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4章 一条手臂

    “狗娃你……”老妇一怔。

    “娘!要是再还不上银子,赌坊的人说了,最迟今日午时,就要砍了我一条手臂抵债……娘,我还年轻,还没娶媳妇,还不想死啊。”男人边说,边将包裹高举过头,扑通跪了下去。

    老妇当场如遭雷击,转瞬却已是眼泛泪花,颤抖着手自儿子手中接过包裹:“老天爷,你可把我们王家给害苦了!”

    话音未落,老妇竟一手拉上儿子,双双往那帮人面前一跪:“俩位公子,为了我家狗娃,这传家宝……老婆子我舍了!”

    看着老妇递上来的包裹,白袍公子反应似乎有些冷淡,倒是那紫衫公子却来了兴趣,示意身旁随从上前接过。

    包裹呈长方形,用细棉布包得严严实实,随着随从将包裹一层一层打开,一把折扇已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对于这个结果紫衫公子似乎有些失望,遂扯唇一笑,漫不经心般将折扇取起展开……

    折扇被徐徐打开,扇面上展现的是一幅山水画,山水青绿,台阁古稚,细看之下,似乎还能听到上面的流水之声……而右下角处,还题跋着两行诗句: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不敢置信般将扇子翻来覆去,仔细看过那已然有些老化的扇骨以及落款后,紫衫公子面色突地一变,甚至就连呼吸也随之急促了起来:“这、这是……”

    此时,看到紫衫公子的神情,那老妇却极为不舍地回应道:“公子好眼光,这折扇确实出自那位大人物之手。若非家道中落,又生下如此惹事的孽畜,老婆子实不敢对祖宗不敬,将传家之宝变卖。”

    “不知夫人……”

    紫衫公子刚要开口询价,老妇却已低首叹息:“本乃家传之物,却要与阿堵之物相提并论,老婆子实在是心中有愧——罢了,便出价一千两给了公子,也算是结下善缘。”

    “娘!你怎么才要——”旁边,瘦猴精般的男子不满地嚷嚷起来。

    “快给我闭嘴!”老妇咬牙喝斥,“若不是你惹出祸事,我也不至于要变卖这唯一的传家宝。况且午时将近,你是不是不想要自己的手臂了?”

    一听母亲提起手臂二字,男子当场没了声息,焉了般弯下了腰。

    一千两?

    虽然这价格听起来有些吓人,但与这折扇的真正价格相比,却只是九牛一毛!

    紫衫公子心中暗喜,连忙吩咐随从付钱。

    那白袍公子则一直淡漠地一动不动,一副独善其身的样子,似乎这俩人间交情并不如大家想象中的深厚。

    看到一千两银票即将到手,在无人看到处,那母子二人迅速交换了一个眼色,脸上俱是满满的奸笑……

    “且慢!”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听得众人皆是一愣,就连那付钱的随从也不由自主地一缩手,将银票收了回去。

    看着那本已唾手可得的厚厚一叠银票,老妇人恨得面目扭曲,巴不得将那发声之人当场撕作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