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9章 小狐狸!

    此刻看到她装作强忍痛楚,一步一缓的走近,不由得在心底微微一哂……狐狸!

    明明身上内伤已然大好,却偏还要装出这般模样,不是狐狸还能是什么?

    相信就连杜老爷子生前恐怕也没能看穿自家孙女这般会装吧?

    只不知,她到底是得了什么因果?内伤居然好得这么快!

    要知道,那血衣楼杀手身手不错,当日若非距离过远,再加上自己从中作梗,相信那一掌早已要了这丫头的性命!只是到底也受伤不浅,哪怕服了自己相赠的疗伤丹药也不应该好得这样快……

    难道是那医馆大夫当真给她施了针的原因?

    未等北飏理清头绪,杜南星已近前盈盈拜倒:“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杜南星此言一出,顿时雷倒了包括尹世贞在内的所有人。

    怎么可能?星儿这贱人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个阴阳怪气的师傅?最气人的是,事前自己居然连半点风声也没听说过。

    与尹世贞等人不同的是,北飏此刻看向杜南星的目光中却充满了探究:“丫头,你叫我……师傅?”

    “师傅!”杜南星却一口一个师傅的,叫得极为顺口,“你当日不是说过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的么?所以徒儿曾大胆推测,你定会于今日上门教导我武功。如今一见,师傅果然诚不欺我。”

    杜南星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想法把这自称北飏的男子留在身边!

    北飏武功奇高,有他在身边,不管他最后教不教得了自己武功,起码那些魑魅魍魉再难找到机会对自己下手。这样说起来,自己也算是得了暂时的平安,实在是一件极为划算的事情。

    迎上杜南星执着的脸,北飏目光成谜:“稍迟些时日,我有事要去青州城一段时间。”

    “不敢有瞒师傅,徒儿稍后也要回去青州城。”杜南星笑靥如花,四两拨千斤的就将问题解决了。

    北飏眼眸渐深:“跟我学武可是件苦差。”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徒儿不怕吃苦。”

    …………

    杜南星与那北飏不知是否心有灵犀?说话时都把声音压得极低,仅容自己及对方听到。只是这样一幕落在那尹世贞眼中,却成了一对奸夫在当众互通私信,恬不知耻!

    一众下人探究的目光在他看来,更是染上了讽刺和嘲笑的影子。

    忍无可忍的他,终于暴发了!

    纵使自己从未打算日后要娶杜南星为妻,但她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公然与其他男子调笑,简直就是不守妇道,故意要给自己难堪。

    “星儿,他到底是谁?”尹世贞步如流星,蹭蹭走近,伸手直指北飏。

    对上气急败坏的尹世贞,杜南星却依旧风轻云淡:“两天前师傅曾救我一命,如今我拜他为师,正是为了学武防身,不再为奸人所害。”

    听杜南星提起遇刺一事,尹世贞不免有些心虚,但他很快便冷静下来,重新正面杜南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