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潘龙的阴谋

    咳咳,心里比较乱,怕这章写的会出现语无伦次的感觉。大家看到及时提醒,谢谢。

    ——————————————————————————“even小妞,走,和我去医院接范良鹏吧。”

    一放学苍天就跑到胡伊文座位旁。

    不过每次听到这个称呼,她总会感到十分不爽。

    因此语气也十分不善,“干嘛,他是你兄弟,和我又没关系,自己去。”

    “好吧,那我一个人去吧。”

    苍天叹了口气,惋惜地说:“既然如此晚上我就不回去了,我和范良鹏玩去了。”

    “你敢,你哥都把你借给我了,你还敢逃。”

    听到苍天不回来,胡伊文立刻就急了。

    “那你还陪不陪我去了,啊?大xiǎo jiě?”

    苍天贱贱一笑。

    “去啊,干嘛不去啊,范良鹏是大家的同学嘛,就应该互帮互助嘛。”

    胡伊文马上抱住苍天的胳膊,摇着,“苍哥哥~~天哥哥~~,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嘛,借他出院之后得和我一起回家哦。”

    那声音嗲是嗲的,周围若干男生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与此同时,周围的男生却是对苍天各种羡慕嫉妒恨啊。

    一放学班长就去开会了,所以也没看到这一幕。

    不过周围那群八卦的眼中就是我们亲爱的苍天童鞋在和班长交往的同时,他居然......

    他居然还劈腿了!!

    看样子貌似还是倒贴啊!

    这是八卦党的内心独白。

    与此同时,一群小说党的同志说道:“我擦,吊炸天了,莫非他是传说中的主角?!”

    当然,其实苍天就是主角,如果说不是也说得通。

    嘿嘿,稍微剧透下,不过你们是猜不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

    ......

    医院门口“小天,你终于来了啊。”

    貌似苍天来的有点晚,范良鹏已经bàn lǐ好手续了。

    本来范良鹏想拍拍苍天的肩膀,不过看到胡伊文在旁边又把手缩了回去。

    “那啥,你们两个,成了啊?”范良鹏一脸暧昧。

    卧槽,你想哪去了。

    “哪有,只是她花钱把我雇了,一晚500。”没想到苍天居然更无耻的来了句。

    “你,你现在是...是鸭子?而...而且是个高级鸭。”

    范良鹏一脸惊愕。

    同时一脸怪异地看着胡伊文,让胡伊文十分不爽。

    看见这小妞吃瘪对于苍天还是一件非常爽的事情。

    正当苍天暗爽不已的时候,一阵痛感从裆部油然而生。

    他立刻倒在了地上捂住了裆部,身体不断抽搐着。

    “哼,让你污蔑老娘,这就是下场。”说着胡伊文把仍浮在半空的右腿放了下来。

    “你,你...你谋杀亲夫啊,小苍天坏了晚上你用什么。”虽然此刻的苍天痛不欲生,但嘴上却始终调戏不断。

    不过胡伊文的脸已经黑的快成黑煤灰了,黑着脸的胡伊文慢慢走来。

    顿时间惨叫不已,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直到5分钟后,这一切才停下来。

    只看见苍天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他不会死了吧。”

    范良鹏担心到。

    胡伊文没有回答,只是瞥了他一眼,范良鹏吓得缩了缩脖子,因为这一眼非常的不善,没错,就是不善,好像范良鹏再说一句地上躺着的那个就是他的下场。

    “小子,你说为什么我会跟着你这种人。连个女人,不,连个女狐都能欺负你。”凯德幸灾乐祸的声音传入苍天耳中。

    “你个老头,别说风凉话了,先帮我想个办法疗伤啊,这可是大事,事关香火问题啊。”

    “你那个坏就坏了呗,反正你家又不止一个你,还有你哥呢,你......”

    不过在苍天不断的恳求之下,凯德实在受不了了。“算我怕你了,生死书上写上止,然后脑子里想着你下面那活儿,这就行了。”

    苍天刚想拿出书,突然想起了什么。

    “可我没带笔诶。”

    凯德顿时想鲜血狂喷,这是仙器啊,什么叫仙器啊!要用到笔的这特么还叫仙器么!

    不过凯德还是无奈地为他解释了一下。

    不一会儿苍天又了笑呵呵地站了起来。

    “真是的,这老头也不早点说,害我白疼了那么久。”

    听到这话凯德气得七窍生烟,不断骂着这混蛋,不过苍天再次无耻地选择了屏蔽掉。

    “你们等我下,去梅园村吃顿饭,正好做下来谈谈。”

    梅园村,一家不小却又不算出名的饭店,价格在普通饭店中算贵的,不过现在的苍天花的是胡伊文那小财主的钱,所以一点都不心疼。

    ————————————————————————————某公寓内“龙哥,豹哥的行动失败了,那梁成仁也死了。”

    一身体精瘦而一脸冷酷的少年站在另一位坐在沙发上的年轻rén miàn前。

    “阿豹呢,的确是说四肢发达吧比不上那些修真者,说脑子更是一塌糊涂。这次得好好惩罚他一下。小武啊,现在呢我这个角龙帮想发展是很困难的,所以很多任务都得让你完成,你有什么不乐意地可以当面说出来。”

    沙发上的龙哥叼着根雪茄,平静却又果断的说出了这句话。

    “没有,为龙哥做事是我的荣幸。”

    这个小武面无表情。“不过豹哥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惩罚就算了吧。”

    虽然看似在为潘豹求情,实际脸上充满了不屑。

    “人做错了,总要收到惩罚的,更何况那人还是我亲弟弟,玉不雕不成器。”

    小武的表情全落在龙哥的眼中,但他却又不点破。

    “小武啊,我年纪也不算小了,也快30了,想找个女人罢了,这不,看上了那个妞嘛。不过这次不仅没把女人弄到手,还损失了我一个保镖,极道门那边到时候多给钱,让他们放下芥蒂,并再雇一个高手来。毕竟青帮时时刻刻都想吞并我们。”

    “只要那方倩的女人到手,我不信他家那老爷子会不帮忙。有了sh市市委书记的帮助,青帮迟到得被我们打下去。”

    说到这里,潘龙眼神中流露出了希冀。

    “对了,至于对付那个女人得想个计划。小武,来,坐下来,我来告诉你。过几天,你带人支开那两个捣乱的男人,据说那两个人里有一个也是修真者。诺,这个带好,我还不信了,再牛逼的修真者还能不怕花生米。”

    潘龙从一旁的抽屉拿出两把格洛克20放在桌上“是。”

    小武言简意赅,不多一句废话。

    “还有,以防万一,你先去极道门请高手来,到时候还不信那两个人不死。对了,等会你去通知刘二彪,让他在那天带着人找那小婊.子的麻烦,到时候我呢来套软硬兼施,还怕那小妞不帮忙么。”

    “是。”

    “真是的,你说话别那么没生气啊,弄得我很无聊的。算了,去吧。”

    “是。”

    说完小武就转身打开房门离开了。

    “老爷子啊,年轻的时候你不敢和青帮斗,现在还不让我和青帮斗,区区青帮而已,过了气的帮派。只要青帮一倒,sh黑道便是我的天下,哈哈哈。”

    潘龙在阳台看着星空笑着。

    此刻,还在饭店里吃饭的苍天等人还不知道麻烦就快降临在他们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