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章 诱饵

    发辫展开,雅若的舞姿比焰火更明媚。轻灵的步伐围绕着寄凡闪动,眼内明光黯淡了星空。

    美人恩重,却往往难酬。寄凡垂首,一口一口喝着烈酒。辛辣回荡在齿间,炙热烫润着胸膛。碗中残酒,映着熊熊篝火,随心意轻荡。

    寄凡坐的位置正对营门,火光之外的夜色显得黑暗无光。雅若的歌声停了,人也有些倦了。失望,一点一点将热情浇灭。汗水的味道内夹杂着少女体香,雅若笑着在寄凡身边坐下。拎起他旁边的酒囊,灌了满满一大口。

    “哥哥,我跳的好看吗”

    “好看。”

    “你又在骗我。你都没有看若儿跳舞,怎么知道我跳的好看”

    寄凡无语,雅若大笑着拭干了汗水。于是,酒囊在两人之间开始传递。按照雅若的说法,像寄凡这样的人,是不应该用碗来喝酒的。

    他在雅若眼里是个什么样的人寄凡没问。总之,几日相处下来,他很喜欢和这位女子在一起的感觉。与男女之间的情绪无关,是一种毫不忸怩做作的亲切。雅若就是位清爽直白的女子,喜欢便是喜欢,如果得不到那就会放手。失望当然会有,没有失望怎来的欢喜。寄凡陪着雅若喝,他不说话,雅若却一直在讲着她的欢乐。花儿,叶儿,鱼儿,三只自小被她养大的牧羊犬,还有她的坐骑那匹大青马。这位女子从来没离开过北疆,这片天地就是她的一切。今夜,她很想让寄凡知道她喜欢的一切。

    酒水浸湿了发辫,雅若醉了。这一口酒没对准,倒在了脖子上。寄凡轻按住女子手腕,把酒囊拿了过来。

    “你醉了,不喝了。”

    “哥哥,你明天就会离开。雅若醉了,那我们就不用说再见了。给,佩儿还你。”

    雅若双手插入有些散乱的发辫,捏住脖子上那根湛青色的织绳。织绳脱离时划过发梢,几滴酒液混合着汗水,洒在寄凡面颊。雅若将玉骨灵龙佩按在寄凡掌心,织绳的颜色给灵佩增添了一份素雅。寄凡什么都没说,抬手就把玉佩挂在了脖子上。

    醉眼朦胧,雅若看着寄凡的动作,突然觉得好欢喜。然后,她就伏在寄凡膝旁沉沉睡去。篝火旁的人声渐散渐离,扎不汗河在喧闹过后的安寂中奔腾不息。

    眼前是暗红色的一堆余烬,再无法阻止夜色的侵蚀。阿尔泰雄浑的身影,重新出现在遥远的大地上。苍凉伴着星光映入寄凡心头,压逼感随着而来。

    乌珠部族长的胡须已花白,但精神十分健烁。老人挥手,有两名妇人上前,搀扶起雅若。寄凡眯眼,依旧盯着远方山峦。

    “贵客,小女让您见笑了。我是乌珠部首领,雅里台。”

    “你女儿对我有恩,族长有话可以直说。”

    “不敢,在下想请贵客离开,今夜就走。”

    哦,寄凡从星空收回目光。他有点意外,雅里台竟要自己离开。原来自己猜错了,对方没有请外援的意思。寄凡心思略转,已明白了雅里台今夜酒会的用意。

    能在北疆穹庐下传承至今,乌珠部的首领果然不简单。寄凡是个诱饵,也是个可安抚人心的由头。雅里台怀疑,袭击达延部的敌人,与寄凡有关。不过到底是什么关系,却无从得知。今夜酒会,乌珠部实际上是外松内紧。

    寄凡是饵,但鱼却没咬钩。等了大半夜,曲终人散,雅里台觉得自己或许错了。他现身,选择了最安全的应对策略,就是请这位汉人离开。

    此次在扎不汗河下游的会盟,对乌珠部来讲事关重大。达延部的遭遇,叫雅里台心底蒙上阴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