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4章 自作孽,不可活

    杜南星冲管家一摆手:“你也是外祖身边的老人了,快请坐下说话。”

    管家脸上飞快掠过一丝激动:“老奴谢过孙姐!”

    待管家心翼翼在下首就坐后,杜南星才问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不知宅中银钱可宽裕否?”

    杜南星所问有点出乎管家意料,怔了怔后他才飞快往杜南星方向瞟了一眼:“回孙姐话,老爷和大姐在时银钱自然十分宽裕,只不过……”

    见管家欲言又止的模样,杜南星心中已然有了计较:“莫非此事与我父亲有干系?”

    “正是。大姐失踪第二天姑爷便使人前来将宅中大半银钱挪了去,说是正在外地与人相谈生意急需用度。所以如今宅中所剩银钱也只不过仅够维持三个月的用度而已。”

    这沈浩然做事果然够狠!

    杜南星于心中暗暗唾弃一句,然而想到暂时挪用府中银钱救济藏宝阁的计划到底落空了,心情不由越发的沉重了起来。

    “孙姐不必担心,依往昔惯例,府中银钱有缺之时尽可与藏宝阁周旋使用。”见杜南星神色有异,管家不由得担心地补充了一句。

    唉,管家啊管家,你可知道如今的藏宝阁已是自顾不暇,哪里还有能力照拂内宅?

    暗吁一口气后,因为不想管家替自己操心,杜南星迅速收起所有心思,只仰头灿然一笑:“宅中一切有管家照看着,我的确无用忧心。”

    见杜南星绽放笑颜,管家也跟着松了一口气,这才想起自己要禀报的事情来:“老奴今日照常派人跟着那姓尹的,果然不出孙姐所料,他背着人偷偷去了县衙……”

    杜南星柳眉一皱:“可有将那李忠良救了出来?”

    管家脸上现出一抹幸灾乐祸:“姓尹的并未如愿。”

    “此话怎讲?”杜南星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老奴派的人一直跟在姓尹的后头,见他进了县衙便躲在外头等候。不过才一会的功夫便见那尹世贞气冲冲地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后并无其他人跟着。那人觉得奇怪,于是便暗中打点了相熟的衙役,这才得知尹世贞确是想花钱将李忠良从狱中救出,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那李忠良昨夜里竟与同牢房犯人发生争执,活生生被对方打死了!”

    “自作孽,不可活。”听到消息,杜南星心中忍不住一阵侥幸。

    虽然设计将李忠良自藏宝阁中赶走,但无论如何,她也不想他重出生天,跟在沈浩然身边替其出谋划策,为虎作伥。如今他死了倒算是彻底了结了自己这一桩心事。

    松下一口气后,杜南星与管家又低低地交谈了一会……

    管家悄然离开后,杜南星依然躺回床上继续装作养伤。只是这会连她自己也有些诧异,同样受了黑衣人一掌,又同样吃了北飏留下的丹药,可为什么自己竟比檀儿的伤势要轻许多?

    正当杜南星百思不得其解时,一名丫环匆匆走进:“回孙姐,容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