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5章 姐妹情深

    因自体弱,杜南星自出生起便一直呆在外祖身边,直到十二岁那年,因为想与投靠到青州杜家的尹世贞多亲近一些,才央求母亲将自己带回了青州。

    在古县居住期间,比邻而居的堂姐杜玉容常常得了空便过来陪杜南星说话玩耍,俩人间关系十分要好。只是在杜南星八岁的时候,因为生意上的事情,杜玉容一家不得不变卖了古县家业,且举家搬到了青州城居住。

    因为这个原因,杜玉容与杜南星之间才渐渐少了往来。

    不过,杜南星却记得很清楚,前世的这个时候杜玉容也曾特意跑来找过自己,除报讯外还提醒自己要当心人。只是当时自己被奸人营造的表象蒙蔽了双眼,竟不愿相信她的话,结果落得一个抱恨而亡的下场。

    “快!请容姐姐进来。”想起这些,杜南星略带急切地催促了丫环一句。

    丫环领命离开后,不一会功夫,门帘再度一动,一名年轻少妇快步走了进来。

    杜南星眼神锐利,早在少妇刚露面时已将其细细打量了一番……

    上一世自己不曾留心,这一世仔细看了,才发现杜玉容嫁人后日子过得果然不好。

    虽然在三年前嫁了人,但杜玉容只比自己年长五岁,如今正是二九年华的好年纪。可眼前少妇却是钗荆裙布,风尘仆仆,哪里还是往日里锦衣玉食、水灵秀气的容姐姐?

    因着心急,不等杜南星挣扎坐起,杜玉容已一下子走到了杜南星跟前。

    看到卧床休养的堂妹,杜玉容不由得哽咽地唤了一句:“星儿,我可怜的妹妹。”

    话音未落,杜玉容已握住杜南星双手哀哀地啜泣了起来。

    面对真情流露的杜玉容,杜南星内心忽然一阵愧疚,险些忍不住要告诉杜玉容,自己这是装的,实际伤得并不算重……然而理智告诉她,绝对不能这样做。

    为了掩饰心虚,杜南星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没想到杜玉容却如临大敌般,连声催促身后的丫环:“快!快给你家姐奉上温茶。”

    饮了一口丫环奉上的茶水后,杜南星才将杜玉容拉至身边坐下:“容姐姐,别担心~你来了,我这伤也立马大好了。”

    “怎么还跟时候一般的贫嘴?”杜玉容嗔了一句,眼底泪光却依然晶莹流转。

    此时,杜南星却觉出手底的不妥来,当下不由得“咦”了一声:“容姐姐,你这手怎生变得如此粗糙?莫不是姐夫对你不好?若当真如此你不妨说出来,要知道我们杜家人也不是好欺负的!”

    听到杜南星所言,杜玉容一阵感动,不过更多的却是局促不安:“别胡思乱想,你姐夫对我好着呢。不过你姐夫始终只是一个捕快,得的银子不多,自然要事事亲自操持。这事本就很常见,你也不必单为我大惊怪。”

    说到此处,对上杜南星依然不相信的眼神,杜玉容只好清咳两声,转移话题:“险些忘记了,我这次来可是有极重要的事情要说与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