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强吻太子爷!(精,求票)

    一路奔袭,眼见就到了玄武门!

    玄武门乃是东陵皇宫的正门出口,现下宫门已经下钥,朱红色的大门横在前方,门口守卫着几十名御林军,一个一个拿着长戟站得笔挺。

    澹台凰等人蹲在崇华殿的门口,栏杆之外的角落躲着,一阵抓耳挠腮,貌似猴哥。门口守着那么多人,想就那样不惊动任何人的跑出去,是不可能的。

    要不fān qiáng?fān qiáng?!

    她仰头一看,很快就看到了墙院,只是这墙挺高,估摸着有五米。爬上去不难,因为墙院之内有树,但是墙院外头没树,所以爬上去之后,若直接从墙上跳到墙外——

    粗略估计,会摔成半身不遂!

    准确估计,应该是成为瘸子!

    充满玛丽苏的女主万能的估计,也是一个粉碎性骨折!

    于是,她果断放弃了fān qiáng的可笑想法!飞快的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那玉树临风的楚皇子,然后充满暗示的对着宫门处努了努嘴,明确的告诉对方,我可爱的楚皇子殿下,你发光发热的时候到了!

    楚长歌好似是溜出皇宫都溜出经验了,见此一副非常轻松的样子,并很是不以为然对着铜钱挥了挥扇子,问:“铜钱,我们的烟花弹呢?”

    烟花弹,往半空中一抛,会引起四处都有xìn hào弹燃起的假象,漫天都有烟花飞舞,当天上的火花落地,如果不赶紧扑灭,还会引起熊熊大火,一发不可收拾!所以烟花弹是一个既能引开暗卫去探索xìn hào,又能引开侍卫去灭火的逃跑良物!

    铜钱木然开口:“殿下,上次您为了讨好迎香阁的胭脂姑娘,把您从太子那儿敲诈来的烟花弹都炸上天了!”

    “……”正在观察门口御林军动向的澹台凰,闻言,无语的转过头看着楚长歌略为尴尬的脸,就这货还号称对自己真心一片?坑爹呢?

    楚长歌尴尬的咳嗽数声,狠狠的转过头瞪了铜钱一眼!没有了就说没有了,为何要将原因说得如此仔细,干扰他的猎艳大计!

    铜钱收到他的眼神,不明觉厉,狠狠的抖了一下!抖完也没明白殿下为何如此凶狠的瞪他。

    “咳……咳咳,烟花弹没有了,那就把麒麟粉拿出来!”楚长歌又尴尬的咳嗽一声,赶紧硬着头皮另行吩咐。

    麒麟粉,在空中洒出可以形成漫天白雾,可以足足挡住人的视线半个时辰,绝对足够他们溜出去了!

    铜钱收到命令,赶紧低下头在包袱里面一阵翻找,找了很半天之后,也没有找到!终而,脑中灵机一动,忽然想起来了:“哎呀!殿下,奴才想起来了,上次御剑山庄的庄主练剑,你夸赞了他的剑术,并下令把皇子府所有利于行走江湖的东西,全部搬到御剑山庄了,麒麟粉就是其中一样,您忘了?”

    澹台凰听完,僵硬着脖子扭过头,看着铜钱,问:“铜钱,这御剑山庄的庄主是男是女?”怎么听着好像不会是女性啊!

    “当然是男的啊,可英俊了,那是武林有名的美男子!”铜钱十分为自家主子自豪,很是理所当然的回话。

    澹台凰又咳嗽了一声,难得的八卦了一句:“那,那位胭脂姑娘,和御剑山庄的庄主现在在哪儿呢?”

    “咳咳……”楚长歌赶紧大声咳嗽,示意铜钱不要多话。

    铜钱纳闷问:“殿下,您嗓子不舒服吗?哦,对了,公主,他们现在都在殿下的后院呢!”

    “……”澹台凰无语的看着楚长歌一片空白的脸,她只知道这货是天下第一纨绔,没想到居然还男女通吃!幸好自己没被他迷惑!想着又忍不住八卦一句,“楚长歌,和那御剑山庄的庄主和你那个啥的时候,你俩谁在上面?”

    “自然是本殿下在上面!”楚长歌飞快答话。话一说完,愣了,她一个姑娘家问这个干啥?还有,她是怎么问出口的?

    他答完,澹台凰了解的点头:“哦。你果然不是处了!”

    说完转回头继续看着宫门口,等着他们找出其他可以用来逃跑的好东西来。

    “……”铜钱木然,殿下已然二十岁,侍妾男宠成群,能是处吗?

    楚长歌尴尬的咳嗽一声:“公主,是不是处很重要吗?本殿下觉得这并不影响你我……”

    “本公主有处男情节!”澹台凰头也不回的回话。

    楚长歌默……

    铜钱顶着巨大的压力,和楚长歌那浑身黑压压的气息,又在包袱里面翻找了很半天,始终没找到什么可以用来出宫的好东西,林林总总都被殿下拿去讨好美人了!最后终于放弃:“殿下,没有什么利于出宫的好东西了,全部都被你……”

    “知道了!”楚长歌黑着脸打断,再被这蠢货说下去,自己完全没戏唱了!

    澹台凰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楚长歌,十分失望的叹息:“我就知道你没有什么用!”

    这句话对楚皇子殿下来说,可谓严重打脸!他面色一僵,随即微微勾唇,挥了挥玉骨扇,笑得一派风流的开口:“公主,本殿下说了能给你帮忙,那就一定能给你帮忙,待会儿本殿下和铜钱一人往东,一人往西,去引开宫门口那些人,公主先趁乱出去。等到明日,本殿下再光明正大的出宫去与公主相会!”

    “啊!大皇子,你实在是太有本事了,快去吧!”

    目的达到!看来激将法是一门好功夫。

    “……”楚长歌再次无言!他怎么发现,原本是他想来尝尝澹台凰这样凶悍女子的新鲜滋味儿,可最后的下场不是被她算计就是被她当枪使?

    比他更为无语的是铜钱童鞋,殿下,这关我啥事儿,为毛你讨好美人我要与你一人往东,一人往西?你就不能自己一个人往东跑跑,跑完再奔西面吗?为什么要连累我这样无辜的人?!

    楚长歌舍己为人的伟大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他们就听到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响起,并直直的往他们的方向而来。

    他们躲的地方是一座宫殿外围的墙角,周围都是一片空旷,没有任何遮掩物!所以也只能躲避住门口那些御林军的视线,若是这群人过来了,他们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这……三人一急,楚长歌果断抬脚,一脚把铜钱踹了出去!“引开他们!”

    铜钱童鞋大悲,有这样的主子他一定是上辈子没做好事!一抹眼泪,伤心的背着巨大包袱要跑,可还没迈动步子,又有一拨御林军从另一个方向而来!两边包抄,他们是躲不掉了!

    眼见逃跑计划失败,澹台凰悲伤的瘪了瘪嘴,认命的背着包袱站起身。

    楚长歌也叹了一口气,摇着玉骨扇站起身,一派风流。

    铜钱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因为他清楚地很,要是听殿下的背着包袱跑,最后的结果不会是他引开侍卫,而是他太过儿戏而喜感,最终被御林军们愤怒射杀!

    火把照亮,一群御林军将他们包围,火光印出了他们三人的脸!

    那为首的御林军副统领,很快的认出了他们,毕竟澹台凰那首热情的沙漠,可谓是风靡皇宫!故而他先是一惊,在看到他们身后的包袱之后,又很快皱眉,却还是不动声色的行礼:“末将拜见大皇子殿下,倾凰公主殿下!”

    楚长歌状若无趣的挥了一下扇子,冷哼着开口:“起来吧!不知道大将军带了这么多人,包围本殿下和倾凰公主,到底意欲为何?”

    这话的讽刺意味就是重了!一个御林军副统领,就是往天上扯,也扯不到“大将军”这三个字上!故而他明显是讽刺,顺便表达自己的不悦。

    御林军副统赶紧单膝跪地,大声开口:“末将不敢,还请大皇子殿下和倾凰公主不要误会!是皇宫的藏宝阁失窃,皇上下令让末将在整个皇宫搜查,并严令属下一定要守住宫门,不能让宵小之徒出去!末将看见这边有人影,所以就带着手下过来了,只是不知你们二位这是?”

    说着,又很是别有深意的扫了一眼他们的包袱。

    澹台凰闻言,飞快转过头看向楚长歌:“难道你……”去偷了皇甫轩的藏宝阁里的东西?

    楚长歌飞快摊手:“公主忘了,那把钥匙本殿下已经送给你了,东陵藏宝阁的机关本殿下又不甚了解,要是贸然去闯,危险重重,说不准就把命丢了,本殿下怎么可能……”

    这下,御林军副统狐疑的目光就放到了澹台凰的身上,那样子,是很想搜查他们的包袱,但是又碍于对方的身份不好开口。

    “我们只是路过!”澹台凰木然着表情胡扯,虽然她知道只要脑子还没有坏掉的人,绝对不会相信他们这大晚上的背着包袱到了宫门口,只是为了路过,但是不这么说她能这么说?难道说是逃命!

    御林军副统领咳嗽了一声,努力的作出一副相信了她的样子,又开口道:“倾凰公主,那可否请您行个方便,让末将看看您的包袱,也好跟皇上有个交代!”

    澹台凰倒也干脆,听完这话,“哐当!”一声,直接把自己的包袱往地上一扔,里面的金银珠宝尽数滚了出来。

    楚长歌也给了铜钱一个眼神,铜钱会意,也赶紧将自己的包袱往地上一扔,里面滚出各种玉器古玩。

    四下的御林军们赶紧将火把拿的近了一些,让御林军副统领能看清楚。副统领原本以为这两人不会太好应付,没想到竟然这么好说话,直接就扔了,想着赶紧低下头认真的一扫,发现里头并没有皇上说的青玉鼎,赶紧拱手开口:“多谢大皇子和倾凰公主,末将冒犯了!”

    “里面没有贵国皇帝的东西吧?”澹台凰黑着脸问,她其实很有点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倒霉,偷偷溜出皇宫,居然会撞上皇宫正好闹贼!

    御林军副统领赶紧摇头:“没有!只是现下天色已晚,不知你们二位这是……”

    大半夜的一对男女带着下人背着包袱潜逃,怎么看都是有奸情的样子啊!莫非他们也想玩一把外头民间现下很流行的私奔?

    楚长歌顿了顿,很理智的选择没有说话!他虽然很想大嗓门的说,他们两个是准备私奔,然后让这件事情明日就传得沸沸扬扬,天下人都知道倾凰公主对他有意,为自己能早日抱得美人归加分,但是他心里也清楚的很,要是这样说了,澹台凰的声誉毁了,以她的性子,是绝对不会放过他!

    想想她之前对付皇甫灵萱和小星星的法子,嘴角抽了抽,他可不想步后尘!

    澹台凰犹豫了一下,一瞬之间就知道自己这问题若是没回答好,明天就会有关于他们两个私奔的传闻,王兄绝对不会放过她,于是挑了挑眉,非常霸气的开口:“那你就要问楚皇子了,他没事就喜欢在本公主面前炫富,说自己多么富有,又是如何腰缠万贯,金银财宝无数!本公主很生气,就背了包袱,带着自己所有的财产出门,和楚皇子好好的比比谁更有钱!他以为就只有他一个人是土豪吗?其实本公主也是!”

    楚长歌嘴角微抽,若说是私奔,显得多有情趣多风流雅致啊!若说专程出来比谁更有钱,这得有多无聊,多欠喝药补脑啊!这澹台凰也还真想得出来!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这似乎还真是现下最好的主意!

    于是,他一派风流的摇着玉骨扇,微微抬头,做出一副“本殿下就是这么有钱”的牛逼样子,十分自豪又趾高气昂的点头:“是啊!最后事实证明,本殿下比倾凰公主有钱!”

    “本公主比较有钱!”澹台凰叉腰一吼!

    楚长歌顶着满头的黑线回话:“分明是本殿下比较有钱!”差不多就行了,再装会过头啊!

    于是,那将他们围了一整圈的御林军们,原本对他们两人的话还心存疑虑,毕竟比有钱为啥要到皇宫的门口比,看他们这叉腰互吼的傻逼样儿,顿时信了一大半!

    随即,澹台凰偏过头看向御林军副统领,十分神神叨叨的出言交代:“你可记住了,今日的事情不要说出去,本公主特意挑了晚上,还有这个特殊的地方,就是冲着这个时辰这里人少,也就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我们在比较,这样人家会以为本公主为人势利又喜欢炫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明白!末将明白了!”脑后顶着一滴巨大的冷汗回话,这绝对是他看守皇宫这么多年,所遇见的最离奇的事!

    楚长歌很是赞赏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就是应该如此,本殿下也不想被人议论居然和一个女人攀比谁比较有钱!”

    御林军副统顶着满头的黑线开口:“那既然两位已经比较完了,现下就回去休息吧。天色已晚,贼人还没有拿获归案,为了你们二位的安全,你们还是先回去吧!”

    说着一挥手,他身边的御林军们赶紧上前,帮澹台凰和楚长歌把那一地的财宝打包装好,再毕恭毕敬的交到他们的手上。

    澹台凰点头,恢弘大气的把包袱往自己的背上一扛:“那好!本公主回去了,记住了,今日的事情绝对不许对任何人说!”

    “一定一定!”御林军副统领赶紧开口赔笑。

    铜钱也扛着他们的包袱,跟着澹台凰和自己的主子打道回府。

    随即,一众人目送着澹台凰和楚长歌走远。他们走了很远之后,御林军们的表情仍然十分木然而僵硬,看着他们俩,心下感叹,这绝对是古往今来少有的俩奇葩,深更半夜扛着包袱出来比家产,也不怕遇见强盗什么的……

    澹台凰和楚长歌一路上走着,楚长歌问:“公主,你确定他们不会将今晚之事说出去?”他以为不然,最少会禀报给皇甫轩知道!皇甫轩何等聪明,很快的就会猜到个中缘由。

    “不会说得天下皆知,但是会成为公开的秘密!”澹台凰面无表情的开口。

    “公开的秘密?”楚长歌有点不懂。

    “就是,你让旁人帮你保守秘密,并嘱咐对方不要说出去,但是大多数人都会嘴痒,保守不住秘密,所以他会忍不住告诉自己亲近的人,并嘱咐对方,我告诉你了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然后他亲近的人,再这样告知自己的好友,最后这件事情就会天下皆知,但却没有一个人拿到明面上来说,这就是所谓公开的秘密!所以,当你有什么秘密真的不想让别人知道的时候,不是自己绝对信任的人,最好谁也不要说!”澹台凰耐心的回话,并加上了一句自己对于人生的看法。

    楚长歌一愣,她这话所描述的内容,还真就有点像生活中常常发生的状况,笑了笑:“那公主方才还反复强调他们不要说!”

    “就是因为我如此反复强调,他们就会更加明白这件事情在我心中的机密性,所以才会更心痒难耐,忍不住想说出去,自然也就真正的相信了我们两个是比财产来的!所以明日大家都会相信我方才的说词,而不会传出关于男女关系的不堪言论!”澹台凰很快的说出自己的考量。

    这下,楚长歌终于明白过来:“所以,公主是两害取其轻,宁可让大家都知道你我脑子有病,半夜出来比财产,也不能让大家以为我们是来私奔!”

    若是这样算起来,倒确实是赚了!他素来都只知道她凶悍得很,有仇必报,倒还不知道她有这样的智谋权衡!

    “是!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都被人发现了,不给他们一点谈资肯定是不行的!反正在天下人心中,纨绔不成器的楚皇子,和飞扬跋扈的倾凰公主,都不是什么正常人,做出这样的事情不奇怪,而且是真的不差这一条!”澹台凰大刺刺的开口,很是破罐子破摔!

    楚长歌听罢,又是忍俊不禁,并久久没有止住笑意……

    一派悠闲的摇着玉骨扇,看那样子,好似还为自己的“不正常”,颇为得意……

    ……老子是不给月票脑子也会不正常的山哥分割线……

    东陵御书房。

    皇甫轩坐在龙椅上,手中拿着一只约莫巴掌大的小鼎,轻轻的旋转。

    一旁的总管太监见此,再想着外头在搜索贼人的御林军们,顿时觉得十分无语。

    终于忍不住大着胆子上前询问:“皇上,请恕奴才多嘴,这青玉鼎分明就在您的手上,您为何还要派人去搜查?”

    “不在宫中搜查,难道要朕眼睁睁的看着楚长歌和澹台凰跑出宫?”冰冷的帝王冷哼一声,旋即挑眉,隐有戾气。

    呃,总管太监这才明白过来!他沉默了数秒,又道:“可是皇上,倾凰公主即便不出宫,那也是北冥太子的准太子妃!”给您可没什么关系啊,您这不是在给北冥太子做好事吗?

    “朕虽然不想帮君惊澜,但更不能让楚长歌占这么大的便宜!”皇甫轩冷声开口,灿金色的眸中满是寒气。

    若是那女人一个人跑了,是为了逃君惊澜的婚,他还会帮上一把,但是和楚长歌一起走,呵……

    总管太监会意,终于不再开口。

    ……

    澹台凰在路上和楚长歌分道扬镳之后,悲催的往自己的寝宫走。

    走了几步,远远的就看见一道蔚蓝色的身影站在她的院子门口。

    正是澹台戟无疑!

    她脚步一顿,咽了一下口水,正准备调头逃跑,澹台戟那优雅华丽而自带三分笑意的声线已然响起:“凰儿!”

    呃,被发现了!扛着包袱期期艾艾的回去,三步一顿的到了澹台戟的跟前,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想为自己辩解,各种理由都是有理有据,条理分明,但,还没来得及开口。

    就听得他率先开口叹息:“凰儿,你要走便走,为何要跟楚长歌一起呢?”

    “……王兄,你知道我要走?”澹台凰极为无语,难道她要走的事情有这么天下皆知吗?先是楚长歌半夜fān qiáng要求同行,后是小偷进了藏宝阁坏了她的好事,而王兄竟然也知道了,还有那妖孽今日中午说,晚上出门莫要与人结伴……

    呃——对了!

    莫要与人结伴?!

    与人结伴?难道这事儿就坏在楚长歌的身上?!

    正在她思虑间,澹台戟点头:“看你那样子,也不会老老实实的嫁人,王兄自然也不忍心看你嫁与自己不想嫁之人!故而见你想在,我便派了人暗中保护你,一路上若是你遇见什么难事,也好帮你一把。可却发现你竟然和楚长歌一起,他风流成性,你与他一起出宫,王兄实在是不放心!”正逢御林军在捉拿贼人,他便让自己的部下将御林军引到了皇宫门口。

    所以你就想办法把我弄回来了?澹台凰无语的在心中接了下句。又耷拉着脑袋开口:“知道了,我先回去休息了!”那群东陵的御林军还在搜寻,再想走,绝对是白日说梦!

    澹台戟点头:“那你早些休息!”

    澹台凰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一件要事,一把抓住了澹台戟的胳膊,几个大步往自己的殿内走!

    澹台戟剑眉微皱,低头看着她抓着自己手腕的手,微微有些发愣,就这样被她拖了进去。

    入了屋内,澹台凰关shàng mén,把包袱放下,问:“王兄,那独孤城的事情,有结果了吗?”若是她没猜错,人一定没请到!

    澹台戟挑眉,有点不解,也有点怀疑:“你问这个做什么?”

    “只是问问,王兄觉得能说就告诉我,若是觉得不方便或是不信任,可以不说!”澹台戟不笨,一定能猜到自己和原先澹台凰的不同,她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不拆穿自己,但也知道他对自己并非是绝对的信任。

    澹台戟闻言,顿了一会儿,一双桃花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的眼,像是在审视!

    却只见她的眸中满是坦诚星辉,还有一丝难掩的诚恳和关切,心中微微动容。

    他想,若她不是演技过人,那便一定是真心的关心自己了!终而,他低叹了一声:“已经有结果了,他选了北冥!”

    “原因?”澹台凰挑眉询问,但心中其实已经隐隐知道了原因。

    “东陵、西武、北冥、漠北、南齐、东晋都派了人去,几波人马汇聚,同请他,他只问了一句,你们的主子说我若不肯归顺,便当如何?”澹台戟说着顿住了。

    只说到这里,澹台凰很快便猜出了结果:“最后只有北冥的人说,不肯归顺便杀!所以他选择了北冥,因为他清楚,乱世之中,为君必须狠辣果决,顺者昌逆者亡。这样的帝王才敢于杀伐,有望逐鹿天下,也能最终实现他独孤城出将入相,名扬天下的夙愿。最终在北冥人的保护下,安然离开,我说的可对?”

    澹台戟一愣,竟然没想到她一个姑娘家能有如此见识,甚至于还这般聪慧,所描述的一切都好似是亲眼所见!他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澹台凰却没能完全解开自己心中的疑惑:“其他人我不了解,但是皇甫轩,却绝对不像是仁厚之君,所以也绝对不会如王兄你一般,下令不归顺便放走并以礼相待……”

    这一点,倒是有点匪夷所思。但,很快的,她眼前一亮,看着澹台戟猜测:“难道是皇甫轩手下的人自作聪明,以为独孤城喜欢听恭顺之言,故而……”

    “凰儿,你当真聪明得可怕!”澹台戟开口赞许,也算是肯定了她的说法,又接着道,“其实独孤城未必不知道这些去请他的人中,有些人是有意说了恭顺之言,并未传达自己主子的真正意思。但他还是选了北冥,因为他很清楚,有再聪明的主子,手下的人都是一帮自作聪明的蠢货,这样的国君也不会有什么大成就!”

    所以六国对于贤才的这一争,君惊澜赢了!赢在他比自己和南齐摄政王狠辣,赢在他手下的人比皇甫轩等人手下的人聪明,会毫无半丝偏差的去执行主子的命令!这样培养人的能力,简直是可怕!就是他澹台戟手下的人,处在同样的境地,也极有可能学着皇甫轩的手下去自作聪明!

    于是,澹台凰的脑中很快就回忆起了自己穿越来的当日,从屋顶上掉落,君惊澜手下的暗卫接住了所有的灰尘,唯独漏掉了一根头发,他眉头都不皱的直接让杀,不给任何辩解机会!在这样的培养和处事手法之下,他手下之人,还有谁敢出错?还有谁敢自作聪明?这便也就是严以待下的好处!

    她分析完毕,终于抬头看向澹台戟,像是大人教育孩子一般,极为严肃的开口:“王兄,这件事情之后,你可知道,在乱世之中,要成为一位出色的帝王,绝对不是你这样宽和仁厚的!光有文韬武略远远不够,要知道,该狠辣的时候,必须狠辣!”

    听到这里,澹台戟终于是明白她此问的意图,原来是想劝谏自己!他顿了很半晌,笑着揉了揉她的发:“王兄知道你的意思了,只是人生来可贵,每一条性命都是来自于父母,怎可轻易言杀?但凰儿放心,对任何人,王兄都能宽和以待,唯独欲对凰儿不利之人,王兄绝对不会放过!比如钟离涵,她将不可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你派人杀了她?”澹台凰很愣了一下。

    “上次宴会之上她想伤你,王兄便忍了!这次你染上风寒,她让人偷偷在你药中下毒,若不是王兄中午亲自去取药,恐怕……”说到这儿,他顿了一下,又笑看着澹台凰,“你说这样的人,我怎能容她?”

    这下,澹台凰便忆了起来,难怪王兄那会儿去拿药去了那么久,还让那妖孽来送了一碗该死木瓜炖雪蛤!

    听着这话,她心下满是感动。

    咬牙,宽大袖袍下的手攥紧,像是做了什么决定!终于,她抬起头,凤眸看向他满怀着笑意的脸,咬牙,一字一顿的开口:“王兄,从今日起,澹台凰起誓!你若不愿狠,以后便由我来帮你狠!日后,任何人敢伤你或动你的王位分毫,我必要他血溅三尺,死无葬身之地!”

    她的语气,坚定而绝决!眼神,像是一把淬了毒的刀子,幽光隐晦。人对她一分好,她必还以十分!王兄这样待她,她自然要回以同样的真心!

    她却不知,今日这一番话,当真是一语成谶,卷起了这块大陆的无数腥风血雨,也预示着一代女王的觉醒、诞生!

    澹台戟被她这话说得微微一怔,看着她坚毅的面容,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开玩笑。心中也像是被一块大石撞击,塞得满满的,以至于说不清心下是何种感受。又伸手揉了揉她的发,轻声笑道:“小丫头,一天到晚瞎想些什么,虽然王兄在你心中做不成一个出色的帝王,却也不是一般人能轻易算计的!好了,不早了,你好好休息!”

    这倒是!澹台凰笑眯眯的点头,王兄的智谋和本事她也是看得到的,一般人算计不到!想着乖巧点头:“那好,王兄你也早些休息!”

    澹台戟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向外,回自己的寝宫。

    他却知道,今夜他注定睡不着,只因这丫头的一句不是戏言的戏言……

    ……

    他走了之后,澹台凰跑到床上躺好,望着床顶,那是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尤其只要想想几天之后,东陵的建国庆典结束,自己就要回漠北,并且要在那个还没见过面的父王的安排下,好好的收拾一下自己,准备嫁给那个性格恶劣的混蛋,她就是一阵心酸,一抹脸上全是泪!

    在床上滚了无数圈,也是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于是干脆就爬起来,出门。

    爬上屋顶看月亮。

    无边夜色中,高悬着一轮明月,不远处点缀着几颗星星。

    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忽然觉得这月色有点凉,身上也渐渐的有点发冷。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她就像那个月亮,看似身边有很多人,其实只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找不到任何归属感。

    那么,远在二十一世纪的爷爷,在她死了之后,是不是也是在叔叔伯伯看似热络恭谨,实则不过为权为势的情形下,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看着月亮呢?

    想着,顿时感觉一阵鼻酸!父母去世之后,就是爷爷将她宠着长大,可最后,她不仅没有敬上孝道为爷爷养老送终,却还要爷爷再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重击!

    想完了爷爷,很快的又想到了自己!含着眼泪看着月亮,伸出一只手指向天空,十分悲愤又诗情画意的道:“想我这样一个大měi nǚ,从前活得是多么肆意潇洒,自从遇见了君惊澜那个混蛋,从此人生一片灰暗,往事简直不堪再回首!”

    她身边,不知何时冒出了一团银色的不明物体,学着她伸出一只爪指向天空,也十分诗情画意:“嗷呜!”想我星爷,从前是多么英俊潇洒,追求者多、爱慕者众,自从遇见了澹台凰这个狠毒的女人,从此胸前无毛,狼生一片灰暗,从前的辉煌不敢再想!

    一人一狼,就这样眸中含泪,伸着手和爪指向天空良久,良久!

    时间仿佛定格,飘浮的树叶也被静止在空中,他们一人一狼就这样一动不动。

    终于,澹台凰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星爷的鼻子抽搭了几下。

    身后传来一声戏谑的笑:“你们还没指够?”

    “又是你!”澹台凰回头一看,愤怒开口,那语气绝对称得上是恶劣!

    淡淡月辉之下,太子爷在一张月光帛下盘膝而坐,看着她勾唇浅笑:“太子妃在此伤春悲秋,本太子岂可不来?”

    也就是说自己刚刚说的话他全听到了,还有那只脑子有病和她一起指着天空的疯狐狸狼!

    出乎意料的,这次澹台凰没有跟他针锋对麦芒,恼怒转回头,重新看着月亮,久久的沉默着没有说话,因为她深深的觉得,自己是苦逼的极端,这货是春风得意的极端,所以只要一看见他或听见他的声音,强烈而鲜明的对比之下,她就会非常不合时宜的想起自己的苦逼!

    两人沉默了很久,小星星童鞋也在一旁回忆自己从前的辉煌回忆了很久。

    春风微凉,夜色低沉。风中,忽然传来他的叹息:“女人,以后别露出那种表情!”

    哪种表情?澹台凰想问,但实在不欲与他说话。

    “比起看你脆弱的样子,爷更喜欢看你张牙舞爪。因为那样脆弱的表情,看着,会心疼!”他好听的声线,第一次没有慵懒的痕迹,倒很像是清越的和风,吹得人心中发酸。

    澹台凰咬着牙转过头,原本是想骂,却看见了他魅眸中难得的认真,呆了一下,要骂的话变成了一小声嘀咕:“少猫哭耗子假慈悲!”

    “爷如何是猫了,你又如何是耗子了?”他懒散的声线带着薄薄笑意。

    他这一问完,澹台凰满脑子瞬间都是他的恶举,首当其冲的就是今日护心丹事件,于是勾了勾唇,笑得非常假的开口:“哈哈!你还不是猫,今日那护心丹……”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治愈风寒的护心丹,爷只是想激你一下,让你好好喝药。我的太子妃,爷可是一片好心!”他闲闲开口,笑看着她,眉间朱砂粉嫩,初樱一般。

    呃——澹台凰一顿,好吧。她承认,她原本是想着如何躲避这碗药,最后被他一刺激,一口就把药喝了!可是——

    “可我喝了,你为啥还挤兑一句,说幸好还有一颗?”澹台凰可没忘记自己险些没被他气得吐血的场景!

    “你身上发冷,所以药里面会有一味驱寒草,这味药刺激脾胃,和在药中喝下去,即便是爷都会直接吐出来!气你一气,转移了注意力,你自然就注意不到了!”他还没说,她那日走火入魔之后,必须将寒气引入体内,方能化解困在内力中的阳火,所以刻意没给她盖被子。而小苗子问的时候,他亦只是笑言要她知道知道祸从口出。

    呃,这倒是!从前在现代她也喝过中药,但每次刚刚喝进去,都会直接吐出来的。而这次有了所谓驱寒草,她也没吐出来!之前都没有细想。

    “那木瓜炖雪蛤……”

    “嗯……这个嘛,是为了你我今后的床第生活!”太子爷方才正经了两句,马上就开始找抽!

    “嗷呜!”小星星在一旁做鬼脸!

    骗人!那可不是一般的雪蛤,是主人以前从墨师父那里要来,在冰山的雪莲池里养出来的,星爷想吃了很久主人都没给,这珍稀的蛤蟆在雪莲池汇聚了不少天地灵气,有助于上古内功的底气修炼,而木瓜通脾胃,对她事后喝药可以起到一定缓合作用。

    但是合在一起正好丰胸……嘿嘿……星爷猥琐伸爪捂嘴!

    澹台凰听完他的话,马上就上了火气,准备滑下屋顶。这臭不要脸的,还为了今后的床底生活?!

    她这一动作,他却忽然笑道:“你现下下去,今晚就别想睡了!”

    “为啥?”澹台凰一愣。

    接着,她便看见成雅从门外进来,看那方向是从王兄那边回来的,她进来之后,先是在澹台凰紧闭的寝宫门口看了几眼,估摸着澹台凰睡了,方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澹台凰嘴角一抽,幸好没下去,要是下去了,撞上了成雅,肯定得念叨她半天,半夜了还出门多不安全云云!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爷神机妙算,事无错漏?”他含着笑意的声线轻轻飘来。

    然后澹台凰开始回忆,从这货那天说自己不能回诗会,回了就会有杀身之祸,晚上果然有人刺杀。到后来说回房间会挨骂,果然撞上王兄。再到今日预备出逃,他说只能自己一个人走,不能与人结伴,最后从王兄那意思来看,要是没与楚长歌结伴,八成就真的成功逃了!还带上成雅这事儿,他确实都猜得挺准的……

    她还没说话,便听得他凉凉开口:“今夜,你若一个人走,爷不会拦你,其他人也都不会拦你。但你偏偏跟着楚长歌走,那就没有一个人乐见其成了,故而你现在被逼回来,是必然之事!”

    所以,在知道她不是一人离开之后,他没有出手。因为他不拦,皇甫轩和澹台戟也会拦。

    听着他语中明显的幸灾乐祸意味,澹台凰又是一阵上火,冷笑一声,咬牙切齿的开口:“我说太子殿下,您确定您这是神机妙算,而不是乌鸦嘴?所有的坏事,都是你一说就灵了!”

    “唔……那好,爷今日就神机妙算一件好事!”他语中有笑,旋即,看着她的方向,闲闲开口,“你今夜有艳遇!”

    艳遇?!

    澹台凰闻言,奇怪的转过头!

    “嗤!”

    入目,是他带笑的魅眸。

    唇上,是他柔软的唇畔。

    澹台凰双眸瞪大,整个人完全傻掉,脑袋完全懵掉!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什么情况?!接吻了?啊,不,是她被人偷袭了初吻!

    旋即,他伸出舌尖,在她唇上轻轻舔了一下,退后半米,懒洋洋的笑道:“味道不错!”

    不错?不错?!不错你妈个头!

    澹台凰一阵火气上涌,起身一把抓住他的胸口的衣襟,指尖触到了他身上滑润的肌肤,心中一荡,但火气仍然没消!对着他的唇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破口大骂:“混账!老娘的便宜是能占的吗?给我还来!”

    ------题外话------

    月头求月票,各种跪求,有票子的赶紧砸来!~\(≧▽≦)/~啦啦啦……

    另:最近评论区频繁有人要求换男主,哥个人觉得男主挺好,完美男人,嘴巴虽然损了点,没事喜欢小整一下女主,但每次女主有难几乎都是他出手。对于特别激动要求换男主的妹纸,哥只能说众口难调,吾写吾所喜,君阅君所悦!哥是玻璃心,请不要再谋杀哥的自信了。大家彼此尊重,互相理解,谢谢!

    【荣誉榜更新】:恭喜【水梦灵萱】成为哥的第九位状元!恭喜【澹台凰】成为哥的第十位状元!恭喜【七mèi mèi爱山哥哥】成为哥的第十一位状元!恭喜【hafyh】荣登状元榜第三!恭喜【99788】升级探花!恭喜【18078122288】升级会元!

    另:万分感谢弟兄们的钻石、月票、鲜花、五星级评价票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