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0章 公子,使不得

    然而西院厢房中却不时传出窸窸之声,似乎还有人难以成眠。此时,窗外漏进一抹月色,正照在来回踱步的男子身上,不是别个,正是心怀鬼胎的尹世贞。

    他本想趁夜前去找相中的“棋子”商谈,但随从打探清楚情况后却回来告知,那“棋子”所住房间竟与其他丫环相邻,一旦前往恐会被人发现,反倒对己不妙。

    所以此刻的尹世贞正进退两难,头疼不已,试问又怎能安然入睡?

    心中焦躁,尹世贞忽觉一阵口干舌燥,于是回到桌边准备喝口茶润润嗓子。可没想到茶盏送至唇边,才发现盏中已无半滴茶水……

    一皱眉,尹世贞将手中茶盏重重一顿,正待扬声吩咐下人沏一壶新茶时,门外却突然传来随从低沉的声音:“公子,有客到。”

    微微一怔,心思转了转,尹世贞才缓缓吐出二字:“进来!”

    门“吱呀”一声从外面打开。

    当尹世贞抬头看到走进来的人时,却是脸色一喜。

    “不知香儿姑娘驾临,实乃意外之喜!来,姑娘快快请进。”尹世贞侧身相邀,同时却眼神炽热般盯着香儿打量了好几眼。

    留意到尹世贞态度的变化,香儿心底一愣,旋即涌出一抹狂喜……看来自己今晚还真是来对了!

    瞅着香儿步入厢房,接收到主子眼神的随从迅速退出,并顺手将房门掩上。

    放下食盒后,按捺下心头的呯呯乱跳,香儿刻意放软声调:“奴婢知道公子近来心事烦多,便特意做了这降火润燥的羹汤送来,还望公子不嫌弃才好。”

    “不嫌弃!得香儿姑娘惦念,尹某人求之不得。”话音未落,尹世贞已大步上前,一手握上香儿柔夷。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香儿只“呀”的一声,脸庞已然涨得通红,慌忙把手抽了回去:“公子!这使不得、使不得……”

    “如何使不得?”看着欲拒还迎的香儿,尹世贞心底暗讽,却又步步紧迫,“你两次替本公子亲手作羹汤,难道不是因为心里有我吗?”

    听尹世贞一语道破自己心事,香儿不由得又羞又喜,只好低着头弱弱地哼了一声:“若公子也喜欢香儿,哪为何上回待香儿那般的冷淡?叫香儿伤心不已。”

    “傻丫头!上回我误以为是你家姐派你来试探于我,又怎敢轻易表露内心?”

    “那这次……”香儿蓦然抬头,想从尹世贞脸上找到答案。

    然而不等她把话说完,尹世贞已然满目深情般将其打断:“上回自你走后,我才发现自己满脑子、满眼都是你……好香儿,求求你!就跟我吧~日后我必不会亏待于你。”

    边说,尹世贞边将香儿身子一带。

    半推半就扑进尹世贞怀中,香儿只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酥了……

    好不容易,她终于记起了今晚的目的,勉强自尹世贞怀中挣扎抬头:“公子……香儿有事相告,是关于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