,看向一旁的中年男子,此刻,对方早已被雪依扶起,虽说还是一身狼狈,但林岩也能看出,对方也是一条铁骨硬汉。

    看到林岩对着自己看来,中年男子略微艰难的抬起步子,在雪依的搀扶下,对着林岩的方向行去。

    “在下王通,感谢先生多次救命之恩。”中年男子对着林岩躬身一礼,道,如今,他也是从雪依的口中得知,眼前的这个少年,不但今天救了他,而且先前还救过自己女儿跟兄弟的性命。

    见此,林岩微微一怔,对于救对方,他也只是顺手而为,若非因为司徒家族,他也未必会出手相助,旋即也是赶忙将其扶起,道:“王通大叔,莫要如此客气。”

    “哈哈,林岩小哥,看来先前在与我切磋中还是没有用尽全力。”此刻,王彪也是将那男子击败,旋即对着林岩大笑道,之前,他也是跟林岩切磋过,每次都拼个旗鼓相当,但是,方才,他才发现,那还不是他的真实实力。

    摇了摇头,王彪无奈一笑,旋即低头看了一眼提在手中的男子,略微迟疑,将之甩到林岩几人身前,道:“林岩小哥,他怎么处理?”

    闻言,王通微微一怔,他看了一眼对面走来的王彪,若有所思,然后偏过头,看向林岩,先前,他也是被林岩的果决所震慑到,没想到一个十五六的少年便是如此果断,说杀便杀,这即便是他,也做不到。

    闻言,林岩抬目,看向王彪,而见到林岩看来,王彪也是对其点了点头。

    微微一怔,林岩也是清楚,对方的意思无非就是让他做主。

    目光微移,看向躺在地上如同死猪一般的男子,略微迟疑,便抬起脚步,行至于对方身旁。

    “饶命。”看到林岩,那个男子身体不由一颤,方才,他也是见识到对方的狠辣,说杀便杀,比起他们,犹有过之。

    饶命?

    闻言,林岩眉头微微一皱:“半年之前,你们可曾饶过我父亲一命?”

    说罢,眼神之中,寒光乍现,袖袍之下的手掌陡然探出,下一瞬,一股磅礴的吸力便是对着躺在地上的男子爆涌而出。

    强大的吸力,瞬间便是将地上的男子吸起,握着对方的脖子,林岩眼神微眯,道:“那炎坑中有着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