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3章 离家出走

    “公司,这件事情不好办啊,我什么也不会啊。”苍天坐在沙发上,一个人小声嘀咕道。

    “你不要想那么多了,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着急吧,慢慢来呗。”范良鹏看着苍天,耸了耸肩。

    苍天摇了摇头。

    这件事情没有范良鹏想的那么简单,现在岛国的家族都盯上了苍天,苍天要是被查出点什么恐怕就烦了。苍天自己倒是无所谓,苍月就更不用手了,完全不需要担心。

    可是其他和自己有关系的人呢?别的人不说,亲戚。

    自己的外婆他们还在啊,他们都是普通人啊,尽管他们在华夏,可是这些岛国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啊。

    不过公司起来了也只能是打消他们的一部分怀疑,但不保证还有一些人会继续查下去,到时候苍天还是要想办法的,不过那种时候苍天跟中央打声招呼,把自己的资料全部封锁。

    反正自己除了一号首长之外谁的话都可不用听,而且可以命令其他人,这就是特权,当然,这种特权还是少用。不管怎么说这种强制性特权如果实行者不愿意的话,得罪人太多,被人下绊子就不好了。

    “那随便你咯。不过我想,你可以联系一下国内的一些人,你不是认识的人很多吗,说不定他们可以想想办法。资金的事情也撇开不谈,你可以先考虑干什么,比如军火啊,毒品啊之类的啊。”

    苍天满头黑线。

    尼玛的说什么军火,毒品,你丫的是混黑的啊,这种东西可以拿出去卖么,还成立公司,卧槽,就算老子再牛逼这样的公司也会直接被中央打掉的。

    而且毒品这种东西卖给国人也太丧心病狂了。

    不过,毒品......

    “对了,毒品!”

    面对苍天的一惊一乍,范良鹏吓了一跳,随即说道:“你乱叫啥呢,你不会真的想卖毒品吧,疯了啊,我开个玩笑啊。”

    苍天瞥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道:“要不说你智商低啊,毒品我们不能卖,可是和毒品类型相似,却能帮助人的是什么东西?”

    “**?”

    “滚!我说的是医药!我们可以开医药公司,而且我已经有一个好的合作伙伴了。就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帮我,只要他点头,到时我去借钱,不仅仅可以搞定这次的事情,赚的钱肯定也是不少的。”一想到钱,苍天的口水不禁就出现在了嘴角。

    范良鹏嘴角抽了抽,说道:“注意下形象。”

    苍天擦了擦嘴角,笑了笑,说道:“就这么办了。对了,你有查到什么吗?”

    范良鹏愣了一下,说道:“这次我也不好说,反正现在四大家族看起来只有铃木家族没有详细调查过,可是当时交手显然是没有兵忍的痕迹。所以这件事情也非常诡异。我去铃木家族的一些产业附近,还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那就是......”

    “快说啊!”看到范良鹏卖关子,苍天直接就向一巴掌抽上去了。

    丫的,要不是看你知道情报,我就直接打死你了。

    “那叫铃木雪萱的还真是漂亮啊,贼漂亮。”

    ......

    “我草!你特么查到现在你就查到这逼玩意!你到底在干嘛呢!别人漂不漂亮和你有什么关系!”

    苍天恨铁不成钢地骂道,这个范良鹏也实在是太不争气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关注别人的脸。

    范良鹏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说道:“这也不能怪我啊,她是真的漂亮啊,假的......”

    “好了,不怪你了,我就问你一件事情。”

    “恩?”

    “那叫铃木雪萱的,真的很漂亮?”苍天突然露出了一个非常猥琐的笑容。

    “卧槽,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不过你想要干嘛!我的妹子你不准动啊!”

    苍天耸了耸肩,说道:“你觉得你能泡到妹子?”

    范良鹏转过身去,脸贴着沙发,不甘心地说道:“你这个混蛋,自己女人缘好也就算了,还来讽刺我!还来刺激我!混账苍天!”

    咚咚咚~~~

    苍天刚想要笑话他,敲门声却响了起来。

    苍天立刻跑到门口打开了门。

    毕竟都大晚上了,这种时候按道理来说也就只有郭清蝉会回来了,要不就是其他人有急事,所以也不用太担心。而且就算是什么杀手,苍天会怕么。

    “你......你怎么来了。”

    苍天看到眼前的人直接就傻眼了,大晚上不在自己家里待着,跑到了这个地方干嘛。都晚上十二点了,还出门。

    看见滨崎琉雪,苍天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

    滨崎琉雪抬着头,看着苍天的脸,不悦地说道:“还,还不让我进去!”

    苍天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立刻把滨崎琉雪带了进来,让她坐在了沙发上,并且泡了一杯茶。

    “这是怎么回事啊,大晚上的你不在自己家里面待着跑到这里干嘛,就算你是山口组大小姐,也别这么不怕事啊。而且有些小流氓不知道你身份怎么办!就算不碰到这些人,也不是没有杀手敢对你下手,虽然我知道,你胆子大,可是如果你真的出事了,我怎么办,敢对你下手的人肯定都是针对我的。到时候我不得内疚死。”

    苍天二话不说就开始说教了,不管怎么说,大晚上的小姑娘家家的确不是和往外跑,要不是郭清蝉那边还有事情,苍天早就拉回来了。

    “你说你......”

    这个时候苍天的声音停了下来,就连范良鹏都傻眼了。

    因为两个人发现,这丫头的眼眶里已经有泪水在打转了,而且这不是重点,因为她的眼圈红红的,显然不是因为现在要哭出来。

    显然是因为之前这个丫头已经哭过了。

    “你......怎么了?”

    “你,你就知道你自己,是不是!内疚,就,就只有,内疚,吗?”

    苍天这个时候有些哑口无言,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算了,我也懒得怪你了。”尽管最里面这么说,可是滨崎琉雪的眼睛还是出卖了她,泪水根本就停不下来,一会会,两行清泪就挂在了脸上。

    范良鹏赶紧甩了个眼神给苍天,示意苍天上去安慰安慰,这种时候就应该让苍天好好发挥自己的哄人技术了。

    而范良鹏也跑到了厨房去弄一些咖啡了,这种时候茶已经完全不顶事了,还是喝点咖啡心情会好一点。

    “发生了什么,你说吧。”

    苍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只好让滨崎琉雪先说了。

    “我,我之前在家里面和我爸吵,然后争执不下,我就离家出走了。”

    苍天惊讶了,能吵到哭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时间追溯到几个小时以前。

    “爸,你到底说不说!我们家里面的忍者到底有没有出动过,那是我朋友,他的兄弟出了事情我必须帮他解决!”

    滨崎拓斗这就傻眼了,自己解释地够清楚了,自己这傻女儿为什么还要自己解释,不管怎么说滨崎拓斗还是非常喜欢自己这个女儿的,毕竟就这一个子嗣。

    “哎,你听爸爸说啊,这件事情我能保证,我真的不知道,按道理来说,我们家族没有这样的命令啊。”

    “你不要装了!我敢肯定!”

    看到自己女儿这么倔强,语气这么生硬,滨崎拓斗也着实有些不悦了。

    “好,现在我们就去找他们问问看!既然你觉得爸爸骗你,爸爸告诉你,爸爸我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至于家族里面的人,我相信他们也不会,我们家族的秩序是非常严格的,要是没有上面的命令,下面的忍者十不准行动的!”

    听到自己的老爹这么说,滨崎琉雪的心情算是好了一点,便和自己的老爹去往了那些忍者的训练区。

    到了之后滨崎拓斗直接就大声询问了一下,结果所有人都说没有。

    “看吧,我说的,我们家族不可能有这样的人,不听话的忍者绝对没!至于我肯定没有下过那样的命令!”

    滨崎琉雪也不是一次两次看见忍术了,那的确是忍术造成的伤害。

    “好,既然他们说没有,可是那伤口肯定是忍术造成的,而且不是兵忍,这么说吧。现在他们说没有,给他们撒谎权利的人也只有可能是高层的人,当然,也有可能是你,我希望你给我一个交代。”

    看到自己的女儿这么对自己说话,滨崎拓斗实在是气的怒不可遏了。

    一开始也就算了,可现在都这样了,自己的女儿反而还在怀疑自己。

    “你,我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居然值得你这么为他。甚至为了他和自己的爸爸反目成仇!还有!就算是我们家里的高层,或者是我们家的忍者!难不成你为了一个外人就要杀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叔父阿姨吗!”

    滨崎琉雪咬了咬嘴唇,说道:“我必须给他个交待,你快告诉我!”

    “你!你!好!那就算是有了!就是你爸爸我亲自去干的!行了吧!你杀了我啊!你去给个交待啊!”

    滨崎拓斗实在是被自己的这个女儿给气昏了。

    可是,滨崎琉雪却真的是信以为真了。

    只是,作为女儿滨崎琉雪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但是,她又觉得自己对不起苍天,摸了一把泪,便冲了出去。

    事情的前因后果,苍天了解到之后,直接就愣住了。

    这个滨崎琉雪,居然为了自己做到了这步。

    自己明明是个华夏人,他是个岛国人,就算是朋友,就算是不会出卖自己,但是苍天也不会想到她会为了自己做到这步。

    “你...喜欢我?”

    听到苍天的话,滨崎琉雪的脸红了红,随即一把推开苍天,大吼道:“滚开!”

    苍天笑了笑。

    “从小到大,只有蓝月,雪萱姐是真的把我当朋友,其他人都是怕我,所以在认识了你之后你就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了,因为你有把我当成真正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