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9章 精心准备的“礼物”

    莫非是那死丫头出事了?

    哈!最好是死了,这样正好一了百了。

    “有什么好事?王妈妈快说。”姚玉珍一边使眼色打发彩云出去,一边催促起那王婆子来。

    王婆子故意卖弄地拿粗布帕子拭了拭嘴角,然后又瞄了火急火燎的姚玉珍一眼,才慢条斯理地说道:“二夫人莫要着急,先让老婆子我喘上一口气。要知道,我可是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机会混进你这青竹居来。”

    姚玉珍眼珠一骨碌,心中却暗暗啐骂一声:“呸!还说要喘气?不就是想从我这里拿好处吗?”

    不甘心地撇了撇嘴,却到底还是从头上拔下一支珠钗塞到了王婆子手中:“是,妈妈你辛苦了!这钗子你且拿回去买口茶喝。”

    “哟,二夫人这可使不得、使不得!”王婆子嘴里推托着,手底却紧攥了珠钗往袖口里揣。

    揣好后,又仔细捏了捏,王婆子才邀功般往姚玉珍跟前凑了凑:“二夫人,孙姐今日出府在半道遇上杀手了!”

    “当真?”姚玉珍激动得紧紧握住了王婆子的手腕,继而却是脸露疑惑,“可我怎么没听到府里传出哭声?”

    “老天爷没长眼啊~最后让人给救了,只受了点伤。”

    “唉……”

    彩云红着眼忍痛走至外间,却隐约听到姚玉珍俩人的声音,她不由得当场眸色一暗。

    夫人也不知怎么了?这几年简直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

    难道是因为老爷没了,担心自己母子会孤苦无依,所以才会变得这般的自私狠毒?可杜老爷生前明明交代过,只要有杜家一日就不会少了夫人母子二人的吃用,甚至于还专门请来老师教导公子读书……难道这样子夫人还不满足?竟然联合他人来算计杜家孙姐。

    这算不算是人心不足、恩将仇报呢?

    彩云边想边轻轻摇了摇头。

    听雪堂。

    “回孙姐,尹公子身边的人回来了,不过似乎并没有带回来什么好消息。西院的眼线说了,尹公子竟然摔了茶盏。”管家恭敬地一字一句将刚收到的消息禀报。

    呵,恐怕是派人前去血衣楼兴师问罪未果吧?

    杜南星于腹内冷笑一声,脸上却不显山不露水:“嗯,我知道了。”

    眼见杜南星年纪便如此冷静淡漠,管家心底越发诧异。

    不过他很快就压下内心的震惊,忧心忡忡地禀报了另外一个消息:“尹公子刚派人往青州送了信,相信沈姑爷很快就会赶来古县,为免生变,我们还是要早作准备的好。”

    呵呵,哪怕姓尹的不送信,单单得知杜家宗亲要前来瓜分杜家家产的消息,自己这所谓的好父亲恐怕也要坐不住了吧?

    目送管家离开,杜南星却不知想到了什么?

    杏核般的星眸微微眯起,清冷地往青州方向远眺了过去……

    好父亲,不知道你是否会喜欢这份我为你精心准备的礼物?希望不会太让你失望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