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2章 赔个精光

    后天?杜南星一怔。

    然而不等杜南星回过神来,那北飏已是身形一晃,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瓶中有疗伤之药……”远远的,北飏声音再度传来,听起来竟已在一里开外。

    咦?这家伙的轻功也太厉害了吧?若是自己能学到手,日后遇上危险的话就算打不过起码也能逃不是?只是这北飏说的后天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给自己决定是否拜师的期限吗?

    还有,刚才明明还飞沙走石、行雷闪电的,怎么这会天色突然就一下子放晴了?难道说,这北飏是老天爷派给我的福星?

    杜南星心中正思绪万千,不想身边檀儿却突地往地上一跌!

    “檀儿!你这是怎么了?”杜南星大惊,忙伸手想将檀儿自地上拉起。

    不想檀儿却连连摆手摇头:“姐……奴婢疼、疼得厉害,实在撑不住了!你也受了伤,赶紧坐下歇歇吧。”

    看着檀儿抚着肩头一脸痛苦的模样,杜南量才记起自己身上的伤痛来。

    只是令人奇怪的是,虽然心口仍象要裂开般疼痛难忍,但腹深处,却隐隐有一抹暖流析出……顺带的,似乎连身上的伤痛也减轻了不少。

    此时,一抹瓷白的光芒突然闯进了杜南星眼角。

    注目望去,地面竟真的放有一个的、碧色瓷瓶。

    瓶中有疗伤之药……北飏离开时所说的话迅速在杜南星脑海回响起来,再看看坐在地上痛苦不已的檀儿,她不再迟疑,迈步上前将瓷瓶一手拿起。

    瓷瓶入手极温润,瓶身材质也颇为通透……

    凭自己跟在外祖身边将近十年的磨炼,杜南星一眼便看出此瓶非凡品,甚至可以与当今萧国皇宫之物相媲美。

    见杜南星手握瓷瓶出神,檀儿担心地挣扎上前,将瓶子一手夺了过去:“姐,这药檀儿先吃!”

    “……”

    “也不知道这药有没有问题?等奴婢吃过没事,你再吃。”檀儿边说,边视死如归般将其中一颗淡青色药丸猛地拍入口中。

    看到这一幕,杜南星默默感动了一番……

    另一处。

    风三倒提着一柄染血的利剑,冲对面一玄衣男子拱手下腰:“爷,刺客已伏诛。”

    对面,赫然正是刚将杜南星救出生天的北飏!

    此时听到夜十被杀,北飏只背着手“嗯”了一声:“血衣楼也不必留了。”

    “是。”凤三话音刚落,已瞬间走得无影无踪。

    哼!居然敢暗杀爷要保护的人?敢情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损个精光才怪呢。

    一旁的风七正洋洋自得地思忖着,不想那如磁声音已再次沉沉响起:“找人往京城递份折子……”

    “是。”自家爷开了口,不管听不听得明白,凤七一律利落应声。

    沉吟片刻,北飏再度发声:“就说,青州边防疏松、流寇猖獗,吾自请前往镇守。”

    “属下明白。”

    风七刚要转身离开,不想北飏却猝然发问:“昨日之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