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86章 找魂

    86找魂

    傍晚时分,何洁和英英才回到家里,看到他们两十分疲惫的样子,我也心疼不已,才一个月没见,何洁看起来消瘦了很多。偌大的一个制药公司,要一步一步从无到有壮大起来,其中要经历的繁琐复杂是难以想象的,不付出辛劳也是不现实的。好在何洁却乐此不疲,我再怎么劝说,她也不当回事,只好由着她了。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何洁舒服的半卧着说道“悦悦,最多再有两周,咱们红日药业有限公司就可以试生产了,只要开始正式生产,一切就会慢慢步入正轨,我也会轻松下来。”

    “嗯,每天看着你黑白不分这么辛苦,我也心疼啊。买一辆轿车吧,自己将来谈业务出去也方便。”

    “你说得对,我最近也在考虑,要买车,还要多买几辆。这些都是小事,咱不说这些了,还是说说你的大事吧。这段时间你不在,找你看病的人太多了。一般小病我都帮你推掉了,我筛选了两件值得你神医出马的大病。一个是琳琳的事情,前段时间给我打了两次电话,请我帮忙给你说说情,她的妹妹,哦,就是那个曾经绑架你的妹妹,三个月前出了一次车祸,救治过来后,人变成了植物人,想请你去看看能否治疗。”

    说完瞟了我一眼。看我没什么反应,这才继续说道“另一个是香港总督府人员来找你,详细情况要见了你再谈,但我从他话中之意判断多数是因为你现在在香港上流社会名气很大,传到了英国,也许是英国某个大佬请你去出诊,这个我建议你可以狮子大开口,以500万英镑起价为好,折合美元大约800万美元。洋人的钱,你也别客气。”

    “呵呵,你说得对,对洋人,一律1000万美元起价,爱治不治,我也没那么多时间东奔西跑的,就这么定了。”

    “你要同意,那我就通知他们一声,反正你要到香港坐飞机去英国,就顺便去看看琳琳的妹妹吧。”

    “好啊,你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办,谁让你是姐姐,又是我们家的董事长呢?哈哈哈。”

    次日,我便带上懂英语的英英和小六,既是翻译又是保镖还是贴身生活秘书,这组合简直完美的不要不要的。

    三人一起赶到香港崔先生家里,崔先生还是一副中年帅大叔模样,满脸透出焦虑凄苦。身旁站着半年多未见过的琳琳,哦,正式名字叫崔琳,还是那么妖娆美丽,艳光四射。

    寒暄了几句,崔先生便向我介绍了二女儿的病史。

    原来,崔先生的二女儿名唤崔颖,今年二十岁,大三学生。自发生绑架我那件事情后,家族切断了她与校外闲人的联系,限制了她部分自由活动时间,崔颖便和同校一个男生谈起了恋爱,那个男同学是个赛车迷,崔颖很快便也迷恋上了赛车游戏,时常与男友参与地下赛车活动。

    二个月前的一次赛车活动中,出了车

    祸,男友当场毙命,副驾驶位的崔颖被甩出车外,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当场昏迷不醒,经医院抢救,至今还是无法使其苏醒,医院的诊断是已成了植物人,此生也许再也醒不过来。每日只能硬灌进胃部一点糊状食品,维持着生命。无耐之下,又想起了我,但不知道我对外伤造成的植物人能否诊治,只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请我出马。

    若放在以前,我还真不敢接这个病人;换血术对正常情况身体器官病变所造成的疾病肯定有效果,但对这种突发横祸造成身体重伤的情况,还真不起作用。道理很简单,因为这不是自己血液造成的疾病。

    但自从学会了灵魂出窍,前几天又对杨先生的儿子、那个小男孩实施治疗后,让我对人类一些疾病有了新的认识。崔颖至今未醒,也许是身体某器官重度受损,可能性最大的是脑部;也许是灵魂被重甩之下脱离了躯体?这让我多了一个怀疑选项。

    想到这儿,我重点询问了崔颖身体检查情况“医院肯定对崔颖身体做过全面检查了,她其他器官有什么重大外伤吗?”

    “没有,各个脏器都很正常,只是刚入院检查时有重度脑震荡。”崔先生说道。

    “嗯,这样吧,先去看看病人再说吧。”听崔先生这么说,我心里也有了定计。

    病床的崔颖已经瘦的不成样,脸颊深陷,头发枯黄,早已失去当日的容颜,估计也撑不了多久,身上的脂肪消耗干了,也就到了毙命的时刻。

    “唉”我重重的叹了口气。人生就是这么不可琢磨,想当年沙滩上那个阳光纯情的姑娘,丰润美好的让人我心动神摇,恍若就在昨日,可现在却成了一具让人不忍直视干瘪枯萎的躯干,这种落差,实在是太大了点儿。

    我扫了一眼病房,有沙发有陪床,是个高级病房,条件不错,立即对崔先生道“崔先生,我不能保证能使她恢复过来,但我可以尽力试一试,现在我要开始诊治了,能否请大家都出去?这儿只留下你或者琳琳其中一人?”

    “当然可以。”又看了一眼崔琳“琳琳,你留下吧,我和你母亲出去。”

    我点点头道“那好吧,你们站在门口守着,没有我同意,任何人不得进来打搅到我的治疗,包括医院的医护人员在内。英英,你注意门口,按我刚才说的办;小六,你负责守护我。”

    说完,我立即躺在陪床上,发动意念,开始灵魂出窍,与崔颖灵魂接触。

    待我灵魂飘出躯体,却发现房间内根本没有崔颖的灵魂,崔颖浑身黑暗,没有丝毫光亮,和房间其他人身上散发出微微的弱光相比,明显的不同,不用再看,这肯定是身体灵魂不在躯体才有的现象。

    我扯开嗓子大叫道“崔颖,崔颖,你在哪儿?快回来。”却没有丝毫动静,又飘到门外,喊了几声,还是没有动静。

    估计崔颖灵

    魂不在身体附近,那她会到哪儿呢?

    我仔细思忖着她绝对不会是被黑白无常抓走进入阴界,如果是这样的话,崔颖早都该咽气了,这种可能性直接排除。那她会不会在出车祸的地方徘徊流浪呢?因为有很多动物,在临死之前,都会回到自己受伤的地方看看,弄清楚是什么东西伤害了自己,人会不会也会这样呢?在灵魂被甩出的地方不甘徘徊呢?

    想到这儿,我立即魂归本体,请崔先生带我到崔颖出车祸的地方去。

    出车祸的地方,距离医院有点远,是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下得车来,我环顾了四周环境,道路两旁是郁郁葱葱的大树,海风吹得各种绿色植物摇摇摆摆,偶有不知是什么植物的叶子从空中飘飘荡荡落下,公路弯弯曲曲的从其中穿过,不断有车辆疾驰而过。

    我坐入车中,再次发动意念,灵魂脱体而出,可找遍了周围,也未发现一具其他灵魂,更别说崔颖的灵魂了,我大喊崔颖的名字,散开1000米方圆,也未能找到,心里不禁有点儿泄气。

    崔颖灵魂到底在哪儿呢?会不会是因为大白天,她不敢出来呢?抬头看了看即将落下的大太阳,很有可能是这个原因。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就耐心的等太阳下山之后再说吧。

    直到太阳已经落山,黑暗逐渐降临,我才又一次灵魂游离体外,倒是发现了两具男游魂,匆匆而过,但自己想找的崔颖灵魂却始终不见,又一次大喊了几声,还是未见回应,只好回归本体,认真反思是不是自己判断错了?崔颖灵魂根本就没在这儿?那她还会躲在哪儿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控制着她的灵魂?或者是她本就不愿意附体呢?

    能让一个女人最舍不得的东西除过自己的孩子外,就是老公了,崔颖没有孩子,那唯一的可能就是男朋友了。

    对,极有可能是在男朋友哪儿,一念至此,心中豁然开朗。连忙问崔先生崔颖男朋友墓地所在地,立即驰往。

    到了墓地,天已经黑透,一股阴冷的气息包围了过来,隐隐绰绰如鬼影般摇摆着的松柏更是透出阴森森的恐怖。崔琳拉住英英的衣襟寸步不离,崔先生则战战兢兢的领着我们寻到了崔颖男友的墓碑前,我一看周围环境,不由得皱了皱眉,因为我要施展灵魂出窍,会绵软无力,就像睡着了一样,必须是躺着啊,可这地方没有床没有沙发,自己只有躺在地上了。

    无奈之下,只好再次交代英英和小六,照看好我的。就地躺下,开始用功。

    这次到发现好几个飘荡的男女灵魂,但大多是刚离世不足七天的老年人,只有两具年轻女性的灵魂,我一一对照,也不是崔颖的,难道自己又判断错了?我一着急,又大喊起来“崔颖,崔颖,你在哪儿?你父亲来看你了,快出来。”

    “是你在喊我?”身后传来一女声。

    。