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真假之辩

    徐裘安的眼睛瞬间光彩灼灼,整个人都随之一亮!

    这大魔王,真是生得一副好皮囊啊!白棠腹诽:即美且凶,可惜是个男子!

    “在下不负三爷所托,从家师处借得此画。”白棠目光直盯着徐裘安,缓缓展开画卷。

    一丛红竹跃入裘安的视线,猛地里,他瞳孔一缩,手指打翻了茶盅却不自知。

    “不可能——”他喃喃自语,漂亮的桃花眼内,此时全是惊诧与不解!

    秦简已然激动的凑到画前,流连于画中的纷扬洒脱的竹叶间,不住口的赞道:“红竹,竟然还是红竹!白棠,我总算知晓你缘何能写出‘风劲竹最知’的佳句了。不愧是文同先生的大作啊!”

    徐裘安还未从震惊中回神,尤自不可置信的问秦简:“你确定?这真的是文同的真迹?”

    秦简楞了楞,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又将画作细细的观察了一番,才道:“这绢本色调古朴雅致,竹画尽显文同的风骨。再看这边的印章。”他指一枚圆印,“这是东坡先生的印章。三爷,秦家也藏有书画,这枚印鉴,乃东坡先生常用之印。再看这枚印章——原来叔能先生也曾珍藏此画啊!”秦简欢欣不已,只是落到最后一枚章印时,他笑容微收,好奇的问:“林岩印?这位林岩先生是谁?”

    自见到画后一直呆头鹅般的徐裘安立时活络了过来,惊叫一声:“林岩?陈先生号林岩!”他在茶楼撕毁的那张绢画,就是方怀钰从陈先生的女儿处欺骗而来!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明明已经让自己扯成碎帛的绢本,怎么可能又恢复原状?

    白棠笑了笑,主动将画送到他的手上。低声道:“徐三爷,您仔细看好咯!”

    徐裘安心慌意乱,忙将画轴平摊在书案上,一寸一寸的寻找缝合之处。

    而绢布显然未曾有过任何修补的痕迹。

    这不可能啊!

    徐裘安直想仰天大叫!突然间,他发现一个破绽,抬头冲白棠吼道:“这画装裱不对!”

    白棠轻描淡写的道:“此画历经百多年,原裱保管不善,家师替它重新装裱了一番。”

    装裱之技,也是他拿手好戏。

    秦简赞不绝口:“古迹重裱,如病延医。此画用银色的绫绢相衬,更显其飒爽凌俊。”

    放屁两个字在徐裘安的嘴边盘旋了半日,还是咽了回去。

    这画是假的!百分百是假的!但是,他竟找不到一丝半点儿的破绽!

    白棠含笑收回画卷,徐裘安眼睁睁的瞧着,神情古怪至极!

    “徐三爷,您觉得这张画如何?”

    徐裘安心中大骂:骗子,骗子!沉了沉气,森然道:“练兄今日真叫我大开眼界!之前爷我怎么也想象不出,世上竟还能有这等神乎其技之能!佩服,佩服!”

    白棠将画卷心翼翼的收在一只长匣内,笑道:“三爷过奖了!”

    秦简一头雾水。他听得出徐三爷的话有点儿讽刺,却不明白他为何如此?

    他们告辞离开,徐裘安纵马就往云间楼奔去。

    秦简摇摇头:这位爷,脾性真是阴晴难定。

    茶烟清雅的云间楼,立时间被大魔王搞得鸡飞狗跳!

    “还记得三爷我吧?”徐裘安大咧咧的直冲上回方怀钰所在的茶室,砰的踢开门,惊得里面的茶客惊恐万状!

    “没你们的事!”他冲着屋内的茶童道,“你,出来!”

    茶童战战棘棘,双股打战着挪出了茶室,头也不敢抬,低声道:“三、三爷,有,有何吩咐?”

    “爷又不会吃了你!”徐裘安不耐又嫌弃的瞪着他,“上回,爷在这边撕了张画,你还记得不?”

    茶童摇头,又急忙点头。

    “后来那些破烂绢布,上哪儿去了?”

    茶童心中一松,极快的道:“我记得我记得,是城东练白棠拾了去!”

    “练白棠——”徐裘安捏了拳头,咬牙切齿的道,“果然是他!竟然敢戏耍爷!”

    他怒气冲天赶回白棠的家中,却见书房内,白棠正执笔作画,抬头看了他一眼,气定神闲的道:“回来啦!”

    徐裘安手里的马鞭直冲到白棠的鼻尖:“你这个骗子!”

    白棠呵的一笑,推开马鞭,故作不解的问:“骗子?此话怎讲?”

    “那张画呢!”大魔王咬牙切齿,“那张画分明是你伪造的赝品!”

    白棠好整以暇的问:“你凭什么说我手中的画,是赝品?”

    “真迹明明已经被我毁了,众目睽睽!你捡了那些破画回去,重新临摹了一遍,以假充真!难道还不是骗子?”

    白棠微笑道:“我何时说过我手中的画,是真迹?”

    徐裘安面色一变:“你——”

    “是秦兄认定它是文同先生真迹,赞不绝口。”白棠眉稍轻扬。“我何曾说过半个字?”

    “但是,你明明说这张画是你师傅的收藏!”

    “嗯。”白棠灿然一笑,“因为我人微言轻。若不这么说,担心这张画被人抢走啊!”

    “你你你——”徐裘安深吸口气,“不过赝品而已,谁稀罕抢它?”

    “错!”白棠笑容忽收。“它不是赝品。”

    “你唬谁呢——”

    “《兰亭序》。”白棠吐出三个字,徐裘安怔了怔,桃花眼内流落出一丝茫然。

    “王羲之《兰亭序》真迹不知所踪。唐朝冯承素、韩道政等书法名家临摹的《兰亭序》,便成了当世珍品。你能说他们的书法,是赝品?”

    徐裘安张口结舌,一拍大腿道:“险些被你带歪了!冯承素韩道政本就是书法名家。何况他们临摹的作品也没冒充是王羲之的真迹啊!你子太d阴险了,尽会忽悠人!”

    白棠忍笑:徐裘安脑子挺机灵呢,不好忽悠。

    他重取出自己复刻的《红竹》,又将费了极大心血重新梳理经纬、勉强拼凑起来的原画放在边上。

    徐裘安两相对照,无论是绢质、大、墨色、构图、意境、印章,分毫不差!

    “这是你师傅许先生的临摹之作?”徐裘安不自觉对许丹龄生出几许敬佩之意。这手临摹的本事,登峰造极!

    白棠笑了笑:“徐三爷。我并非要以假充真。但如今的情形——既然原画已毁,那这张复刻之作,便是世上独一无二、仅次于真迹的珍品孤品!你再也找不出第二人,能如这张画般复刻得无微不至,完美无缺!”

    仿佛被白棠的语声蛊惑,徐裘安呆呆的半晌无言,最后捂着眼睛悲叹一声:“没法子,只能冒险试一试了!”

    白棠蹙眉问:“你寻此画何用?”

    徐裘安定了神,瞧着他勾嘴一笑:“何用?进献给皇帝陛下!”

    白棠目瞪口呆:进献给皇帝——朱棣?!心中惊恐稍起,但极快平复。

    “你倒是有几分胆色。”徐裘安收了画卷。“只要这张画能让爷我过了陛下那关,我就把自家在京郊的园子腾给你做仓库!”

    白棠挑眉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徐裘安冷笑转身道:“爷我从来不是什么君子!但是爷言出必行,行之必果。”

    白棠眉稍微挑:这便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