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5章 自取其辱

    迎上白袍公子打量的目光,杜南星清了清嗓子,毫不客气地冲那母子二人一指:“这俩人是骗子!折扇乃赝品。”

    那老妇脸色一白,那“儿子”更是象被针扎般,从地上猛地跳起,抡起膀子便要冲上前去打杜南星:“乳臭未干的臭子,竟敢污蔑我传家之宝!这回非好好教训你不可。”

    赵忠担心杜南星被打,连忙闪身挡在了前面。

    而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白袍公子却微微一扬手,立马有随从飞身而出,将那“儿子”拦了下来。

    那“儿子“不甘心,仍试图闯过去打杜南星,正待动手之际却被老妇阻止:“儿啊,嘴是长在别人身上的,人家说什么我们犯不着跟他计较。只须记住一点——身正不怕影斜。”

    听到老妇这番话,再看她一脸的凛然,杜南星差点要拍起掌来。

    不得不说,这位老妇果然是戏精!不光东西造得好,而且还沉得住气,演得极为出彩。要不是自己自跟在外祖身边见多了,还真会被她瞒骗过去。

    “演戏”在古玩这一行绝非偶然。

    可以一个人演,也可以俩个人一块演,俗称双簧。

    眼前这所谓的“母子”就是在编故事演戏,借机减轻目标的疑心,让他相信自己手上的东西是真迹,好乖乖将银钱双手奉上。

    很明显,今日这紫衫公子就是他们相中的目标人物。

    深吸一口气,杜南星转身冲紫衫公子一揖:“谁真谁假,可否请公子将折扇借来一观?假若折扇乃真迹,在下愿再出千两纹银补偿给这位婆婆,但若是赝品……”

    杜南星突然语气一顿,却是赵忠从旁扯了一下其袖角,低声相谏:“少东家,此事万万使不得。”

    在赵忠心中,藏宝阁现有银钱已为数不多,假如再赔出去一千两纹银,往后的日子可就越发艰难了。而且最重要一点就是,他方才已趁机看过那紫衫公子手中折扇,俨然正是那前朝大家之真迹!

    再退一万步说,为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强出头,这笔帐再怎么算也是自己这一方吃亏。

    赵忠却不知,杜南星前世跟在外祖身边,见多了被古玩骗子坑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例子,所以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她才决心要揭穿眼前这对“母子”的把戏。

    “若是赝品你又待如何?”紫衫公子见杜南星忽然住声,不由得追问了一句。

    杜南星目光清澈,却隐约闪过一抹凌厉:“若是赝品,自当送官查办,绝不使其再继续为害人间。”

    “说得好!快,把扇子给这位兄弟送过去。”

    一旁,将赵忠欲阻止杜南星强出头的一幕收入眼底,老妇人的脸色却渐渐缓和了下来,并冲跃跃欲试的瘦猴递了个眼色。

    别担心!

    我们做的东西相信这天底下没几个人能看得出破绽来,更何况眼前这弱不禁风的少年郞?想哗众取宠?结果只会自取其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