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是的,我打了你!

    这话一出,众人是想笑又不好笑。这楚国大皇子还真是个活宝,时常被人打得鼻青脸肿这样的话,他也能毫不避讳的说出口!不过按照这样说起来,东晋就不应该计较了才是嘛,一个郡主能尊贵得过皇子去?而且人家还是楚国皇室的嫡长子!

    倒是钟离城又被他呛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好不容易才平稳了自己的心绪,顶着众人那“你不该再计较了的目光”,硬着头皮从牙缝里头挤出了几个字:“楚皇子豁达,可这被打的是朝霞郡主,本宫回去还要向皇叔交代!更何况皇妹的脸还中了毒!”

    这下,皇甫轩的心情就好了!虽说他不太喜欢钟离城,但有人帮着他收拾那个该死的女人,也是好事!毒害公主,殴打郡主,没有一件是小事,这种作壁上观,看她倒霉的感觉还真不错!

    但,他这还没高兴完,一道似笑非笑的慵懒声线便响了起来:“真是奇怪,怎么东晋长公主中了毒,昨晚东陵的太医没有看出来么?”

    这话一出,澹台凰奇怪的看了君惊澜一眼,方才她也是想说这句话将皇甫轩拖下水的,因为这话说完了之后,皇甫轩要么就得帮着她说昨夜钟离涵没有中毒,因为那是他的御医诊断的,有毒都没诊出来,这谁信?要么,就默认钟离涵昨夜是中毒了,那就等于在天下rén miàn前承认他是自己的帮凶,钟离涵中毒了他的御医都不帮着解了!

    但问题是,君惊澜为什么要帮着说出来?是想帮她,还是想拖皇甫轩下水,他好看热闹?按照那个男人恶劣的性格来说,后者居多。果然,她正这么想着,君惊澜似笑非笑就扫了过来,看戏意味十足。

    四下的使臣们,看向君惊澜的眼神也满是抑郁,就这么轻轻松松的一句话,就拖了皇甫轩下水,这个人,真是深不可测!他们回去之后一定要让国君好好防范,最好纳为拒绝往来户!唯独楚长歌一个人悠哉的摇着扇子,好似根本就没看出其中玄机……

    皇甫轩的脸顿时黑了,眼见所有人的眼神都扫到了他的身上,等着他开口!他真想爆cū kǒu,这关他什么事?!轻咳了一声,不情不愿的道:“来人,传昨夜为东晋长公主整治的御医!”

    这下钟离城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他的目的是澹台凰,可不是皇甫轩!照这样发展下去,别澹台凰还没收拾,倒先跟东陵干上了!要是真的惹怒了皇甫轩,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国都未可知,想着,他又忍不住瞪了那个多管闲事的君惊澜一眼!

    这一瞪,君惊澜挑眉,看着他。片刻之后,忽然笑了,眉间朱砂嫣红似血,煞是美艳动人。这笑,让钟离城心中咯噔一下,赶紧转开了目光。

    “皇上,李御医到了!”门口的小太监禀报。

    “传!”冰冰凉凉的声线带着一股阴霾的气息,像是暴风雨的前兆。

    老御医一路上已经将事情的经过听说了,他是真的不明白他为何如此倒霉,帮着救人没得到奖赏,还惹上了麻烦!连滚带爬的到了皇甫轩的跟前,一溜烟将自己要说的话和满心的怨气一起抒发了:“启禀皇上,昨晚东晋公主的脸只是皮外伤,老臣敢以性命担保,绝对没有中毒,这一定是有心之人想陷害老臣!”

    说罢,狠狠的瞪了钟离城和钟离涵一眼!东晋这群忘恩负义的混账,不感谢自己就算了,还诬陷自己是漠北三公主的帮凶!他今日要是能逃过这一劫,必报今日之仇!

    “东晋大皇子,你看?”皇甫轩灿金色的眼眸看着钟离城,面上带笑,眸中却找不到丝毫温度,仿若冬日中酷寒的冰封,警告意味满盈。

    钟离城也不是蠢货,赶紧开口:“若是这般,那也许是皇妹回去之后染上的毒,如果是这般,那就错怪三公主了!但是这动手打人的事……”

    澹台凰冷笑一声:“中毒的事情是假的,不知道还有几件事情是真的!”

    这话一出,各国使臣皆唏嘘。是啊,澹台凰所犯下的事,首当其冲就是毒害钟离涵,但是这件最大的事就是假的,至于其他事情的真实度……

    说罢,澹台凰又起身,四处一拱手:“本公主素来声名不好,但绝对不会敢做不敢认!东晋诬陷本公主用毒谋害钟离涵,还殴打朝霞郡主,其心可诛!而今下毒的事情是假,这证人还有几分可信度,众位大人也当能看得分明!还请各位替本公主说句公道话,莫使本公主蒙受不白之冤!”

    话说的是非常体面的,一点都不像传闻中那个不成体统的公主。神态是正气凛然又含着一股子怨气的,好似是真的蒙受了多大的冤屈。于是,不少有正义感的大人,都大声道:“东晋大皇子还是将这件事情查清楚了再来指证吧!”

    “一个大男人,还是堂堂的一国皇子,竟然想了这么多龌龊的法子来陷害一个女人,本殿下都替他羞愧!”楚长歌旁若无人的转头,对着自己身后的仆从,十分认真的开口。

    “楚长歌,你……”钟离城气得面色通红,天下人皆知楚长歌才是七国中最让人不耻的皇族,他现下竟然有脸替自己羞愧,那自己成什么了?

    你能想象那种凤凰被乌鸦鄙视的感觉吗?你能想象那种龙被蚯蚓瞧不起的感触吗?钟离城现下满心都是这样的感受!

    楚长歌闻言一顿,摇着扇子斜睨了他一眼:“怎么?不服气?比划比划?”

    钟离城顿时闭嘴了!楚长歌虽然名声不好,但经常带着一帮王公贵族四处打架斗殴,武功就是不好,体格也该不差,自己却是读四书五经的人,从来不屑与人动手,于是也不会动手,这要真一比划,估摸着得丢脸丢到皇姑妈家!

    而钟离涵,此刻不敢置信,失望,痛楚兼有的眼神瞧着一旁好似没什么存在感,但却像处于万物之巅的君惊澜身上。只是一句话,一句话,就将他们一个晚上的准备和谋划打得灰飞烟灭!四年,她见过他好几次,就像这一次也是为了见他而来。印象中,他从来都是立于顶峰,一句话就能扭转局势,翻手覆手便能逆改乾坤。她一直以为这样的男子,是不会有人能入得他的眼的。

    而终有一日,她看见他眸中映出倩影憧憧,照出佳人娉婷。他终于也肯为人说上一句话,甚至于扬言打滚一万次也要求娶,而那人却不是自己。她便再也遮掩不住自己的妒忌之心,才将皇兄和堂妹都一起拖到了如此尴尬的境地。可,他们所有的谋划,却还是败在他一句话上,就一句话!

    “怎么东晋长公主中了毒,昨晚东陵的太医没有看出来么?”

    她叹了一口气,正想说句什么,朝霞郡主却发了疯一样的指着澹台凰:“本郡主不管,就是她打了本郡主!堂兄,你若是不能为本郡主报仇,本郡主就回去告诉父王!”

    说着,狠狠的瞪着钟离城,是他们说了这件事情一定能成功,事成之后她就是东晋未来的皇后!可,现下一看就要事败,做不成皇后倒是无所谓,那她不是白白被打了?

    这……场面再次哗然!

    澹台凰冷笑了一声,看来这些人还真当她好欺负了!只自卫,不反击,他们就一再进攻!想着,一把抄起自己的板凳,几个大步走到朝霞郡主的跟前!

    而君惊澜见此,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如玉长指轻轻的敲打在桌面上,魅眸中满含笑意,直觉告诉他,这女人的表现会超出他的预料。

    楚长歌摇着玉骨扇,唇迹玩世不恭的笑意也越发明显,一眨不眨的看着澹台凰的背影,嗯,这个漠北三公主,可别辜负了自己今日一再帮她说话啊!

    皇甫轩灿金色的眼眸也看着澹台凰,这女人过去就过去,拿着板凳做什么?是想吓唬人家不成?!

    其实,除了君惊澜,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包括澹台戟,都以为澹台凰拿着板凳是过去吓人的!

    但,澹台凰忽然对着朝霞郡主那张已经被打得看不出原貌的脸,冷笑了一声:“朝霞郡主,我打了你是吗?”

    朝霞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板凳,心里有点慌,但还是咬牙开口:“是的!”

    “好!”话音一落,“砰!”的一声响起,澹台凰狠狠的一板凳甩到了朝霞的身上,这一下打完,她又将板凳捡起,又是狠狠的一下砸了下去!

    “啊!”、“啊!”、“救命啊!啊——”朝霞惊慌失措的尖叫!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上去拦,等他们拦住澹台凰之后,朝霞已经倒在地上不能动了!抱着自己的脑袋,一个劲的抽搐……

    “咚!”的一声,澹台凰把板凳扔了。

    撇开众人,踏过去,狠狠的一脚踩在朝霞的脸上,冷冷道:“你不是说我打了你吗?嗯!是的,我打了你!你既然这么想被我打,我怎么能不成全你的心意,你说是吧?”

    ------题外话------

    【荣誉榜更新】:恭喜【℡?半城】升级进士,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286177718】月票一张(嗯,这是怎么投的?(⊙o⊙)…),【99788】钻5,【肆茹梦】钻5花10,【浅咦墨画】钻23,【sunsimiao5】钻2,【sili3344520】钻1,【艳艳yanyan】花5,【泠子寒】钻15,【smile7426】花2,【子虚昀霓】花5。及【qiuhe200999】、【墨爱书】、【泠子寒】、【宁小微惠】、【绝樱】五位亲亲的五星级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