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章:空运跑车去欧洲炸街

    不得不说,人的适应能力真的很强。记得刚重生那会儿,他还有点舍不得9万美金一辆的奔驰c230。

    然而三周之后,面对1000万美金的黄金交易,也可以变得像真土豪那样,信手拈来。

    “对了,马维先生,您下周有没有空?我的几位朋友,他们正好要去欧洲玩两天,或许我可以邀请您一块儿去?”阿卡杜拉热心的对马维问道。

    他说的跟朋友去欧洲玩两天,并不是所谓的去欧洲旅游。而是迪拜富豪们的传统娱乐项目。就是把自己的豪车、跑车,空运到欧洲各国,然后在那边嚣张炸街。

    这个传统,是去年刚流行起来的。很快就受到迪拜土豪们喜爱。毕竟迪拜这个城市,跑车也只能在市中心开开。去远了,就是一片沙漠,路上连鬼影子都没有,更别说人了。

    而且周围有钱人也多,有两辆跑车真不稀奇。这装逼根本就没人看。还不如跑去欧洲,享受欧洲人民,欧洲美眉们的那种注目视线。

    看着眼前,极力邀请自己的小白帽,马维在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可以啊。”

    反正他这两天也没什么正事,跟这群迪拜太子党们去欧洲玩玩,体验体验也貌似不错。

    一周后,马维乘坐他的g200专机,前往法国。而同行的那些迪拜太子党们。他们有的抱团坐747头等舱,有得则跟马维一样,坐自己家的私人飞机前往法国。

    上周跟阿卡杜拉买的1000根金条,马维让管家找安保公司,运回俄罗斯。这一吨多重的黄金,自己运输肯定不行,风险太高。万一路上遇到不测,全都自己吃进,没法找人理赔。情愿花点钱,让专业公司运。

    当马维的g200飞机抵达法国巴黎机场,同行的那些迪拜太子党们,已经聚在机场航站楼外。等着托运公司,把他们的座驾,运送过来。

    人流聚集的法国机场航站楼,是他们欧洲炸街行的第一站。所以当马维带着保镖,也来到航站楼的时候,他发现一群皮肤黝黑的小白帽里,就自己的穿着打扮,以及肤色,非常的“鹤立鸡群”。

    几乎所有路过的游客,都会在看一眼小白帽们后,接着转头看向自己。搞得马维好像是小白帽们的翻译,或者导游似的……无形之中,就把马维给坑了……

    这时,一名胡子拉碴的迪拜男子,笑着跟马维打招呼道,“朋友,你是阿卡杜拉的那位俄罗斯朋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慕尔,很高兴认识你。”

    由于阿卡杜拉这两天生病,所以并没有跟着来欧洲炸街。只是把马维介绍给了他的那群朋友,反正大家志趣相投。

    “你好,阿慕尔。”马维伸手与对方握了一握。

    阿慕尔是迪拜的石油二代,家里有着一块估值6亿美元的小型油田。跟所有富二代一样,阿慕尔就喜欢跑车和美女。他们迪拜人,可以有四个老婆。

    “你好,我的朋友,待会儿你的车子,就跟在我们后头。我们会先去埃菲尔铁塔,接着再去香榭丽大道,还有塞纳河。”阿慕尔让马维的车子,跟着他们车队走,其他就没有多关照了。毕竟双方只是朋友介绍,还不怎么熟悉。

    马维听完,只是点了点头。这时,他的保镖,接到电话,说他们从俄罗斯空运来的跑车,已经抵达机场了。

    “少爷,车子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正在过来的路上。”五大三粗的俄罗斯保镖,尊敬的对马维说道。

    正当他说着话的时候,只见机场航站楼内的游客人群,忽然出现一阵小小骚动!接着马维便见到,一辆行驶至航站楼外的厢式货车,缓缓的横向打开它的侧车厢。

    露出车厢内,上下两排整齐停放着的四台超级跑车!按照顺序依次是,橘黄色的迈凯轮f1,纯黑色捷豹xjr-15,天蓝色捷豹xj220,以及红色款法拉利f50。

    这四台超级跑车,刚一亮相,立马就吸引到无数路人目光。许多人仿佛被施了咒一样,驻足停留的看着跑车。甚至一些带着照相机的游客,立马拿起相机,就将这一幕拍摄下来。

    然而还没等他们打开相机套子,仅见又一辆封闭式箱式货车,紧赶慢赶的驶了过来。

    当车厢侧面缓缓打开,航站楼内一些本想离开的人群,霎时被车厢内呈现的四台跑车,吸引住了眼球!

    明黄色保时捷911 gt1,纯白色法拉利 360 ,墨绿色阿斯顿马丁v8,以及天蓝色布加迪eb 110。

    这八台超级跑车的先后亮相,使得航站楼外,围了一堆看稀奇的男、女游客。其中还有几位不懂跑车的女性,缠着朋友或者恋人,追问他们这八台跑车,叫什么名字,感觉真的超级帅!

    “哇,那辆蓝色的是布加迪吗?还有那辆是捷豹xjr-15?都是好车呀!”一位对跑车非常喜爱的男车迷,不由得一边拍照,一边发出感叹。

    “马维,你的车子,运到了吗?如果还没到的话,我们到时候可以在市中心碰头。”这时,阿慕尔笑着跟马维打了个招呼,意思是如果时间太长,他们就不打算等马维了。毕竟双方还不熟。

    打完招呼后,阿慕尔便和他的太子党朋友们,走向航站楼外的车道。准备等跑车卸下来的时候,直接一路招摇过市的进军巴黎。

    在阿慕尔和他的朋友眼里,他们只知道马维是俄罗斯人,跟阿卡杜拉有生意上的往来。至于多一点的信息,阿慕尔就不清楚了,反正大家只是出来玩的,没必要知道。

    也没有什么看不起他,或者故意找他茬的意思。只是在不耽误双方时间的前提下,顺便和马维一起在巴黎兜风、炸街。

    马维听后,活动了一下脖子,然后没说什么的走出航站楼。要说2000年的迪拜土豪们,只知道买那些限量款跑车,但不怎么懂改装车的艺术。说白了就是还没开窍。

    所以在后来者眼里,他们的炸街艺术,还有待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