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8章 奇怪的感觉

    一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少东家居然有如此神通?

    就连自己这个跟了老东家几十年的人也没能看出来的东西,如今却叫她一眼便瞧了出来……这、这当真是杜家祖墓冒青烟了!藏宝阁也有救了!

    人人俱在激动惊讶之中,却没人留意到那母子二人已陡然变了脸色。

    就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折扇之上时,那瘦猴突然“嗷”的一声怪叫,衣袖翻转间,一束寒芒已如闪电般飞向杜南星面门:“臭子,居然敢坏你大爷好事?管叫你有命来没命走!”

    事发突然,待众人醒悟过来时,暗器已离杜南星面门不足一臂之距!

    已能感觉到暗器的飕飕寒气,杜南星不由得双目一闭……唉,重生一世不易,没想到居然把性命交代在这里了。若早知如此,就该早些习武强身才是。

    “叮!”

    正等待剧痛来临的杜南星却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脆响!

    迅速睁眼,却发现距自己脚尖不足半拳之处掉落了两样东西——一柄雪亮短刀、一枚青翠的玉扳指。

    “公子,你的扳指……”

    白袍公子微一抬手,身边随从立马住了声。

    而此时,那行凶的瘦猴已被紫衫公子命人拿下,连同那想趁机逃跑的老妇一并绑了起来。

    “少东家,你怎么样了?没伤着吧?”终于从惊吓中回过神的赵忠一迭声地靠前问了起来。

    “放心,我很好。”

    话音未落,杜南星突然脸色一变,执起地上掉落的锋利短刀便往那瘦猴臂上拼力刺入:“这彩头我拿了!”

    一插!一拉!

    “啊!”

    瘦猴惨叫一声,下一刻已然生生痛昏了过去。

    看到被废去一臂的的瘦猴,身旁老妇吓得面如土色,当场软瘫在地,身下更是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臊味。

    不光那老妇,周围其他人也暗暗为杜南星出手狠辣吃惊不已……这少年,果然不能看。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冷哼一声,扔下短刀后,杜南星默默走回原处捡起了玉扳指。

    这是一枚和田玉扳指,成色极好,除了外祖留给自己的血玉扳指外,可以说这是杜南星见过材质最好的玉扳指了。

    然而看到玉扳指上那道崭新的划痕,杜南星不免有些惋惜。

    想了想,她突地上前一步,冲那白衫公子微微一敛首:“谢过公子相救之恩,他日若有机会,定当涌泉相报。”

    “区区事,何足挂齿。”对上杜南星,白袍公子扯了扯唇角,罕见地露出一抹淡笑。

    迎上白袍公子的笑容,杜南星心头却是莫名一紧,竟有一种避之则吉的感觉:“这俩名骗子就麻烦公子了~在下还有事,先行一步,告辞。”

    话音刚落,已回头招呼赵忠:“我们走。”

    白袍公子身边随从有意上前阻拦,不过在接收到自家主子的眼色后,却立马住了脚。

    那紫衫公子却一改方才的毛躁,默默的不知在想着什么心事?

    墨老倒是有心想与杜南星结交,但在贵人面前他却不敢造次,只好眼巴巴看着杜南星二人离开,然后跟着告辞……

    其实从前赵忠倒跟着老东家见过墨老几次,但杜南星不想提前暴露自己的底牌,索性让赵忠也跟着自己一块乔装打扮了一番,故此墨老愣是没认出赵忠来。

    等杜南星二人及墨老离开后,身边随从再也忍不住悄声问了一句:“公子,眼下正是用人之际,为何不将那少年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