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7章 不堪入目

    杜南星虽然是个精致的美人胚子,却是个病秧子,又素爱讲礼数,自然乏味得很。

    至于风情万种、玲珑剔透的沈依依,到底也是大家闺秀,只能近看而不能裘玩。

    不过自己今年已满十八,正是血气方刚之际,再加上自己向来身强体壮,那方面的需求更是比平常男子要强烈得多。可是为了爱惜名声,也为了日后前程,自己才不得不将这股欲望狠狠压抑在心底!

    直到遇上香儿这般知情知趣的妙人儿……

    说起来,这香儿不光身材曼妙,还对自己千依百顺,极尽撩拨之能事,更难得的是竟与自己目标一致!所以在杜家老宅的这几日,自己过得简直比神仙还要快活。

    想到这些,尹世贞陡觉心头一荡,竟鬼使神差般道出一句:“看来,果真是委屈你了。”

    “嗯,果然还是公子明白香儿。”香儿心头一喜,遂又靠近了半分,声音也特意放得更软。

    声音勾魂摄魄,最后一个颤音更是如羽毛般在尹世贞心头轻轻拂过……

    终是按捺不住,尹世贞只觉腹一热,忍不住借着衣袖的遮掩,往香儿细腰间狠掐了一把:“妖精!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哎哟,公子——疼死人家了~”香儿软绵绵地娇嗔着,边不着痕迹地将酥软的身子挨上了男人手臂。

    暗处,一双犀利的眼睛早将这不堪入目的一幕尽收眼底。

    当下不由得暗“呸”一声,悄然隐去。

    …………

    杜宅另一头,杜宝华玩耍一会后,便找借口支开厮,自己则一溜烟跑回了青竹居。

    “娘亲!”一进门,杜宝华便兴奋地扑进了姚玉珍怀里,“星儿姐姐已经应下了,会放我们母子一马。”

    “你说什么?”搂着儿子的姚玉珍不由得手底一滞。

    杜宝华以为母亲没听清楚,遂撒娇地往其怀里蹭了蹭,得意邀功:“儿子前去听雪阁求情,然后星儿姐姐便答应了,会放我们母子一马。”

    听着儿子的话,姚玉珍的脸色却越变越难看。

    最后,原本舐犊情深的她竟一手将儿子推开,气急败坏地咬牙斥道:“混帐东西!当真被那贱人灌了迷魂汤不成?竟然敢相信她说的话!”

    被母亲重重一指头戳在脑门上,杜宝华不由得一阵委屈:“可她明明……”

    “呸!”儿子刚张口,姚玉珍已往地面重重啐了一口,“明明什么?明明放我们一马?我看她分明是想籍着借口把我们母子俩赶出去!好让我们流浪街头,饿死!冻死!这才遂了她歹毒的心肠。”

    “明明是一个赔钱货,却偏要霸占着这杜家偌大的家产!这点倒是跟她那下贱的娘老子学了个十足……不,是青出于蓝胜于蓝!竟然想把我们母子俩赶出杜家?没门!咱们只管走着瞧……”

    …………

    看到母亲歇斯底里、泼口大骂的样子,杜宝华哪里还敢声张?至于到听雪堂用午膳一事就更加不敢说了,只乖乖地、悄没声息地往门口方向退了过去。

    “公子——”杜宝华离开正堂不远,方才不知躲在哪个角落的彩云却现身追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