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9章 姚玉珍的表演

    话音未落,姚玉珍又自说自圆:“算了!算了!反正我们杜家也不缺那点银子~再说了,若为了这样一个蠢物而扰了星儿静养那才是大事!”

    声量再度拔高,姚玉珍扬着帕子连声吩咐:“管家!赶紧把人赶出去,省得污了星儿的耳朵!也算是给我们杜家袓上积点阴德。”

    管家等人听在耳内,皆为难地停下了拳脚,齐齐扭头看向杜南星。

    那道人趁机得以苟延残喘,却偷偷摸了下身上的银票,在想着这些银子到底够不够自己疗伤的费用?

    姚玉珍看在眼内,心里恨得不行,十指险些要将帕子绞断!

    “道长再不走!难道真要让人将你打出去么?”

    耳旁冷冷响起姚玉珍的警语,老道士猛地打了一个激灵,终于回过神来,揣着银票便要往外逃……

    “拦下!别让他跑了。”一直默默看着姚玉珍表演,杜南星此刻终于开了腔。

    一声令下,管家立马带人大步追上,将那老道士重新抓回到杜南星跟前:“孙姐,人抓回来了。”

    眼看老道士即将逃走,临门一脚却被抓了回来,姚玉珍气得险些一口老血喷将出来!

    只是再气也得忍着……

    将喉头那抹腥甜强咽了回去,下一刻姚玉珍已挤出一抹强笑靠近:“星儿,上天有好生之德……”

    “婶娘也未免太看得起我了~”杜南星意味深长地瞟了姚玉珍一眼,毫不留情般将其冷冷打断,“我并非要取这道士性命,只不过想到我们杜家虽然有钱,却也不能花冤枉钱。”

    “冤枉钱?”姚玉珍身子暗地一颤,脸色瞬间变成惨白。

    “对,就是冤枉钱!外袓在世时曾说过,该花的钱一文也不能省,可不该花的钱同样一文也不能少!”

    边说,杜南星边神色一凜,猝然冲那道士发难:“你今日若不将昧了我杜家的银子交出来,就休想离开半步!”

    那道士早已被一系列变故吓破了胆,哪里还敢有半点的不从?当下慌忙便从身上掏出了两张银票:“银子全都在这里,还请女施主饶了道这回。”

    然而不等杜南星发声,旁边的管家已是眉头一皱:“回孙姐,人刚才明明交了五十两银票与这道士,可他如今却只拿出了二十两。”

    管家此言一出,众人哗然,而姚玉珍脸上却是褪尽了最后一丝血色,一颗心直直往下沉……

    “冤枉啊~”为求活命,道士再也顾不得其他,高声喊起了冤枉,“贫道虽然拿了五十两银票,可一转身就按照事先说好的分了三十两给这位夫人……啊!”

    道士话音未落,姚玉珍已冷不防一步冲近,揪住其撕扯了起来:“竟然敢污陷本夫人?我今日非撕烂你这张嘴不可!”

    说话间,姚玉珍与那道士已然扭打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