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章 天灾不断

    一阵狂风吹过,天空弥漫着黄沙,枯死的榆树连树叶都来不及腐烂,就被酷热的烈日晒成金黄色。

    一路走来越往北干旱就越严重,走到这吴起县境内可以说是赤地千里了。

    “丁哥!”

    “这三秦大地上的人都去哪里了?

    咱着一路走来除了在城镇上还有人烟,这荒郊野外连个鬼影都没有一个。”

    “今天不会又要啃干粮吧!

    这都三天了,嘴都块淡出个鸟来了。”

    一队二十几人的队伍行走在一条荒凉的官道上,

    加上拉货的马匹在内,这样的队伍可以说很庞大了。

    “就你朱老三要求多,有干粮吃就不错了!

    没有少爷收留,你现在不知道饿死在那个角落,也许连尸体都被野狗分食了!”

    丁琪作为队伍的首领,在这三秦大地走镖一年多的时间,这样的景象已经习惯了!

    而朱老三这样的新人就喜欢抱怨,这就得管教一下。

    “嘎~嘎~”

    在官道上行走时,突然惊动一群乌鸦!

    “去看看!”

    丁琪对朱老三使了一个眼神,而后朱老三就停下马,向那处低矮的灌木丛走去!

    “唔~”

    走进一看,朱老三发现灌木丛里面倒着一个死人!

    且已经开始腐烂,还有刚刚乌鸦啄食的腐肉被拉开,其场面恶心至极。

    不过朱老三还是忍着不适把他看完,其手上还握着一把小的榔头!

    看其状态应该是在寻找野菜充饥的平民。

    “丁哥!

    里面是一个死人,已经开始腐烂,你看我们要不要把他掩埋一下!”

    “毕竟入土为安,死者为大!”

    朱老三虽然习惯抱怨,其实他本性并不坏,看着路边的死人不忍心抛尸野外。

    “别浪费时间了,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把东西运到吴起县县城去!”

    “其它的事情别多管!

    这年头饿死的人还少吗!你今天埋一个,那明天后天呢?”

    “放心吧!

    要不了多久会有动物来把他吃光的!”

    丁琪不想浪费这些时间,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毫无意义,生与死太平常不过的事情。

    “额~!”

    “那走吧!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朱老三这才发现原来很和蔼很好说话的丁琪这么冷漠,不知不觉打了一个冷颤。

    “走快点!”

    “今天有可能不用啃干粮,前面十里的地方有个很大的村子,

    今天就去哪里过夜,顺便和村民买些吃食!”

    吴起县这条路丁琪已经不是第一次走了,对于路上的情况都已熟记。

    “好啊!”

    听到有熟食吃,朱老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开始提鞭催马。

    ……

    “丁哥!这就是你所说的很大的村子吗?

    你确定咱们没做错路!”

    看着眼前的一片残垣断壁,还有被烧成灰烬的屋梁,朱老三感觉老天非要和自己作对!

    实在是太过分了!

    “没错!

    这里以前叫后湾村,没想到这

    里居然被土匪给毁了,实在可惜!那今晚也只能吃干粮了。”

    “何俊你带人把马匹货物安顿好,朱老三你带三个兄弟去收集柴火等会儿晚上过夜用。

    吴有亮你带人在边上警戒,有风吹草动随时报告!”

    “是~!”

    三人带着几个人分别去忙自己的活去了,而丁琪才开始记录今天所见的要事。

    话说丁琪这第一批铁卫唐笑可是按着高标准培养的。

    在要求他们习武的同时还特意请了一位乡试的解元来叫他们识字。

    “驾~!”

    “驾~!”

    两道身影由远及近来到后湾村,马蹄的脚步声惊动了丁琪一群人!

    “有情况!拿起武器准备战斗!”

    看见奔驰而来的两道身影,丁琪大喝一声,率先抽出背在背上的大刀!

    “吁~吁~”

    “几位好汉别误会,我们兄弟俩只是赶路的,出门在外混口饭吃!

    刚刚见此处有火光,就想过来相互照应过个夜!”

    “没别的意思!”

    两人来后马上从马上下来,对丁琪等人行礼道。

    “客气了!不知两位兄弟干的什么买卖?”

    见二人都是骑着马拿剑的人,背后还背着一个黑不溜秋的布包,

    丁琪一时也摸不清他们的路数,于是试探性的问道。

    “哈~哈!”

    “都是些卖命的活,我们俩兄弟是吴起县东北宁塞堡的夜不收,

    前些天听说后湾村这里被土匪给洗劫了,特意过来看看!”

    为首的人笑着说道。

    “噢~”

    “原来是守卫边关的军爷!”

    “失敬!失敬!”

    怎么说这两人也是大明王朝的人,该有的样子还是要有的,

    虽说现在丁琪等人已经是武者,普通的士兵对自己等人毫无威胁。

    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哪里!哪里!”

    “我们兄弟俩羡慕你们才是真的,这年头当兵卖命也是吃不饱饭啊!

    还是你们做生意好,不会饿肚子!”

    这位当兵的军爷看其神情不像是说谎!

    俗话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去当兵不就是为了混口饭吃么!

    “哦!”

    “这是何故!堂堂大明王朝还能缺饷不成!”

    丁琪试探的打听着情报,用唐笑的话说就是每一条情报是都是有价值的,只有不会运用它的人才会觉得情报无用。

    “兄弟啊!”

    “你是不知道当兵的苦啊!咱们下面做大头兵的现在都快成军官的奴隶了!”

    “除了平时正常的军事任务外,还得帮卫所的那些官老爷种地,稍不注意还会挨教训!”

    “关键是当官的还克扣军饷,现在的军饷想养家糊口都做不到,亏的咱哥俩是单身汉!”

    “唉~!”

    这一声长叹道尽了士兵的辛酸,生活不容易啊!

    “啰~!”

    “来一个!”

    丁琪从腰间的袋子里拿出两个大饼一人给了一个,估计这两人也没有吃饭。

    “谢了兄弟!”

    “不怕你笑话,

    咱哥俩今天就吃了一顿饭,你这大饼我们兄弟俩记住了。”

    接过丁琪的饼,二人都咽了口唾沫,确实饿极了!

    “哪里话!”

    “大家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就一个饼的事,别放在心上!”丁琪罢了罢手。

    “实不相瞒!

    兄弟你们是要去吴起县县城吧!

    哥哥我给你一句实话,你们最好早点离开那里!”

    “最近这快区域不太平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