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4章 传言不可信

    其余下人见状,也纷纷有样学样,飞快转身往屋内走了过去。

    只是他们捂嘴耸肩的模样,还有空气中压抑的嗤笑声却彻底出卖了他们。

    “jia人!全是jia人!一个个都给本夫人等着,总有一天要你们好看。”眼见下人们竟敢在自己面前放肆,姚玉珍气得肺都要炸了,却只能咬牙切齿地诅咒着。

    “夫人,咱们还是先回屋找个大夫来给你看看吧。”这时,一直候在屋外弄不清状况的丫环彩云连忙上前将姚玉珍扶起。

    堪堪站起,姚玉珍却气不过地往彩云手臂内侧狠掐了一把:“蹄子!枉我千里迢迢把你从家里带过来,难道是为了让你站在旁边看本夫人被别人欺负?呸,真是白养你了!”

    彩云吃痛,却始终红着眼咬牙一声不吭。

    与杜府其他下人不同,她是姚玉珍从均州家中带过来的丫环,卖身契也是握在姚玉珍手中,哪里敢顶撞半句?

    刚扶着彩云往前走了几步,姚玉珍却突地收脚,声音阴沉而狠厉:“待会找个可靠之人,替本夫人往青州杜府送一封信。”

    彩云手指一颤,却到底低头轻轻嗯了一声。

    她却没有看到,此刻的姚玉珍飞快地回头剐了听雪堂大门一眼,那目光竟如淬了毒汁般可怕。

    今日这丫头真是太邪门了!

    明明没了气息的人怎么突然一下子就活过来了?而且还性情大变?

    想到这里,姚玉珍心底不由得狠狠一颤……

    完了!该不会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吧?

    不行,无论如何得尽早找信得过的道士回来驱邪逐魔!不然再叫她这般的胡闹下去,那自己的事情可就要全泡汤了。

    悻悻收回视线,姚玉珍暗暗磨了磨牙。

    臭丫头,给老娘等着,总不相信你还能跟你的娘老子使横!

    …………

    此时,听雪堂院墙外的大树上却传来极其轻微的一颤。

    “爷威武!那样一颗石子就把那丫头给救活了过来,看来你的武功又突破了。还有,看这情形那丫头也并不象传言中的那般懦弱可欺……”看了半天的戏,风七终于憋不住话了。

    然而不等风七把话说完,旁边身形高大的玄衣人已凉凉地斜了他一眼,声音低沉如磁:“下回……换风三跟我。”

    “呃——”风七只觉一阵阴风自脖后忽地拂过,下一刻他已紧紧捂上了自己的嘴。

    明知道自家爷不爱说话,也不喜听别人多话,还总管不住自个的大嘴巴!

    风七啊风七,你这不是明显的想找抽吗?

    不等风七哀怨完,树枝忽地微微一震,抬头看时,那玄衣人竟已御风而去。

    爷!你倒是等等风七啊~

    暗地哀嚎一声,风七连忙运起轻功追了上去。

    屋内,打发完姚玉珍的杜南星却感到了潮涌般的乏意。

    唉,看来自己这副身子还真是经不起折腾,以后要想憋足了劲对付那班渣人,还是得好好练一练这副躯壳才行。

    刚要躺回被窝休息,不想方才一直站在旁边默默出神的香儿此时却突地上前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