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章 离别前!

    “没什么!”刘柳儿把宣纸一捏,收了起来,随即恢复了往日的神色。

    不过一张绝色的面容上,却是透露出一丝厌倦的神色。

    靖州点点头:“没事就好了!”他当然能够看出刘柳儿有心事,不过他和刘柳儿的关系现在处于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状态。

    既然她不愿意说,自己没必要强行问他了。

    简单的吃过早饭,靖州就开始他一天习惯的生活。

    跑步,洗澡,做饭,然后去医馆。

    医馆那边现在基本没人了,寻医问药的人少的可怜,不过每天都有送药材的。

    他们几位在靖州城百姓眼里都是长者,是靖州城里为数不多的文化人。

    所以百姓们才会把他们收集来的草药送到他们手里,然后由他们送到医馆,求医的人少了,可是医馆的的药材却是多了。

    靖州会带着东子,和何氏一起挑选药材,东子能够吃苦耐劳,反应虽然慢一点,可是却是能够吃得下苦,毕竟才是个三四岁的孩子,能够这么懂事那已经很少见了。

    倒是何氏让他有些惊讶,不仅识字,而且还聪慧,靖州讲的东西她一遍就能记住,而且还能做到举一反三,短短二十来天就能够熟练的抓药,嘱咐别人用药,简直是靖州的超级助理。

    这也是他为什么对医馆放心的原因,一些简单的头疼脑热,跌打损伤她都能瞧,靖州也乐的让她去给人看病,如果有不行的,他才会去帮人瞧。

    不过这个时代的人命,是真的没有什么价值的,能够治好,那是靖州的功劳,治不好就只能怪自己命不好,自己该死了,就算是有时候何氏抓错药,把人吃坏,他们也只当是自己身体的原因,从来没有往医馆方面去想。

    有的时候靖州会有一种感觉,只要是他说的话,那些质朴的人,都会去相信,那怕靖州说的在天方夜谈,他们都会相信。

    这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呢。

    刘柳儿闲来无事,就跟靖州前往医馆,一路上有着很多人朝他们恭敬的打着招呼。

    靖州都是一一回复,这让刘柳儿有些意外。

    以前在她看来,这群贱皮子只有在刀枪之下他们才会变得老实,听话,在初来到靖州城她也是那么觉得的,在方博铁血的规矩下,靖州城的治安比起上京都要好的多的多,毕竟这里是边关重城,人口不多,人员关系环境也没有上京那么复杂。

    衙役官兵刀口之下的都是一些平头百姓,江洋大盗,杀了也就杀了,不像在上京,随便抓一个,都有可能是那个宰相,王爷家的公子,所以上京的衙役官兵是最难干的,不管是有什么事他们都是能够晚到,就晚到,能够不到那最好。

    和往常一样,诺大干净整洁的医馆大厅里没有一个人,空荡荡的,就连何氏母子也都不在。

    有了上次的境遇,靖州也不太好乱走呢,毕竟这次刘柳儿跟在身边,要是在遇见那样的尴尬事,还不知道刘柳儿会咋么想呢。

    “喂,这些都是药材吗?”刘柳儿看着墙角一大堆枯草乱根,朝靖州问道。

    靖州走过去,仔细看了看:“大部分都是药材,有些还是比较名贵的,这未被开发的大地就是好呢,满地黄金啊!”靖州拿起一根血田七放在嘴巴里嚼了嚼,这是他见过最大的血田七了。

    看的刘柳儿微微有些扶额,她以为靖州又发现了什么不认识的草药,学那神农尝百草,试药性呢!心里对靖州却是又敬佩了不少,向他这么傻的人,怕是世间少有了吧!开医馆不为钱,只为治病救人,在她最初看来,医馆不过三天就会因为缺少药材而倒闭,可是和她想的差太多了,虽然最初的几天医馆里是有些缺少药材,靖州每天只能下午看病,早上采药,可是在几天以后,医馆里的药材却是多了起来,有排着队看病的,也有排着队送药的。

    一进一出,药材不差了,反而还有多余的。

    “先生您来了?”这时何氏从后堂出来,头发湿漉漉的,看来又像是去洗澡了吧!

    靖州看见何氏,微微点了点头。

    何氏穿着一身简朴的衣服,衣服虽然不华丽,却是十分的干净让人一看就十分舒服。

    “东子呢?”靖州见安东并没有同何氏一起出来,就出声问道。

    何氏看见靖州身后的刘柳儿时,就要跪下行礼,却是被靖州给扶住了。

    “没事,自己人,不用这样。”

    听到这这里,何氏和刘柳儿面颊都微微一红。

    何氏扭捏着不知如何,倒是刘柳儿轻轻的呸了一声。

    靖州有些懵,这是什么情况?

    “老师,您来了?”东子欢喜的声音传来。

    一蹦一跳的,东子从后堂里边靖州跑了过来,不过在看向自己的母亲时,却是有些害怕,眼角还挂着泪痕,看来又因为调皮被自己的母亲给揍了吧!

    “又惹你母亲生气了?”靖州摸了摸东子的脑袋瓜子,笑呵呵的问道。

    这小家伙虽然憨厚,却是有着坚强的意志,这也是当初自己为什么要收他做学生的原因,意志力坚定,往往是成功的第一要素,他比起聪慧,还要重要的多。

    东子低着头,不敢去看靖州,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怎么了?和我说说。”靖州摸着东子的小脑袋,心里有些意外,这小家伙每天见着自己都无话不说,带着自己去看他整理出来的草药,和认识了几种草药,可是今天却是不太爱说话了,这有问题呢。

    “先生,东子,东子把你教给他的东西在他的几个小伙伴面前炫耀,还给一个小孩看病,说她有病,把巴豆给那孩子吃了……”一旁的何氏接过话说到。

    一边说着,何氏一边小心的看着靖州的表情,是不是有着变化,毕竟东子把老师教给他的东西给传了出去,这可是犯了大忌的。

    她怕靖州一生气把东子给赶出医馆,自己怎么过都没关系,可是要是东子跟着自己吃苦,那就真的太对不起为了她们而死的夫君了。

    她有想过瞒着靖州,可是心里又过意不去,食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和靖州说,到时候就算是自己死,也要求靖州留下东子。

    靖州面色微微一变,这看的何氏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啪!”靖州一个脑瓜崩敲在东子脑袋上。

    “特么?”靖州问道。

    东子抬起头,眼里有着眼泪打转,点点头,不让眼泪流出来。

    靖州叹了口气摸着东子的脑袋,蹲下身子看着那倔强的眼睛:“这次吃的是巴豆,你的伙伴就只是拉拉肚子,要是吃的是什么毒草,什么的,你就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们了,你懂吗?”

    东子有些迷茫样,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因为他知道“见不到”是什么意思,因为前年,他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父亲了。

    “好了,以后不要在随便给人吃药了,知道了吗?要是被我知道,我就把你赶出医馆。”

    听见靖州会把自己赶出医馆,东子一下跪在地上,眼里的眼泪像是断线的水珠一样,不停地流了下来。

    “老师,不要赶我出医馆,不要,拼命的摇着自己的小脑袋瓜,那痛苦的模样,看的靖州都有些难受。

    “记住,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没有我的允许前,你不能为任何人抓药,要不然……”靖州指了指大门口,不在说话。

    ************************************************

    看过老马,那个老家伙现在安逸得很,有人伺候着,长了个,毛变的更加亮了,枣红枣红的,在阳光下漂亮极了。

    “是匹好马。”一旁的刘柳儿看着靖州跟前的马儿说道。

    靖州点点,拍拍马屁股,老马叫了几声,就变朝树荫下去了,如今的它这后院诺大的地方除了药园外,其他的任何地方都是它的地盘,每天有人送来新鲜的鲜草,吃都吃不完。

    生活比起靖州不知道要强了多少。

    在医馆里,靖州教着东子整理药材,认识药材。

    而刘柳儿和何氏却是在一旁聊天,起初何氏还有些拘谨,毕竟身份和气质在那摆着,刘柳儿虽然也经常来医馆,可是她何氏和刘柳儿接触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

    “生了个好儿子呢!”刘柳儿微笑着说道。

    “那是先生人好。”何氏低着头,不敢和刘柳儿对视,一双手无处安放,揪着自己的裙角。

    “是啊!他是我见过最奇怪的人。”刘柳儿看着靖州的背影:“其实,你想帮那些孩子,可以直说的,你还是不够了解他。”说完又看向了身前的何氏。

    何氏脑袋嗡的一下,原本错乱的手也是不经意的停了下来,微微抬起头,面色有些苍白咬着嘴巴:“我知道错了,求小姐在先生面前说句话,让东子留下,我可以走的。”

    “哎,都说了,你不了解他……”刘柳儿叹了口气。

    “你走了,谁照顾东子?你们母女二人住在这也是有些孤寂了,有多少孩子都叫来吧!后院那么大。”靖州摸着东子的脑袋站在何氏身后说道。

    何氏起身,转过身去,朝靖州拜了下去:“先生,我代表那些可怜的孩子谢谢您,我会为您立长生牌,夜夜为您祈福。”

    靖州能够看出来,何氏很激动,激动的都哭了。

    安抚好何氏,靖州和刘柳儿从医馆出来,顺着河道往回走,天色快黑了,他们得往家赶。

    “人多了,本就没有收入的医馆该如何维持?”刘柳儿边走边说:“毕竟那么些人要吃饭的。”

    靖州颔首想了想:“不是有你吗?你家大业大的,支援支援?”

    刘柳儿微微一笑,随即面色如常:“我要走了。”转过身,盯着靖州看着。

    靖州楞了一下,心里好似漏了一拍。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知道迟早有分开的一天,却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什么时候走!”靖州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心情,不让她看出一丝波动。

    “玉兰节前一天。”刘柳儿长长的睫毛抖动着,呼吸有些变化,忽长忽短,她心里有些乱了。

    “玉兰节?”靖州有些懵不过随即又反应过来,就是端午节吧!

    刘柳儿不露痕迹的点点头,一双灵动乌黑的眼睛就那么看着靖州。

    “苦牙说你会写诗,可以送我一首吗?”声音软糯,却是又有着些许醋意。

    靖州点点头:“走之前吧!”

    “这么久?做出来的想必比临时起意来的要好吧。”刘柳儿抿了抿嘴巴,笑着说道。

    靖州吸了吸鼻子:“嗯?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刘柳儿也学着吸了吸,可是却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味道。

    “好大的醋味呢!”靖州伸手指了指刘柳儿:“好像是从你身上发出来的呢。”

    刘柳儿脸色微微一红,她虽然不知道“醋味”是何物,可是却是知晓靖州是识破了她的言重话语,娇羞道:“你,讨打,就朝靖州胸口打了过去。”

    可能是夏天露水的原因,她脚下一滑,扑向了靖州怀里。

    靖州一把楼主刘柳儿,温香软玉入怀,靖州深深吸了口气说道:“这是谁家娘子,入我怀,可就不还了。”

    “呸…谁是你娘子!”刘柳儿嗔怒道,想要满脸通红想要挣脱靖州的怀抱,却是被那温暖宽厚的胸膛给融化了一般,挣扎了几下,就没了动静。

    是她挣脱不了吗?谁知道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