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1章 欲言又止的吴大夫

    “什么!他竟然也来了青州?”一挑眉,北飏向来平静无波的俊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

    想了想,他又追问了一句:“你可有看清楚?他是否冲着那杜家丫头而来?”

    风三想了想,摇摇头:“属下看着不象,原本就是那杜家姐自己撞上去的。”

    “那还好。”北飏一颗心终稍落下,若有所思般缓缓走至窗前,“看来自京中传来的消息不假,他是奉了皇命送前来和谈的洛国王子回国,才会途经青州。”

    “那我们要不要派人去盯着他们?”

    “不用。只是这青州城眼看将要不得安宁了……”

    一声低低叹息传入风三耳中,他不由得眼皮一跳:“爷的意思是说,那洛国王子并非诚心前来和谈?而是别有目的!可我萧国一直以来的劲敌不是那夏国吗?反观洛国一直势弱,并不曾有过狼子野心。”

    “你懂什么?”

    北飏微微侧目,薄斥一声:“那洛皇素来狡诈,隐藏实力,此番和谈自是存了试探之意。反而那夏国自从出了十三年前那件事后,新皇登基、人心浮动,实力已大不如前,暂不足为患。”

    “爷,那我们现在要做点什么?”听到北飏所言,心地淳厚的风三不由得脸露焦色。

    然而,北飏却没有回他,只背转身低低地吟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捧着大堆堆的玩物,杜南星终于与赵忠一块乘马车回到了医馆后门。

    令赵忠奇怪的是,杜南星竟弃那些花大价钱买回来的玩物不管,反而心翼翼将那最不起眼的瓦罐以及布满铜锈的鼎等物挑出来,再三叮嘱他要心对待。

    最后再叮嘱一遍赵忠将那些自己煞费心思弄到手的古物保管好后,杜南星才悄无声息地溜下马车,迅速自后门走了进去。

    医馆内。

    眼看时间已过去将近两个时辰,管家正等得心急,担心事情会露馅。此刻一见杜南星出现,立马便将准备好的衣物奉上,供其入房换装。

    才换好衣服,吴大夫已闻讯赶来。

    见杜南星立马要离开,吴大夫却有些欲言又止,最后却到底什么也没说,只亲自与医女一块送杜南星出去。

    只是到了门口,吴大夫终忍不住发声:“星儿丫头?”

    “吴伯伯有话尽管说,星儿耳朵灵着呢。”杜南星如今可是七窍玲珑心,早看出吴大夫有话要说,索性便直接挑了出来。

    “咳咳……”被辈看穿心思,吴大夫不由得一阵郝腼,“其实我只是顺口一问,看老爷子有没给你留下什么书信之类的东西?”

    听吴大夫提起外祖,杜南星心情却一下子低落了起来:“外祖事出意外,又哪有什么书信留给星儿?”

    看到杜南星一脸难过,吴大夫动了动嘴皮子,到底还是将吐到嘴边的话“咕”的一声吞了回去……罢!或许有些事这丫头永远不知道还要更好一些。

    杜南星终于坐上了马车,然而她却不知道,在自己外出干这一番大事的同时,杜宅中也是情况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