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4章 要不要趁机……

    “因为,如果结了婚,就师出有名,就可以喊你快点从北京回家。”

    莫颜苦笑“我还没出门呢。”

    王承佑“我已经想叫你回来了。”

    莫颜整顿一下表情“所以,只是小事件引发的偶然冲动”

    “不是送出订婚戒后,我就一直盘算着,什么时候能结婚就好了”

    莫颜刚严肃的表情又趋向苦笑“所以,结完婚是不是就开始盘算莫名开心的事情”

    “不会我给你的承诺,是不会随便改变。正如我承诺永远爱你一样。”

    莫颜的表情回归到严肃“王承佑。第一,我希望你爱我是因为你爱我本身,而不是因为你承诺过。第二,计划外的莫名开心若发生,也是情理之中的意外。你设身处地想一想,你真的能在激2情前保证得了不发生一次意外”

    王承佑站在莫颜面前,像是一个被家长或老师严肃质问的孩子,他委屈又无力地申辩道“我爱你就像我爱我自己,哪里会是因为承诺我保证不会出意外就是能做到。中途停下来采取避孕措施或许很困难,但我可以从开始之前就戴好”

    莫颜眼疾手快,捂住王承佑的嘴。敏感的表达特殊活动中的重要工具之词,被捂在王承佑的口内。偶有家佣走过,低头斜眼扫过那对恋人。各个听去了一些只言片语。

    大概听去完整对话的,只有躲在门口的米芝吧。

    她本来是追着他们给他们冰镇杨梅露的,追到廊下,忽然听到儿子说“莫颜,我们结婚吧”,惊得她娇躯一震,忘了走路。杨梅露从通透的六棱玻璃杯中漾出一口,沿着米芝握杯壁的手往下淌。

    人脸易憔悴,手上肌肤的活力却很强。对于不做家务不做事的米芝来说,她拥有一双永远十八岁的手。

    “莫颜会答应吗莫颜会答应吧。莫颜居然没有一口答应”米芝凝神细听,内心不断点评。一抬眼,发现自己离那对恋人几步之遥,彼此间空荡荡无遮挡,赶紧一回身,躲到门口。

    偶有家佣走过,看到夫人躲在门口偷听的姿态是那样明显,赶紧低头假装看不见。

    王承佑将莫颜捂在他嘴上的手拿开,目光流露些许忧郁“嫁给我,好不好”

    莫颜望着王承佑的眼睛。那双眼睛盛满了担心。她舍不得他这样悲伤。

    不知道别人的求婚求嫁是怎样的,也不知道别人求婚求嫁时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对王承佑和莫颜而来,讨论婚嫁的时候,是萦绕着凝重、担忧与心疼的。

    虽然觉得有点急匆匆,莫颜还是点了头。不是被勉强,而是由衷愿意。

    “我们明天带着我的户口本,到你家拿户口本,登记之后你再去北京。等我做好了婚礼准备,把你、你妈妈,不,我另一位妈妈和我姨妈、章哥、欣悦他们都叫回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莫颜渐渐依偎在王承佑胸前,加入到他的想象中去。

    门口的米芝,蹑手蹑脚往后退,退了几步之后,将手中的杨梅露往高几上一放,朝二楼书房小跑而去。高几上水面来回荡漾的杨梅露,正代表米芝此刻的心情。

    从来不着急忙慌敲书房门的米芝,这一次破例了。她离“拍门”也没差什么了。

    室内气息沉稳。

    王宸没有应她的门。

    大概嫌弃她过于毛躁

    正要手按房门把手私闯进去,身后传来王宸的声音“米芝”

    米芝转身,脱口“你怎么还晃在外面”言外之意,以往晚饭后不是必去书房的吗

    王宸“”

    年龄大了、体力不济、野心淡了不行吗

    米芝一挥手“跑题了跑题了。我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的。”

    “什么事”王宸腋下拄着手术后拐杖。在家已经脱离轮椅。

    “那俩孩子要结婚了”米芝兴奋,说得眉飞色舞,想大声又不敢。“明天就去领证你说我要不要把儿子的户口本藏起来,趁机要挟他务必允许我进入到婚礼筹备中去”

    王宸回答米芝之前,警觉地左右看看,四下无人,刚要开口,又觉得还是稳妥些好“走走走,到我书房里说。”

    艾玛。这么多年,米芝还是第一次被王宸请进书房议事呢。

    庭院。

    王承佑和莫颜同坐在摇椅上。摇椅轻轻地晃,偶尔发出吱嘎声。他俩密不可分地歪在一起,于夏风轻拂的七月夜里,畅想他们的婚礼。甜甜圈卧在摇椅脚旁,脑袋搭在前爪上,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一甩一甩。

    “既然是夏天,可以考虑室外。”

    “要很多很多的花。绿色康乃馨的那种颜色跟深重的玫瑰红,百看不厌呢。”

    “说我愿意的台子四周披上纱幔。风轻轻吹动它们,我们站在台中间。好有画面感。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影响照片的清晰度。”

    “可以撩起面朝嘉宾席的那一面嘛。”

    “说到嘉宾,我到底是想要盛大的婚礼,还是想要只有至亲出席的温馨的小婚礼呢”莫颜陷入两难。

    不知不觉,两个人畅想了很久。

    莫颜太兴奋,都没有留意到,每逢一个话题说完,王承佑就会不动声色导向另一个话题。所有的话题,都围绕婚礼布置的细枝末节。

    说到口干舌燥。莫颜忽然觉醒“咦,张妈今天不舒服吗”

    “怎么突然想到这个”

    “今晚没有宵夜哎。”

    “是哦大概是看我们聊得太投入,特意没来打扰我们吧。”说完这句后,莫颜只感受到娇羞,王承佑本人却隐隐生出不安来。

    就算被家人听到他们在讨论婚礼,又有何不安呢聪慧的王承佑想不出。

    想不出不要紧,米芝很快会教他想出的。

    果不其然,等王承佑拥着莫颜回二楼卧室后,翻找证件箱,来回找了好几遍,独独缺了户口本。那一瞬,王承佑画圆了内心不安的那个圈。

    “怎么了”从卫生间沐浴出来的莫颜,赫然看到王承佑发愣的身影,随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