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2章 杜家玉牌

    檀儿害怕得险些连站都站不稳了,但却依然紧咬牙关死死护在杜南星身侧,只是那不断颤抖的身子却彻底出卖了她的内心。

    与檀儿不同的是,杜南星似乎毫无惧意,只一声冷哼:“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随着杜南星右手往半空一举,那几名伙计象是见到什么可怕的东西般,双目圆瞪,猛地一下子收住了脚步。

    李忠良正在一旁等着同伙将杜南星主仆按倒蹂躏,不想却突见那几名伙计满脸不可思议地停了下来,不由得又惊又怒地质问:“怎么都住手了?难道连我的话也敢不听!”

    “管事,她、她可是孙姐啊~”终于,其中一名伙计苦着脸回了一句。

    什么?

    孙姐!

    李忠良迅速抬头,却在视线触及杜南星手中一物时瞬间变了颜色……居然是它!代表杜家人嫡系身份的玉牌!

    难道眼前漂亮得有些过份的丫头当真就是那自幼病殃殃的杜家孙姐?

    “当真是杜家玉牌!”此刻,赵忠却趁机摆脱束缚,第一时间冲至杜南星面前,激动地深深一躬,“老朽赵忠见过孙姐。”

    “嗯,赵老管事快请免礼。”杜南星连忙虚扶了一把。

    眼看好事将成,却无端被杜南星搅局,李忠良心里就象生生吞下了一只死苍蝇般,咽不下也吐不出,当真十分难受。

    不过老奸巨滑的他很快就想出了对策——不管如何,总要先将赵忠那老家伙给整垮了,不然主子那里可交不了差。

    至于这杜家丫头……自己只管先治她一个冒认之罪,待处置完赵忠后,有主子给自己撑腰,难道还怕她不成?

    打定主意,李忠良偷偷冲几名手下使了眼色,示意他们赶紧上前将赵忠押回。

    不想赵忠早已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此刻抢先冲着院门喊了一声:“孙姐在此,你等还不赶紧进来行礼?”

    随着喊声,竟从院外哗啦一声冲进一群身着藏宝阁伙计服饰的汉子,冲着杜南星倒头便拜:“见过孙姐。”

    眼见那些素日忠心于赵忠的伙计冲了进来,将杜南星与赵忠团团围在中间,李忠良当场黑了脸,恨恨啐了赵忠一口:“呸!老狐狸!”

    那几名早已与李忠良沆瀣一气的伙计见势不妙,当下也赶紧退回原位,乖乖地一声不吭。

    而此时,院门处还死死地扒着一道又瘦又的身影,他就是那三角眼的伙计,名叫钱贵。

    若不是眼前正好有一堵墙挨着,估计他早已软瘫在了地面。

    老天爷,那毫无贵气的丫头竟然是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姐!你老人家能不要跟我开这样大的玩笑吗?我钱贵开不起啊~

    钱贵内心正崩溃间,冲进来的人群中一名略显瘦削的年轻人却突地冲杜南星磕起了晌头:“赵管事是无辜的,还望孙姐禀公处置,还他一个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