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7章 当断不断、反受其害

    一抹冰蓝色身影凭窗眺望,心中似乎正思潮起伏。

    男子年约三旬,样貌清朗,下巴短须更是给其增添了一丝稳重,隐隐透出一抹上位者之气度。

    然而那极薄的唇却偏偏滋生出一种凉薄的气息,生生破坏了其给人的整体形象。

    “姑爷!古县有信到。”

    书房外的呼唤成功将男子目光拉回,微微皱了下眉头后,才转身淡然发声:“进来。”

    “姑爷,信。”管家谄笑着走入,弯腰递上书信。

    原来房中男子正是杜家姑爷,沈浩然。

    几眼看完手中书信,沈浩然若有所思般背手踱了几步,忽又停下:“去,把尹公子请过来。”

    “是。”管家应声退下。

    不一会功夫,一年轻男子的身影已从门外大步跨入,口中直道:“见过沈世伯。不知沈世伯唤世贞前来究竟有何吩咐?”

    年轻男子正是杜南星指腹为婚之未婚夫婿,尹世贞。

    年方十七的他不但容貌俊朗,且文武通材,其中尤以武学最为出色。去年考取武举人后,他特意自古县来到青州投奔杜家,为的就是增长见闻,结交朋友,为明年武举会试作好准备。

    而杜南星之母——杜柔,与尹母本为义结金兰之好姐妹,后来又添了儿女亲家的情份,所以对尹世贞是越发的满意。

    当下二话不说,杜柔便将其安排在藏宝阁帮忙理事,一方面可以增长其见闻,另一方面也可以趁机观察其人品。

    只是杜柔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这尹世贞居然背地里与沈浩然有了瓜葛。

    “你看看。”似乎对尹世贞极为信任,沈浩然随手便将书信递了过去。

    尹世贞接过信,才看没两眼,眉毛已突地一跳,漏出一抹厌恶不屑之色:“如今连柔姨也不在了,她怎么还是不肯消停?”

    尹世贞所说似乎甚得沈浩然之心,他微一点头,才冷笑道:“你说得不错,南星实在太令我失望了,唯有依依才真真是我沈家的女儿。”

    尹世贞深为以言般重重一点头:“依依自然是最好的,没人能够与她相比。只是如此一来,世伯父是否已然有了决定?”

    将尹世贞探究的眼神收入眼底,沈浩然却突然眉头紧皱,转身背手往窗前走了过去:“说到底,南星始终是我女儿,我又怎忍心亲自对她动手?”

    见沈浩然似乎生出犹豫,尹世贞不由得心中大急……为了依依,也为了自己日后的锦绣前程,拼了!

    二话不说,尹世贞连忙追前一步:“世伯父,时机稍纵即逝!再拖延下去古县恐会生变,这样对你对依依都将大大不利。”

    说到此处,尹世贞重重一咬牙,眸底同时闪过一抹狠厉:“若世伯父仍不忍心亲自下手,那为了依依,也为了沈家的将来,世贞愿效此犬马之劳。”

    “这个……”沈浩然依然眉头紧皱,顾虑重重,似乎极难做出最终抉择。

    “世伯父,当断不断、反受其害啊!”尹世贞急得险些要口舌生疮了。

    “唉~看来也只能如此了。”沈浩然重重叹出一口气,终是朝尹世贞招了招手,“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