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6章 帐册里的秘密

    玄衣男子听完却轻轻丢下一句话,然后便二话不说转身进了内间,只留下风七与风三俩人大眼瞪眼的,百思不得其解。

    风七忍不住,冲风三挤了挤眼睛——那个……爷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想到风三却回了他一个一模一样的表情,然后无声地耸了耸肩膀——你平日不总夸自己聪明绝顶吗?连你也猜不出来的事情,我又怎么会知道?

    先后在主子和风三面前碰了钉子,风七心里郁闷得简单快要发狂,忍不住的就偷偷埋怨起杜南星那丫头来……就因为她,自己这两天没少被爷嫌弃。老天,她不会是自己天生的克星吧?

    而此时,正被风七惦记的杜南星已命马车拉着自己在古县县城整整逛了一大圈,日落后才回到了老宅。

    搀扶着杜南星下车时,檀儿却诧异地顺口问了一句:“姐,我怎么觉得你今天精神头特别的好?都在外头逛一整天了到现在才喊累。”

    闻言,杜南星内心也不禁暗暗一惊……这事檀儿不说,自己还真给忽略了。

    只是在侧眼打量了旁边的车夫一眼后,杜南星却脸带痛苦般捶了捶腰:“谁说本姐不累的?只不过今儿心情好,一时没留意罢了。哎,什么都别说了,快扶我进去躺一下。”

    檀儿一听,立马紧张起来,慌忙扶着杜南星往大门走了过去。

    直至入了门,杜南星才回头看了一眼行色匆匆的车夫,水眸中闪过一抹暗芒……

    防人之心不可无!不管这车夫有没被那姚玉珍收买,多加一份心总是没错的。

    回到听雪堂,为了瞒过另有心思的香儿,杜南星在梳洗过后又略略用了些食物,然后便回到房间上床休息。

    只是躺在床上的她却毫无睡意,索性把塞在枕头底下的盒子取出来,又重新细细端详了一番。

    这盒子她已经从内到外看了不止十回,可里面除了杜家家主印章以及一封外袓留给母亲的亲笔信外,便再无他物。

    将盒子揣在怀里,杜南星却苦笑了一下。

    要知道,这些东西本来是外袓留给母亲的,可随着他俩一个接一个离开,却阴差阳错落到了重生的自己手中。

    只是让她失望的是,一向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外祖竟连片言只字都没有留给她,这不得不让杜南星心底充满了遗憾和不解。

    想着想着,杜南星的思绪又绕到了赵忠所说的事情上来……

    外袓除了一早已预料到自己会出事外,还背着大家做下一件极为奇怪的事情,这事情就出在赵忠给自己所看的那些秘密帐册上面。

    那些帐册上面清清楚楚记载着,外祖这十多年来,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从藏宝阁取出一大笔钱银,然而最后这笔钱却不知所踪!也不知是给了谁?又或许是买了什么神秘的东西?

    而就在外袓出事的前一天,他正好从藏宝阁的钱庄户头上取出了这一大笔款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