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5章 大事化小?想得美!

    本来想着,只要自己这几日不在杜南星面前出现,说不准她就会把自己给忘了~如此一来自己便可以逃过一劫,继续在藏宝阁呆着。

    可没想到的是,自己交代完事情才走出门口便听到了杜南星等人的声音,当下一惊!便连忙躲到暗角,准备等杜南星主仆离开后再行现身……然而那丫头双眼贼精,到底还是瞧见了自己。

    唉,真是倒霉透顶了!

    唯今之计也只好主动认错,尽量大事化、事化无……

    心思念转间,钱贵已然哭丧着脸从藏身之处步出,冲着杜南星重重一跪:“都怪人有眼不识泰山!少东家要打要罚人都认了。”

    “哦,既然都认了那就好办了。”轻飘飘睨了钱贵一眼,杜南星薄唇一掀,“檀儿……”

    眼见杜南星并不打算放过自己,一旁的管事也并没有要替自己说话的意思,钱贵不由急了,连忙咚咚连磕了两个晌头:“少东家,其实也不能光怪人啊~要是人早知道你就是孙姐的话,又怎敢有半分轻慢于你……”

    看着钱贵狡辩的丑态,杜南星脸上闪过一抹浓浓的嘲讽:“若是如此,你更加该死!”

    说完,杜南星懒得再看那钱贵半眼,只转过身吩咐赵忠:“从今日起这人不再是我藏宝阁伙计,待会还要劳烦老管事将此事处置妥当。”

    “请少东家放心,人定会将这害群之马赶出藏宝阁,永不录用!”

    赵忠说完,便冲那傻子般跪在地上的钱贵恨恨一咬牙:“藏宝阁的名声都让你给败光了!去,到帐房结了工钱就赶紧滚!我们藏宝阁可用不起你这样的大神。”

    钱贵心底一沉,正要再度喊冤,却冷不防对上杜南星如淬着冰碴的眸子……顿时心头狠狠一跳,想说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最终灰溜溜地跟在赵忠身后走了进去。

    藏宝阁的糟心事总算告一段落,杜南星这才领着檀儿坐马车径直离开。

    然而她却没有发现,身后那道一闪即逝的身影……

    “爷!”风七兴冲冲走进了房间,嘴里仍旧喋喋不休,“这回我可真是大开眼界了~你是没有看到,杜家那丫头下手有多狠!一连十几个耳光打下去,宁是把一个活生生的大男人打成了猪头……”

    风三守在那玄衣男人身边,心底不由得大急。

    这个老七什么都好,就是老管不住自己的嘴!没看到爷的脸都黑得跟墨汁一样了?怎么还在说这些个无关紧要的东西?赶紧拣重点说啊~

    玄衣男子喉结一动,缓缓咽下口中香茗,却依旧冷着脸看也不看风七一眼:“依我看,你该去当说书先生了。”

    听到男子低沉的声音,风七却如同被人当头浇了一桶冰水般,瞬间整个人清醒了过来。

    当下和他哪里还敢多话?连忙便将事情经过简单扼要禀了一遍:“回禀爷!今日杜家孙姐重整了藏宝阁,并将一名副管事押送去了官府,罪名是监守自盗,暗中换走藏宝阁内的古玩真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