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7章 血衣楼

    从此,府中便由自私势利的兄嫂悉数把持。

    兄嫂一心想借杜玉容攀上高枝,不想杜玉容却暗中与青州州衙捕快秦青一见钟情,后来为了嫁入一文不名的秦家,甚至不惜与势利的兄嫂反目!

    只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因为丢掉了杜家嫡女身份,原本待自己极好的婆家人竟一下子变了脸。不单公婆处处挑错,就连往日总是嘻嘻哈哈的妯娌也夹枪带棒起来。

    可怜杜玉容一下子从千金大姐变成了任人指手划脚的媳妇,哪怕后来怀上了孩子还是要包揽全家的活计……落差之大,害得她常常背着人彻夜哭泣。

    秦青看不过眼,出声替妻子说话,不想他前脚一走,公婆等人便越发变本加厉地折磨杜玉容。

    深爱妻子的秦青再也按捺不住,索性将即将临盆的妻子从乡下带回青州城,租下一处房子过起了俩人的日子。

    只是秦母等人却不肯罢休,还是找上门哭着闹着,非要秦暮照旧将衙门月晌分一半给自己不可。

    迫于无法,也为了落个清静,秦青夫妻商量过后,同意了秦母等人的要求。

    秦青月晌本就不多,如今被分去了一半,还要付房租,日子一下子变得捉襟见肘,越发艰难了。

    将丈夫难处看在眼内,杜玉容也是心疼异常,于是在女儿出生还不到三个月的时候便跟着隔壁大娘做起了替人浆洗衣服的活计。

    过了几年朝不保夕的日子,杜玉容在生下第二个孩子后竟积劳成疾,一病不起。

    因为当初已立誓宣布与杜家断绝关系,所以就算病重,杜玉容仍然不愿意向杜家任何人求助,其中也包括了杜南星一家。

    而为了治好妻子,秦青想尽办法,甚至不惜瞒着妻子登门求杜家兄嫂借钱治病。只是杜玉容兄嫂实在是异类,眼见嫡亲妹妹病重竟完全无动于衷,并将秦青羞辱一番后赶出了杜家。

    求助无门,年纪轻轻的杜玉容不久后便撒手人寰。

    丧妻后,悲痛欲绝的秦青竟带着两个孩子从青州城消失了,从此不知所踪。

    前世当杜南星从母亲口中得知这些事情时,杜玉容经已去世俩月有余。

    那时她一门心思全扑在尹世贞身上,犹自顾不暇,又哪里会想到要去打听杜玉容的情况,并施以援手?

    所以在得知杜玉容死讯后,忆起俩人时的时光,杜南星忍不住背地里狠狠痛哭了一场,并将此引作自己平生最大的遗憾。

    如今既然重活一世,自己自然要想办法救杜玉容于水深火热之中,断不能让其走上前世的旧路。

    想到这里,杜南星眸底倏忽寒芒一闪!

    视线及处,一抹嫩绿色身影正自门角一闪而没……

    是她!

    对了,还有那些即将找上门来的魍魉鬼魅,自己须要尽快做好准备,务必要亲手撕去其身上披着的羊皮,让他们的本来面目无所遁形!

    与此同时,杜宅西院厢房中却传出“咔嚓”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