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6.相请不如....

    电影看到一半,杨晴的手机响了。

    按道理来说,她没理由会忘记调静音来着,可是偏偏这该死的铃声音还巨大,恨不得把电影院掀翻。

    瞬间几十道如刀光剑影一般的眼神射了过来,包括身边看得正入迷的裴夏怡,几乎要把她俩生吞活剥。

    杨晴手忙脚乱的摁掉电话后,她刚把手机揣怀里没多久,电话又开始疯狂振动了。

    裴夏怡扫了一眼,分明是绰号为“死练习生”的电话。

    “你倒是接啊”裴夏怡努努嘴,小声嘀咕。

    “不接,我哪有时间!我还要欣赏我东哥的盛世美颜呢!”杨晴也就是嘴硬,明明眼神还在不停的偷瞄手机屏幕。

    “接一下呗,万一人家有事呢,不是脚受伤了嘛”裴夏怡继续给室友找台阶下。

    这还用细想?

    手机不调静音不就是怕漏接电话嘛。

    “哼!”杨晴还在赌气。

    “东哥什么时候看都行,死练习生可是真受了伤诶。”裴夏怡赶紧又给了一记助攻。

    杨晴终于心软了,扭扭捏捏的跟裴夏怡找了一堆借口后,还是匆匆溜出了黑漆漆的电影院。

    眼见杨晴的人影消失,裴夏怡这才顺着她的身影隐约注意到前面那几个刚刚迟到的黑衣人。

    刚进来的时候全副武装,什么棒球帽口罩之类的糊的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出谁是谁,现在能摘能卸的已经全都放下,裴夏怡越看越觉得,坐中央的那位侧脸倒颇像禹元诺。

    “不会吧”裴夏怡忍不住揉揉眼睛

    他怎么可能会来这种场合

    再说了,今天不是有媒体场吗,还有导演和演员的采访

    导演禹元诺会乖乖跟禹北导演一起做访谈吗?会同框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思想斗争几个回合后,裴夏怡否定了自己的种种不靠谱猜测。

    可越是否定,就越是无法把视线从那几位不速之客背影上挪开。

    最要命的是裴夏怡开始担心这人会不会跟老爸吵架,甚至在脑海里已经开始补脑父子之间的三百种不同战争了。

    裴夏怡最终还是屈服,她小心的掏出手机,找出那位债主的头像,摸黑发了条信息出去。

    「你是不是在黄箭口香糖的亲友场看《如梦似梦》?」

    奇迹发生了!

    两分钟后,前面的人低头看了看短信,立刻坐立难安起来,他分明把头转了个一百八十度,正努力的扫射着满场迷恋欧阳东的少女们。

    该死!裴夏怡立刻把头缩了回去,生怕被认出来似的。

    「不在hq赚钱,我看你是不想还债了。」

    冷冰冰的的一条信息发了过来,裴夏怡忍不住有种把鞋脱下来的冲动,好正砸到前面那人后脑勺上去。

    早知道是这待遇,还不如不发。裴夏怡选择干脆遁起来装死,安安静静的把电影看完滚回公司得了。

    没想到五分钟后,自己的电话也如诈尸般疯狂响起来,前面那位立刻顺着声音把视线投向了裴夏怡。

    这事儿说明什么,说明在电影院里手机不调静音,是会倒大霉的!

    裴夏怡眼见这人依次带上口罩,眼睛,棒球帽,还小声跟旁边的人交代了一下,仿佛像要去手术室动刀的大夫一样。

    然后这位迈着大步就上了几级台阶,直接奔着裴夏怡旁边的位子而来。落座的时候俩人却没挨着,之间刚好隔着一个空位。

    极其尴尬的沉默,大概几分钟没有任何交流,而且电影大荧幕上还刚好演到了禹元诺的桥段,正扮成西方魔幻弓箭手模样,飞檐走壁的打怪来着。

    能在大荧幕上看到自己是什么感觉,肯定很诡异吧,那个人跟自己明明一点关系都没有,只不过恰巧张一模一样的脸罢了。

    「你为什么在这里?」

    一条信息发了过来,真是搞不清楚这个人的路数,离这么近还得发信息。

    「我跟朋友来的,你呢?怎么不去媒体场?」

    裴夏怡原路奉陪。

    「你又怎么知道的?」

    「告诉你能抵债吗?」

    裴夏怡清楚听到了对方深深的抽进肺里的一口闷气,一定很火大吧,想想就有一种报复的快乐感。

    「为什么还不去拍月凰的第二场戏?不专业!」

    「大哥,我早就拍完了好吗?就等着结钱呢!有钱才能还债咯!」

    「什么时候?」

    「sana亲你的时候。」

    裴夏怡这次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人蹦了一句脏话。

    “shit!”

    裴夏怡终于释然了,有一种几百万个毛孔散开的舒爽感,怎么会这么神清气爽!太开心了!

    这人直接把手机塞进口袋,然后起来走了。

    裴夏怡还没反应过来这人是不是生气了,没想到他也没回本来的座位,竟然直接往前走出大门了。

    “这什么意思真生气啦”现在换成裴夏怡在位置上如坐针毡了。

    “不至于吧,总不能我还得出去找他?”

    “才不,我要把黄韵文姐姐的戏看完!”

    “真是大少爷脾气,惯得不要不要的”

    裴夏怡小声嘟囔了好几句,内心无比挣扎。不过她最后还是得举手投降,也跟着几步缩着下巴跑了出去,没想到出门却再也找不到禹元诺的身影了。

    “这人到底想干什么嘛”在门口站了片刻,裴夏怡反而看到了刚打完电话的杨晴。

    “你怎么也出来了?”杨晴一脸疑惑。

    “我我上厕所,你那边怎么样?”

    “没什么事,他明天找我吃饭来着。”

    “我就说嘛”

    “那我先进去了,不耽误您上厕所了。”杨晴脸一红,迅速遁回电影院里面了。

    现在,只剩下满腹怨言的裴夏怡。

    “这我上哪找去,该不会直接走了吧?”裴夏怡看了看手机,这人也不说发个什么信息过来

    她回头正好看到杵在影厅门口整理3d眼镜的工作人员。

    “请问您有看到刚刚出来那个男人去哪了吗?”

    想来也没有第二个男人出来了吧。

    “那边。”工作人员抬手指了一个方向,“估计去卫生间了吧。”

    “等等,卫生间附近是不是有楼梯间?可以抽烟?”

    “嗯。”

    裴夏怡点点头,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